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尸傀凶恶,御姐重伤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541字

    【第四十章尸傀凶恶,御姐重伤

    “本来这个不是给你们准备的,不过既然你们自己想死,我就成全你们两个。”任冠华冷笑连连,右手一挥,飘在半空的尸傀就如同离弦的箭矢办冲了过来。

    “杀!”一声沙哑低沉却很明显是个女声的低吼从我头顶传了过来。

    这尼玛是兰欢?你能想象刚刚还是一个一等一的大美女御姐,眨眼间就变成了一副靛脸朱眉、长发血眼的恶鬼模样吗?

    反正我是想象不出来,不过我也不用想象了,因为我这是眼睁睁的看见了。

    只见鬼化的兰欢纵在半空,发出声声低吼,和扑过来的尸傀斗在了一处。

    两者斗地不分上下,尸傀长在速度和身形的小和灵巧,而鬼化的兰欢则长在根基深厚,力大气长。

    而我自然也不能站在地上看哈哈笑,我再次冲向了任冠华,我禀着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的原则,决定先把这个不太擅长近身格斗的任冠华打倒,打倒了他,我就不信你个尸傀本事再大,还能翻出天去!

    哥好歹也是从小就跟着我爷爷修行的有木有,虽然主修的是一种类似于太极拳的无名功法,不过还是学了一些如同八极拳、劈挂拳和小擒拿的强力拳法的。

    我爷爷教我的也很有特点,就是从来不教我套路,只是教我招式,就因为这一点,我后来还被那个抢了我准女友的家伙嘲笑了好长时间,现在想想,心里还恨得痒痒的,我就觉得当时的自己太傻了,居然没有打他一顿出出气。

    算了,这些都是后话,以后再说。

    我冲上前去,五指分立,折弯如钩,一口气劲有四成运到了指尖上,当胸掏去,一招黑虎掏心就使了出去。

    “不好!”这一招原本是试招,我也没打算能一招制敌,可谁想就在我将将要掏中的时候,突然眼前人影一闪,居然换了个人。

    可我当时势已用老,力已用尽,只好一爪掏了上去,入手处硬中带软,而且掌心处似乎还有一个樱桃大小的突起。

    “噗!”我感到头脸一湿,浓浓的血腥气直刺鼻孔。

    “兰姐!”我右手转爪为抓,把被我一爪掏中的兰欢拉到了怀里。

    此时的兰欢已经由刚刚的鬼化状态中,变回了以前的御姐模式,左胸的衣服已经被我掏烂,露出了里面酒红色的胸衣。

    嘴角挂血,脸色是不正常的如同宿醉后的酡红,身子软的像一匹绸子般倒在我怀里,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快…快…走…”。

    说着说着,突然软软的身子猛力的一挺,接着又重重的落回了我的怀里,眼睛缓缓闭上,头歪到了一边。

    “啧啧啧,”我听着我面前不远处任冠华嘲讽的嘻落,“原本不必如此的,是你害了她。”

    我用手用力的揩着兰欢姐嘴角不停涌出的血水,感到自己浑身都在极巨地颤抖,我觉得一股滚热的血流自心中泵出,直冲头顶。

    我红着一对眼睛抬头看着冷笑驻立的任冠华,和一栽一栽地飘在半空里的可恶尸傀。

    “我要你偿命!”我近乎疯子般的嘶吼着。

    “哼哼,匹夫之勇,”任冠华冷哼了一声,给了我一个十分准确的评价,“小乖乖,你也饿了,去吧。”

    任冠华话音刚落,半空中被兰姐重伤的尸傀再次俯冲了下来,目标直指我的喉咙。

    “杀!”我自然不会束手待毙,把兰姐的身子请放在地上,脚底拧劲,暴身而起,左手结盘皇手印,恶狠狠地朝着尸傀那丑陋的脑袋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我右手掌心向上,五指微抓,一声低斥,“巫玺”,随之一枚碧青色、大小如同女式口红的小印自虚空而出,随风一涨,竟然化作了尺余见方的大印。

    “击!”我见巫玺已出,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前伸,其余三指弯于掌心,做剑指状,向着下方的任冠华一指,加强版的巫玺带着“呜呜”的风声,朝着任冠华的头顶就砸了下去。

    “啊!”,“我去!”

    两声惨叫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第一声惨叫是任冠华发出的,他被我的巫玺击中,顿时身子一晃,接着一道淡淡的人影就从任冠华的体内被逼了出来,带着一路的尖叫,夺门而逃。

    没有了念头支撑的任冠华的肉身,也重重地栽倒在了地上。

    而第二声尖叫自然是我发出的,我之所以纵身半空打向尸傀,其实并不是为了真的打它,而是为了分散它的主子-附在任冠华身上的那个人的注意,然后突施巫玺,将他击伤。

    而就在巫玺击中的同时,尸傀也躲过了我的一击,而且还在我的胳膊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鲜血直流,痛彻骨髓!

    不过总体来说我还是成功的,那个家伙被我重伤而遁了。

    话又说回来,我的巫玺,也就是我爷爷留给我的那枚小印,后来在刘笑蕊对我的第一次袭击时,与我合而为一,从那以后小印就只留下了一个玉壳子,而其中的巫玺真元则一直在我体内温养,直到刚才生死一瞬的时候才再次被激发了出来。

    准确的来说,此时的巫玺已经不是实体,而是一种处于实体和灵体之间的存在,故而可以直接攻击到那个该死的神念,将他给重伤逼走。

    那个该死的尸傀咬了我之后,并没有一直不放,而是弃下我,跟着它那逃了的主子一起跑了。

    “我勒个去的…”我跌落在地上,只觉得脑袋一阵发晕,两眼一黑就再次很不争气地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彻底的黑了,我觉得身子底下硬硬的、凉凉的,“这是…?这是…?”

    我想了想,猛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我发现自己的身上盖着一床薄被,可我却没有躺在床上,而是躺在了地上。

    我一跃从地上纵了起来,却突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左胳膊上瞬间传遍了全身。

    “该死!”我低声咒骂了一句,想起了白天的时候被尸傀咬了一口,现在的我应该是中了尸毒了,我走到柜台边,打开了大厅里的电灯。

    这是何等的凄惨啊!大厅里的桌椅被白天的打斗搞得乱七八糟,还有的被打烂了,而此时的地上则躺着两个人,一个是兰欢,而另一个则是脸朝下趴在地上的任冠华。

    我刚才躺着的地方,放着一床薄被,而一楼通向二楼的楼梯上,则还散落着很多的枕头、床单等杂物。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里,我的精神再次紧紧的绷了起来,这个房子里还有别人,那会是谁?是敌还是友?现在的我们可是经不起什么风浪了。

    不过还好,就在我小心翼翼地登到一半楼梯的时候,我的房间里闪出了一个人来。

    “刘笑蕊!”我认出了这个一脸呆萌,怀里还抱着个枕头的可爱与性感集于一身的新生女鬼。

    而我们又自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面前的刘笑蕊小盆友,把手里的枕头一扔,好像投林的小鸟一般,扑进了我的怀里。

    那是一种冰冰凉凉的,却又很是亲近的感觉,我觉得我已经开始有些喜欢上这个鬼芭比了。(至于芭比这个称呼,在后来刘笑蕊恢复了神智之后,一度强烈的表示了抗议,不过被我和她那个不怎么修德的干哥哥联手给否决了。)

    不过现在的她还是一个只有七岁心智的小盆友,对于我就好像对于父亲一样。

    “乖,乖…没事了,没事了…”我轻轻地拍抚着她的后背,突然一股异样的感觉瞬间袭上了我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