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司命如梦,我是何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573字

    【第三十五章司命如梦,我是何人

    “魂兮魄兮,十有三七,梦兮念兮,光怪陆离,乾坤一气,育我者七,丹元寂养,妙在勤息,善观太和,洞察出入, 化贼为良,剌邪如戟,鉴耀金庭,常杜五逆…”

    悠悠扬扬的持咒声,在静谧的房间里飘荡,一缕一缕的袅袅檀香,使人心神宁安。

    “小巫啊,你司命婆婆的如梦咒,会带你进去你自己的梦里,将你的潜意识和各种念头放大,来探究究竟是什么扰乱你心神,不过你要放松,尤其是在撤咒的时候,如果你动了恶念,恐怕就会出些不必要的叉子了…”

    风老还在做着我的思想放松工作。

    “好了老风,你再唠叨一会儿,就真的要出叉子了。”司命婆婆在一旁不耐烦的催促着。

    “好了好了,你这个风火脾气什么时候可以改了呀。”风老嘴里嘀咕着,不过还是缚手站到了一旁,看着蘸台后的司命婆婆做法。

    “道由心学,心假香传,香爇玉炉,心存帝前

    ,真灵下盼,仙旆临轩,今臣关告,迳达九天 …”

    其实如梦咒的施展对于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我如同日常时修炼一般,凝神静气就可以了,这其中的重头戏还是要看司命婆婆。

    随着司命婆婆的持咒进一步深入,我的神识也进入了一种奇特的境界…

    周围一片白茫茫,根本辨别不出哪里是东,哪里是西,甚至连哪里是上、哪里是下的感觉都开始有些模糊。

    “这里就是我的梦?”我实在是不能相信我的梦就是一片白雾。

    仿佛是为了映照我的猜测一般,正当我原地转圈的时候,突得一股阴冷的寒风吹来,周围的白雾也随之褪去,周围的场景也是随之一变。

    “嗬嗬嗬,”一个堪比破风箱的嗓音在放肆的笑着,地上躺着四个人,两男两女,而这个阴暗的空间四角处,居然还漂着四个眼眶里闪着鬼火的骷髅头。

    这里?这里是那栋空楼的地下室,而地上躺着的四个人自然就是我、老任、冰山女神~王轩然和还生死不知的刘笑蕊。

    这是我晕倒以后的场景,等我再醒的时候已经是在医务室里了,可我们究竟是怎么逃出生天的,我是一无所知,我后来问过老任,可他的回答也是不知道。

    难道我最近的失常都是从这里开始的吗?

    就在我一脑袋雾水的时候,场中的情况又突发异变。

    原本飘在四角的四颗骷髅头,突然一声长啸,空洞洞的眼眶里鬼火暴涨,从四个方向猛地冲了过来,看来是要取了我们四个人的性命。

    “汝胆敢哉!”

    就在四个凶威毕露的骷髅头,眼看就要冲到我们身周一尺范围内的时候,一股黑红光晕突得拔地而起,一举将四个骷髅头弹了出去。

    一声雄浑的怒斥震得四周的空间都瑟瑟抖动,在我认识的人里,我觉得风老的棒喝一声已经够厉害的了,可以令修行不稳之辈呆立数秒。

    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有人可以一喝之威乃至于此,这个人一定是个绝世高手。

    喝声仍在四壁间回荡,黑红色的光晕也渐渐回收,一道看起来很是眼熟的身影展露了出来。

    “我勒个去的!”光晕散尽,我看着场中站着的那个看起来牛波依闪闪的人,我相信现在我的表情一定很是夸张,我丝毫不怀疑我张大的嘴巴里,可以塞下一个完整的鸡蛋。

    尼玛,老子什么时候这么牛波依了。

    没有错,我看到的那个人居然就是我自己,只是神情有些不同,双目微闭,不时有黑红电光闪现其中,腰杆笔直,双手倒背,人是同样的人,可那股子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王霸之气却是打死我也模仿不出来。

    那种感觉绝对不是如同演员般可以演绎和模拟的,而是那种天然的,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气质,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浑然天成!

    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我不禁开始怀疑这个场面的真实性,我的确有超越常人的力量,那没错,那是哥从小一天一天练出来的,后来又有奇遇,得了巫玺才成了今天的我。

    可那也仅仅是初窥门径,在遇到风老他们之前,我也曾经一度认为自己天下无敌,可以随自己心性,为所欲为,不受羁绊,可我现在不这么认为了。

    那时的自己真的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呀!

    可还没等我再好好看几眼,确认一下下,那个人形就渐渐淡化,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这算是什么,难道是我救了我自己?

    “杀!杀!杀!…”重回寂静的空间里,突然又出现了一阵疯狂的喊杀声,接着一阵疯狂,不,更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歇斯底里的气息蜂拥而来,然后我就再次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尼玛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呀!你个死人、僵尸、丧尸、苗蛊神马的我都还可以接受,它们毕竟是有籍可查的,可这位又是个什么品种呢?

    就看见地下室的楼梯口处,居然飘过来了一面镜子,一面很大很大的镜子。

    等等!这个镜子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呢?怎么关键的时候想不起来了?该死!

    这面镜子目标性很强,直接飘到了我们四个人跟前,正好的是,镜子面正冲着我,在镜子里我可以看见一个一身清朝官服的文雅秀士,手里还拿着一卷古籍。

    长相清秀,眉目间颇有点像新三国里的那个诸葛亮,可直觉告诉我,这个家伙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还有刚刚那一连串的杀字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最近的性情失常就是他给我带来的?

    很快,就不用我猜测了,镜子里的那个诸葛亮就给了我明确的答案,答案就是-是的!

    一双手居然从平滑的镜面里伸了出来,一把就奔我的心窝处掏了过来,原本正常的手,在刹那间就变成了十指如剑、色黑如墨的鬼爪。

    他是灵体!这是我给他下的第一定义。

    因为他一爪从我心窝处掏了进去,可我的胸口却没有一丝的伤痕,然后就见他缓缓后拉,好像要把什么东西从我的身体里抽离出来。

    是我的魂魄!一个令我不寒而栗的念头从我脑际一闪而过。

    果然,很快一个透明的人形被他的一双鬼爪从我的胸口处拽了出来。

    没错,那就是我的魂魄,被他拉了出来,如果按照套路来的话,他应该接下来就是把我的魂魄当作一顿美味的大餐吃掉,从此我就成了一个废人,一个整日浑浑噩噩,行尸走肉一具。

    慢着,如果我的魂魄被他给吃了,那现在的我又是怎么回事,莫非我…不可能!难道我不是我?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可事实再次证明了生活是如此的残酷,那个镜中诸葛亮把我整个都拉进镜子里,然后居然很无良的就这么走了,其他几个人根本看都没看一眼。

    不,不!这不可能,我是谁?张巫的魂魄被镜中人拉走了,那我是谁?我是谁?

    我开始陷入了疯狂,如果这真的是我梦境,是我潜意识里记下的完整的事情经过的话,那我又是怎么回事?

    我想不明白,我就是我,如果我不是张巫的话,那我又是谁?

    “啊!”我感到整个空间都在抖动,都在崩塌,一切都开始像积木拼成的一样,开始分崩离析。

    “张巫、张巫…”迷迷糊糊的我好像听见有人在见我,叫着我的名字。

    可我真的很累,累的好像整个人都沉在深水里一样,只想着下沉,下沉到底就不会再有什么烦心的事了。

    可一声一声的呼唤是那么急切,却又是那么飘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