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风老归来,可爱芭比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610字

    【第四十一章风老归来,可爱芭比

    “爸爸,我怕,我怕…”

    我勒个去的,一个娇滴滴的声音突然地莫名的闯进了我的神识,而且最关键的是那个称谓~爸爸,我的个老天呀,你这是和我开的哪国的玩笑呀,开大发了吧。

    我赶紧把刘笑蕊从我怀里拉了出来,看着她已经哭的稀里哗啦的大眼睛,(在这里不得不说明一下下,鬼是不会哭的,而这里刘笑蕊小盆友之所以会哭,只是生前的一种记忆,是灵体的本能模拟而已。)

    是的,刚才说话的就是这个家伙,“我说话你听的见吗?”,我抓着她的肩膀,好奇的看着她。

    刘笑蕊点点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我,凉凉的小手握着我的右手,然后那个甜甜的女生就又出现在了我的神识里。

    “爸爸,你和那个姐姐都晕倒了,可我又弄不动你们,就只好给你盖了床被,这不还给你拿了枕头么,咦?枕头呢?”

    我右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这个刘笑蕊果然还是个只有七岁神智的小盆友呀,“笑蕊那不是你的枕头吗?”

    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指了指被她自己扔在旁边的枕头,刘笑蕊居然还拍着小手蹦过去,高高兴兴地捡了起来,跟献宝似的递到了我的眼前,一脸的希冀。

    “笑蕊乖,”我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你先跟我下楼,我不让你动,你就不许乱动呦。”我顺手刮了刮她的鼻尖,突然一股酸酸的感觉出现了我的心头,就好像心被人掏了一把似的。

    “丫头你在哪里呀…”我不禁又想起了她,眼睛里好像有些液体要涌出来。

    “爸爸,你怎么了?”刘笑蕊还是抱着枕头,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我。

    “嗯…”我猛地眨了几下眼睛,“没事,我伤口痛的,”我随口应付着,接着再次发现了一个十分严重,而且要立即予以制止的错误,“笑蕊呀,你以后不要叫我爸爸,你应该叫我哥哥。”

    这个必须要让她改过来不然让她叫我爸爸,那哥以后还用不用谈恋爱、搞对象啦。

    “哥哥…”刘笑蕊弱弱的嘀咕着,不过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心情再和她较劲了,我的胳膊又开始疼了。

    我带着刘笑蕊下了楼,叫她暂时看着还在地上躺着的兰欢和任冠华,而我自己则打了盆清水,又从柜台里找到了常用药箱,从里面找到了药用酒精、小刀还有纱布等一众事物。

    我把左手的袖子挽了起来,我塔玛的勒个去了,我的左胳膊整整比右胳膊粗了三圈,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翠绿色,伤口在小臂上,两排密密麻麻的牙印,两排黑洞洞的孔洞,皮肉外翻着,一股股腥臭直刺鼻孔。

    不得不说我的巫玺真是个宝贝,我晕倒后,是巫玺的力量把尸傀的尸毒拦在了手肘以下的位置,不然的话,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我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绿巨人?

    看来这一刀是免不了的了,我从桌子上拿起了找到的那把小刀,下了几次狠心,可就是下不去手,这我光想想都觉得疼,何况是真下刀呢?

    “这是怎么啦?”一个听来是那么亲切的女声自门外传了进来,人未至、声先到,是司命婆婆,是司命婆婆和风老他们回来了!

    果然,话音刚落,紧闭着的旅馆大门,被人从外面强行砸开,而门开后提着大包小裹的司命婆婆和风老冲了进来。

    “风老、司命婆婆!”现在的我可是一点怀疑他们的心思都没有了,看见他们老二位的心情,就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想哭。

    “哐当”一声,我手里的刀掉在了桌子上,跟个二傻子似的,就知道傻傻地看着他们。

    “小巫!”,“丫头!”风老仅仅扫了一眼室内的情形就知道出事了,两位直接把手里的东西一扔,风老冲到了我的面前,而司命婆婆则旋风般的抱起了躺在地上的兰欢。

    “小巫…”风老抓着我的左手,察看着我所受的伤势。

    “小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怀里抱着兰欢的司命婆婆则又冲到了我的面前,拽着我的脖领子厉声问着。

    “这娘俩不愧是娘俩,这脾气秉性是一模一样呀。”我心里暗叫着,可嘴里不敢这么说,只能说“晚上附在老六身上的那个家伙又来了。”

    “玛的,奶奶我不发威,他还真当我是病猫了。”司命婆婆说着,把兰欢往我怀里一送,转身就要出去找人算账。

    还好风老反应快,一把拉住了司命婆婆的胳膊,“疯婆子,你冷静点,咱们肯定是要找那个狗娘养的家伙,把场子找回来,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给孩子们治伤,如果他们那个出了点事,你后半辈子就光剩后悔的份了。”

    风老说完就放开了司命婆婆的手,转而看着我,“小巫你有没有觉得你兰欢姐很好看呢?”

    我晕,我被风老抛过来的不靠谱的问题砸的一愣,不过也仅仅只是一愣而已,紧接着我的左臂感到了一丝冰凉,然后就是那种畅快的痛,痛的很痛快的那种。

    我一低头就看见风老趁我一愣的功夫,用我掉了的那把刀,在我小臂上就长长的划了一道口子,刀口极深,都已经可以看见我的小臂骨了。

    一股一股翠绿色的汁液从刀口处流淌了下来,而已可看见的小臂骨上,也已经覆上了一层乌黑乌黑的膏状物,和上半节露出的雪白骨色形成了鲜明对比。

    “好歹毒的手段!”就算经历风浪如风老,看见我的伤口也不禁咋舌。

    “这必须要立马治疗,不然的话,这个麻烦小子的胳膊就要废了。”司命婆婆在旁边看的也是连连摇头。

    “那兰姐和我老师怎么办?”我看着还斜倚在我怀里,人事不醒的兰欢。

    “没事的,小兰受的只是皮肉之伤,她是尸妖之体,暂无大碍,至于任冠华,他只是神识被那个家伙困住了,到时给他解禁也就是了,没什么的,倒是你最为紧急。”

    “疯婆子你说应该怎么办,这治伤的本事我可不及你。”风老在一旁呵呵笑着,我怎么看怎么觉得此时的风老像极了一只老狐狸。

    “行,”司命婆婆似乎也已经习惯了风老,一副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表情,从风老手里把我的伤臂接了过去。

    “小子你现在有什么感觉没有?”司命婆婆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就坐在了风老搬过来的椅子上。

    “这个司命婆婆和风老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在心里暗自嘀咕着,听着司命婆婆的问题,认真感觉了下,“刚刚的时候还很痛,不过被风老把血放出来后就好多了。”

    “废话,你的胳膊现在都快要坏死了,神经被烧断了,当然没有什么感觉了。”司命婆婆说着,用手里突然变出的一把好似紫水晶做成的刀子,一点一点小心翼翼的将我小臂骨周围的血肉剥离开来。

    “小子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个,你直接把这条胳膊齐肘断去,如此也来个痛快,而且可保你性命…”

    司命婆婆刚说完,风老居然跟事先安排好的似的,从旁边递过来了一把锯木头的大锯,慎之又慎的轻轻放在了我的面前。

    “不是玩真的吧,”我不禁暗暗完了口口水,喉咙里“咕咚”一声,“我可不想变杨过,他好歹还有个美绝人间的小龙女姑姑,我塔玛的断了一只胳膊,我怎么办啊!”

    “那婆婆你还有神马第二路不是吗?它应该不会要我胳膊吧?”我小心翼翼的问着,我清楚的很,第二条恐怕比第一条还难、还要反人类,不过终归有可能保住我这胳膊不是吗?

    “是有第二条,只不过…”司命婆婆欲言又止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