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巷黑灯灭,怒火亵渎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650字

    【第三十一章巷黑灯灭,怒火亵渎

    一个男人可以不好色,因为这个世界毕竟还有守清规的和尚和道士;一个男人可以不贪钱,因为当财富累积到一定的数量后,你便会发现,那只是一堆数字。

    一个男人可以不贪权,因为有些人向往的是身心的自由自在;可作为一个男人,你无法拒绝力量,那可以摆脱一切桎梏的力量。

    我,张巫,我不是圣人,我有欲望,很多,我从小就没有母亲,我对异性的渴望更加强烈,我的家很贫困,父亲的本领却只能隐藏,因为如果出世,带来的是财富,而随之而来的还有追杀和失去。

    我不喜欢身居高位,可从小就因为单亲和贫穷,而开始自卑和阴暗的性情,却使我对权力有着一种近乎毒瘾般的迷恋。

    可这一切都来源于什么,纯洁的内心,良好的品德,还是善良的灵魂?

    开玩笑的吧,这些什么用都没有,至少在你拥有上述的东西的时候,毛用都没有,这是个什么时代!饿不死人,可挨饿的人不少,内心、品德、善良,那些都只不过是有钱人的装饰,穷人的自我安慰罢了。

    爱情是美好,你拿什么去交换你心中美好的爱情,你没有,你一无所有!

    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情,我现在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脑袋里想的东西。

    那个声音说的没错,我要变得更加强大,很多人没有选择,因为他们没得选择,他们的命运从出生时就已经被定死,可我现在有了这样一个机会,我不想错过,我不要再像个蝼蚁般的卑微的生存在这个富人的天堂。

    杨卫国心事重重的收了队,我拒绝了任冠华要求载我回学校的建议,果断、决绝。

    现在的哟一个人走在城市的街头,华灯高挑,钢铁的森林里,点点灯光,我很喜欢在这样的情形下一个人静静地、慢慢地走过…

    那一点灯光后,就是一户人家,一个故事,我将来也会有这么一个家,一点灯光,一个很快就会被时间冲淡,直至消失的故事。

    这里并不是这座城市的主干道,晚上车辆已经很少了,甚至就连行人都只是偶尔才走过的三三两两。

    “不要…救…命…唔!”

    看来这里看似平静的夜晚里,却有跟多事情在各自发生着。

    我听见的是求救的声音,很短,很急,很微弱,女声,又是女声,女孩子的求救声。

    虽然声音并不清楚,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足够了。我急步赶了过去,我的心里有火焰在渐渐升起,我的丫头,我不会再让丫头的事在此发生,哪怕她不是我的…丫头。

    声音是从路边一条昏暗的小巷里传出来的,黑暗,没有灯光,没有光亮。在小巷的深处停着一辆车,黑色的流线车身-奥迪A6。

    黑暗对于我来说没有影响,夜晚对于我的眼镜如同白昼,车里的挣扎和狂暴,我看的一清二楚。

    女孩子无力的反抗,却只是如同面对屠夫的羔羊,可笑、可怜!

    男人撕扯着她的衣服,残酷的占据着她的青春的清纯,我认识这个女孩子,她叫刘维娜,她是我的丫头。

    “砰!哗啦…咔嚓”在一连串的声响过后,我已经一拳打碎了车窗的钢化玻璃,然后把车门整个从车身上撕了下来,就好像撕下了一只肥美多汁的鸡翅。

    拽着那个男人已经脱的光溜溜、满是腿毛的右腿,把他拖了出来。

    “啊!你塔玛的是谁!”

    男人如同杀猪般的嚎叫着,还凶狠地挣扎,“闭嘴!”我一个耳光,抽上了他那满是骄傲和红光的脸。

    响亮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小巷。

    “是你?”,“是你!”

    我有些惊异地看着被我打的男人,“老六!”这个在我人生的第一次进拘留室里认识的人。

    同样老六也很是吃惊,不过转瞬间,就凶气四散,两只眼睛竟然开始充血,脖子上的大筋和淡青色的血管,就一根一根的绷了起来。

    “又塔玛的是你!”很显然老六是还记的我上次那一耳光,再加上这次,看来今天我不把他打趴下,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在干什么!”开玩笑,我会怕他?当初我在拘留室里,看他就跟个癞皮狗没啥不同,而现在的,看他就如同蝼蚁一般。

    “别动。”

    就在我准备把这个老六拉起来,再好好教育教育他的时候,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悄无声息的顶在了我的后腰眼上。

    一个如同黑夜般的阴森森的男声,从我的背后响了起来。

    “啪!”看着被制住的我,老六一用力从我的手里挣了出来,返身一个耳光就箍在了我的脸上,“玛的小逼崽子,叫你再狂、再狂!”

    说着又是一扬手,一个挂着风声的耳光就又朝着我脸上打了过来。

    “啪!”再次结结实实地打在了我的脸上。

    不是我不想躲,而是我刚刚想要躲的瞬间,后面的坚硬锐物就又抵近了几分,低低的声音说着,“你最好别动!”

    “六哥好了。”就在老六没完没了的还想接着打的时候,那个阴侧侧的声音制止住了他。

    这个阴侧侧的声音虽然管老六叫一声六哥,不过语气却没有什么尊重的意思,而老六似乎也很是忌惮他,悻悻的把已经举到半空的手又收了回来。

    “听你的!”老六恨恨的说了句,也不知道他是在跟我发狠,还是跟那个阴侧侧,不过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关系。

    老六一回身就钻进了车里,然后就又传来了挣扎和哭喊呜咽的声音。

    “进去。”阴侧侧在后面推着我,然后一把把后车门拉开,在老六惊异、愤怒而又带着三分隐忍的目光中,我被他推了进去,然后他也跟着坐了进来。

    “开车吧,这里玩儿也不尽兴了,不如找个地方落脚,然后再继续…”这个家伙说得很平淡,只是用东西抵着我的软肋。

    看来这两个家伙并不是太和谐呀,我心里嘀咕着,看着这个面孔长的跟个女孩子似的家伙,如果不是他那平坦的一马平川的前胸,我绝对相信他是个绝色美女。

    他手里拿着抵住我的东西,我算是看清楚了,器形似笔,头尖细,把粗圆,器身中间有一圆环,整体长约20厘米,前端稍重于后端,金属制成整体乌黑,在车里的灯光下泛着暗暗的金光-判官笔。

    没有错,这就是判官笔,准确来说它是外五行的兵器,也可以当作暗器,又名状元笔

    我虽然没有学过,可我毕竟还是见人用过的,主要用法有穿、点、挑、刺、戳等。动作招势有穿喉、仙女引针、白猿献果、叶底偷桃,双蝶舞花等。

    是一种主要用于取穴打位的兵器。对于判官点穴笔,武学高手有云:“一寸短,一寸险!”,一般用此兵器的人,都不太好惹。(这里是说真的有传授的,那种纯属装酷的小毛孩子不算。)

    相传,唐朝大内三大高手之一的宇文通(安禄山门下武士)所用的判官笔只有七寸长,实是短得不可再短,因此每一招都是欺身进搏,凶险万分。

    而更绝的是他这对判官笔在对敌时能陡然暴长七寸,他的判官笔共有四节,每一节长度七寸,一按机关,便可以一节一节的伸出来,全长仍是与普通的判官笔一样。但他这判官笔能瞬间暴长,威胁极大,不是武艺惊人之士难以躲避。

    而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龙记》中,武当七侠排行老五的张翠山也曾使一柄镔铁判官笔,使对手闻风丧胆。

    这是个高手,可以欺近我身,暴起将我制住,而且又用这样一种奇门兵器,绝不简单!

    “嗯?”

    就在我认真打量着这个小白脸的判官笔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拽了拽,我侧头一看,顿感愤怒又开始燃起。

    我勒个去的,怎么会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