• 【第三十章】恶人恶报,厉鬼逞凶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609字

    【第三十章恶人恶报,厉鬼逞凶

    常言道得确好:恶人终有恶人磨,报应到时难逃脱。

    不过话有说回来,韩鹏是个恶人,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他的这份恶报,貌似有点过了。

    偌大的一个浴池里,没有水,有的是殷红的鲜血,还有上面漂着的一片一片的奶白色的絮状物,我刚刚闻到的那股子好像熟透栀子花的味道,就是从这里散发出去的。

    “这不会是他自己的吧?”任冠华貌似见过不少这些场面,看到韩鹏的死状,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反而对于韩鹏嘴里含着的那个东西很是感兴趣。

    那个东西,是每个正常男人都有的重要器官,位于人的身体中下部,可大可小,可软可硬,是男性的象征。

    此时任冠华正弯着腰,认真的看着,还不时的比比画画。

    “这个家伙的口味不会这么重吧?”我心里嘀咕着,一股恶寒从头顶直冲脚底,一层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瞬间就冒了出来。

    “你看监控了吗?”任冠华终于不研究了,扭过头看着杨卫国。

    “看了,”老头子看来也不太喜欢呆在这里,和那几个一脸死了老妈神色的取证警员交代了几句,就拉着任冠华和我走了出来。

    “有什么发现吗?”

    老头子把我们带到走廊上,顺便把杨蜜也叫了过来。

    “没有,这次监控录像上什么痕迹都没有,韩鹏是一个人来的,然后录像上就再也没有什么人进去,或是出来过。”

    “这是一件很典型的密室杀人案,可同时也很明显是不可能发生的…”杨蜜苍白着小脸儿,接过了话茬。

    “可它的的确确发生了,”任冠华很难得一脸严肃地说着,“我觉得这件案子可能和张一那个是同一人所为。”

    “你说是刘笑蕊?”老头子问着,不过他虽然嘴上这么说,我就不信了,凭他在警局里打滚了如此多年,他会猜不到?

    “嗯,”任冠华点点头,“刘笑蕊已经不是人了,如果我们假设这两次都是她做的话,那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凶手如此凶残,和韩鹏这个密室了。”

    “嗯,有道理…”老头子也跟着点着头。

    “杨队,我们发现了一张光盘,上面写着是留给我们的。”一个戴着眼镜的微胖警察凑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个证物袋,透明的袋子里装着一张光盘,光盘的封面上,写着几个娟秀的字。

    “滋滋滋…”先是一阵光盘播放时的常见忙音,然后电视屏幕一闪,一个倩丽的人影出现了。

    说起来现在的房间里真的很是有几分诡异,十多个或穿制服,或便衣的人,有男有女,团团围在电视机前面。

    而大开的浴室里,一缸的血水,然后里面泡着的是一个浑身骨骼只剩下头骨,嘴里还含着自己的生殖器的死人。

    空气里到处弥漫着,一股子熟透栀子花的味道还有血腥的味道。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现在重要的,荧屏上的那个人,那个早就应该死了的人。

    “很高兴可以和大家见面,”屏幕上的美女果然就是任冠华猜测的刘笑蕊,录像的地点就是这个房间,她这次穿着一件暖黄色的丝质宽大睡袍,腰里系着一根窄窄的丝带,半敞开的领口里透着大片大片的雪白色。

    我可以明显地听到周围有明显的咽口水的声音,尤其是任冠华,那声音,简直就是肆无忌惮的响啊。

    男人,对于男人来说,只要不是直接威胁到自己,那么美女的诱惑绝对是件很难抵制的事。

    “我想大家应该认识我,我叫刘笑蕊,这次来,我是要拿些东西回去,不是很多,就是这些…”刘笑蕊说着,镜头拉远,一个敞开口的蛇皮袋子放在地上,里面是一根根雪白雪白的人骨。

    “停一下!”任冠华几乎和老头子同时喊着,他们这一嗓子,倒是把不少专神看录像的人们吓了一跳。

    “怎么了?”杨蜜也被吓了一跳,手轻轻的拍着圆鼓鼓的前胸,一边有些气呼呼地看着自己的老爹和任冠华。

    我什么也没有说,因为我也发现了这段录像有些地方不对了。

    可就在这时,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原本被暂停的视频,突然又自己开始了播放,而且屋里的灯光开始一闪一亮的扑朔起来。

    “哈哈哈,”电视里的刘笑蕊娇笑着“不用害怕呦,我是不会随便杀人的,我杀的都是该死的人,张一、韩鹏,这只是开始,这一切要怪就怪他们做了不该做的,对不对呀?嗯…”

    刘笑蕊还在说着,不过现在可没有几个人能平静的继续听这位刘大美女穷叨叨了。

    此时此刻充分展现出了我们伟大的人民警察,平日里有素的训练,在场的人里,警察全部都在灯闪的一瞬间,就拔配枪的拔枪,做防备的防备,全神戒备着。

    “哈哈哈,不和你们玩儿了,再见喽!”突然电视和整层楼的电灯都在一瞬间全部失去了光亮,刘笑蕊的声音从房间的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然后一道闪着幽幽荧光的人影从韩鹏的死尸旁冲了出来,朝着我们人群就冲了过来。

    刘笑蕊,这道人影居然是刘笑蕊,人影从前面几个警察的身上一闪而过,凡是经过的人都如面条般,软绵绵的瘫倒在地。

    “砰、砰、砰…”随着第一声枪声的响起,接二连三的枪声响成一片,不时闪现的枪口火光,映出的是一张张惨白、颤抖的面孔。

    “北斗七元君,天罡大圣神,离邪大法王,天真护我身,通明三界路,照彻北幽宫,吾奉天地敕,踏破九幽门,吾奉天尊令,碎开酆都境,急急如太乙救苦天尊律令敕。”

    在关键时刻还是要靠任冠华这个资深的捉鬼先生,但见任冠华手结手印,持“九幽咒”,一股若有若无的念力波以他为中心,快速扩散开来。

    “嗷!”只见刘笑蕊的鬼魂被击中后,一声尖叫,被击得倒飞而出,跌回了韩鹏的尸体旁。

    在此不得不啰嗦几句,众所周知,鬼是没有实体的,而是一种灵魂体,如果用当下流行的科学家的说法的话,就是一种特殊的等离子团。

    鬼是不会发出声音的,人们撞鬼时其实并没有真实的听到,而是大多数被鬼迷惑,在脑海里自行模拟的幻想和幻音罢了,只不过是大多数人,清醒后无法分辨出来罢了。

    可凡事都有例外,例如这个刘笑蕊,她那可是实实在在的尖叫,那是只有身有杀孽的厉鬼才可以做到的。

    “遁!”就在任冠华将要冲进浴室,给刘笑蕊一个了断的时候,刘笑蕊一声娇斥,浴缸里的鲜血便突地四溅飞射,而刘笑蕊也就借着这漫漫血气远遁跑了。

    “玛的!”估计现在也就只有这一句国骂能表达老任现在的心情了!

    “你们等着,我还会回来的!还有姓张的那个小子,你最好小心点儿,我的东西我迟早会拿回来的!”声音越来越是飘渺,淡了…

    “冠华快过来,你看看他们这是怎么了?”杨卫国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毕竟那里还躺着好几个人的。

    “没事,他们就是被吓晕了而已,过一会应该就醒了。”老任检查了躺着的三个警察,淡淡地说着,眉头越皱越紧了。

    “人终究还是如此的脆弱,不是吗?”一个声音在我的识海里响了起来。

    “是又如何?”我虽然也是有些感叹人的脆弱,却又不愿意承认。

    “如何?呵呵呵,你可以变得更加强大,你可以不必像他们这蝼蚁般的苟且求生,你可以凌驾在他们之上,成为他们的王,成为他们的神…”这个声音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诱惑,让我如此的难以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