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春秋百家,兼爱非攻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563字

    【第三十三章春秋百家,兼爱非攻

    世人总有千般过,魂散藏土万事休,来处来,去处去,尘归尘,土归土,该当去时莫痴恋,三间阳世断心肝…

    “他走了?”我看着被平放在地上的老六。

    “走啦…”老人的语气拖的很长,其中的哀伤和凄凉很是伤人。

    “风老,没有找到…”那几个追出去的汉子回来了,都表示没有追到是谁在最后杀了老六和附在他身上的那个悲惨鬼魂。

    “你们几个把他抬出去吧,自行处理…”白发老者摆摆手,那几个汉子立马就抬着老六的尸体走了出去,走出了夜里的灯光,走进了外面无尽的黑暗。

    现在偌大的一间大厅里,就只剩下了六个人,白发老者、黑斗篷女人,小兰御姐、小白脸、小蚊子还有我。

    直到现在小蚊子仍然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小脸比刚刚呆在车上时还要苍白。

    也难怪,这毕竟是她一个平平常常的小女生第一次看见死人,一条活生生的性命(至少在她的眼里是活生生的)就这样没了,而且还是以那么诡异的方式,她没有当场晕过去,我觉得就已经很不错了。

    这一切都还要回到五分钟前,错版的老六还在那里哭诉着,可谓是声声血、字字泪,使得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为之动容。

    当然这里不包括那位御姐美女小兰,“这就是你要欺负这个女孩子的原因吗?”

    小兰的一声喝问,对我们这些极具感情色彩的常人的来说,无异于晨钟暮鼓、当头棒喝,“是呀,他说的随然可怜,可他也没有理由去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不,那不是我,不是,不…啊!”老六先是一愣,好像在努力的回忆些什么,然后猛地一愣,接着一声狂呼…

    血,从老六的双眼、鼻孔、耳朵和嘴里开始涌出股股鲜血,先是淡粉色,渐渐的变成了殷红色,最后居然变成了黑红色。

    不仅是鲜血,还开始有大块大块的残破肉块从老六的嘴里呕了出来,老六的声音也已经变得含糊不清,依稀的能听见,“不…痛…”之类的字眼,直到十几秒后,老六的身体猛地一震,然后就再也没有了动静。

    老六的情形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也太过于诡异了,甚至到老六死的时候,屋里的众人才从惊愕中反应过来,当然这里面有没有装傻充愣的人,我就不知道了。

    老六的死状很惨,满脸的鲜血,双目突出框外,嘴角还挂着血沫子和他吐出来的内脏沫子,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可以看见天天迸起的黑紫色、蚯蚓样的血管。

    就在老六的尸体,被身后抓着他的两个大汉平放在地上的时候,一道红光突然从老六的身上激射而出,竟然无视了挡住我的那层无形的墙,直接冲出了门外,消失在了黑夜里…

    “玛的,追!”不知道人群里是谁一声招呼,率先就冲进漫漫黑夜里。

    正所谓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一个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响应,眨眼间就都冲进了漫漫黑夜之中,偌大的一个厅里就只剩了我们六个人(当然还有那个死了的老六)。

    “多少年了?”白发老者转头看着一身黑衣的女人,缓缓地又走回了柜台后面坐了下来。

    “是呀,很多年了…”那黑衣女人也是一声长叹,拉着小兰找了个位置随便坐了下来,竟然没有一个人勒我和小白脸三个人。

    他们就只是坐着,没有说话,他们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我们六个人就这么古古怪怪的呆在这个小厅里。

    直到那几个汉子回来跟白发老人报了信,把老六的尸体抬出去处理了,这才开始又有陆陆续续的其他的人回来了。

    “大家都回去吧,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白发老人朝着回来的人们抱了抱拳,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那风老他们怎么办?”一个长相很是有几分儒生正气的青年人指着我们三个说。

    “相聚即是有缘,而今缘未尽,他们自当留下。”白发老者说着又摆了摆手。

    看来这个白发老人在这些人中颇具威望,众人也是听话,各自告辞,三三两两的走了出去,消失在了黑暗中,不知道去哪里了…

    “老朽名叫风清扬,不知小友怎么称呼呀?”白发老人很是慈祥的示意我们可以坐下。

    “小子叫张巫,”我向白发老者深深一揖“不知风老有什么要吩咐的?”

    我可不敢跟这个名叫风清扬的老人呲牙,我虽然自信可还没有到狂妄的地步,这个风清扬的根底我看不透,而越是看不透的东西,我越是抱有谨慎的态度。

    我是有自知之明,可不意味人人都有自知之明,那个小白脸子明显有些慌张,站在那里瞪着风清扬,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一种淡淡的阴寒之气,这也就是俗称的杀气!

    “不知风前辈可否行个方便,让我出去,我还有重要的事去做。”语气强硬,态度毫无恭敬之意,一对判官笔左手倒背身后,右手判官笔自然下垂到小腹处。

    这是判官笔招式里很明显的进攻起手,有一个根据《易经》所取的名字~潜龙在渊。

    “放肆!”一声娇喝,接着一道黑影伴着一股淡淡的兰花香气飘过,已经有人跟这个不知死活的小白脸动上了手。

    赫然正是一身晚礼服的小兰。

    大闪侧,小俯仰,小闪侧,大俯仰,审势牢记,二桥上势,里帘必争。明动静,知有无,知进退。

    只见小兰纤手握拳如卷饼,中指突出,指节前点,是个凤眼拳的拳型。

    “咏春?”我万万没想到这个一身鬼气的小兰,竟然一上来和小白脸动上了拳脚,而不是术法。

    小白脸的身手自然也是极硬的,一对判官笔前点、后压,横拦、竖挂,和小兰斗了个旗鼓相当、不相上下。

    “张巫呀,你过来。”风清扬居然对场中的打斗丝毫不挂在心上,反而冲我招了招手,叫我过去。

    我也只好乖乖得拉着小蚊子一起走到了风清扬面前。

    “张巫呀,这个女娃娃叫什么呀?”风清扬看着还是跟受了伤的小兔子似的的苏虹雯。

    “她叫苏虹雯,是我的同学,不知道风老有何指教。”我看风清扬见到小蚊子一副饿狼盯着肉的的眼神,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噢,”风清扬也明显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捋了捋颌下的白须,“哈哈哈,小友莫慌、莫慌,嗯,哈哈哈…”

    风清扬这一笑,反而把我笑的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小子,非命非乐,兼爱非攻,这八个字你可听过?”说话的是那个一直躲在黑斗篷里面的女人,语气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骄傲和尊崇。

    “这是春秋战国时期,诸子百家里墨家的理论。”一个弱弱的女声从我背后传了过来。

    “对,对,说对了,哈哈哈…”风清扬貌似很喜欢小蚊子,这么一个凡是看过历史书都知道的常识,他居然会这么高兴,我不禁觉得这个风老爷子笑的是不是有些莫名其妙。

    “呸,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居然也敢在这里闹事!”

    就在我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笑容的风清扬,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场中的打斗有了结果。

    小白脸仰躺在地上,一对判官笔被打落在旁边,胸口上还踩着小兰的一只小巧玲珑的脚丫。

    “你!”小白脸很明显得很是不服气,一双大眼睛气鼓鼓的。

    “哼,不服,不服…啊!”

    原本还一副小得意的小兰突然一声尖叫,一溜烟似的跑回了黑衣女人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