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白骨焦炭,五行缺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651字

    【第四十三章白骨焦炭,五行缺一

    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人,生有五行,五行全者乃大德之人,常人五行或缺其一;人死魂销,五行皆断者,不得轮回,不入幽府,徘徊人间,为厉鬼,以血肉为食…

    当老任和杨卫国他们一起赶到案发现场的时候,看到死尸的他们,不禁再次感到了害怕。

    这是一处城区公园的偏僻地带,树木丛生杂草也很是密集,在已经被黄色警戒线拉出的区域内,躺着一具无头的干尸。

    之所以说是干尸,是因为这具尸体浑身干瘪,而且据到场的法医初步检查发现,这具尸体浑身上下没有一滴血液的存在。

    至于致命伤,这次比较特殊,老任说法医在这具尸体的手心、脚心还有后心出都被人为地掏出了一个一元硬币大小的黑洞洞伤口,伤口中被人灌进了大量的水银。

    当然还有死者的头也被人生生割了下来,而浑身的血液,在法医的推测中,应该是在把死者头颅割下后,将死者倒立,然后从掏好的孔洞里,灌进水银,将死者全身的血液都压了出来。

    可是整个案发现场,都没有发现那些莫名消失不见的血液还有死者的头颅,不过虽然没有头颅,却从死者的衣服里发现了相关证件,表明了他的身份。

    这个死者名叫刘硕…

    “刘硕!”我失声低喝着,“怎么会是他?怎么会…”心中顿时一股股乱七八糟的情绪堵住了整个空间。

    “怎么了?”风老有些意外地看着我,“你认识这个刘硕?”

    “你是不是也觉得有些…”任冠华脸上浮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那第四个死者是谁?”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猜测,不过我还是心存侥幸问了句。

    不过老任的话却将我心中那仅存的一点希望也无情地压灭了。

    “你说呢?”

    “王现成?”我说出了这个曾经让我恨得要死,可现在却实在不想他死的名字。

    老任往后倚在了靠背上,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正如我所猜测的一样,当老任他们到了第二起命案现场的时候,在散落一地的衣服杂物里很容易地找到了死者的身份证件,王现成!

    这次的案发现场是在河边的一个草丛里。

    焦黑的已经被烧成焦炭状的杂草和土地,在一片狼藉里躺着一具焦黑的尸体,不,更准确得来说应该是一具焦黑的人骨,因为这具尸体已经没有了哪怕一丝丝的血肉。

    “这是?”老任刚凑近这具焦骨,顿时就感觉一股阴寒得令他都牙齿打颤的气息,自尸骨上涌了出来。

    “不好,快…!”老任扭头对着也已经感到不妥的杨卫国大喊,可快字出口,那个跑字还没说出来,就感到后背寒毛根根立起,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等他再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风老这里了。

    “嗯…”风老听老任述说完事情发生的整个经过,不置可否得嗯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也由沉思变成了阴晴不定。

    “你是说到现在为止,一共已经死了四个了是吗?”风老直视着老任。

    老任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似乎有什么想说的,却又止住了。

    “一个死于木椅上,被人开膛破肚还挖走了双眼;一个死在了放满水的浴缸里,被人取走了除了头骨之外的全身所有骨骼…”

    “风老…”老任好像想了半天,终于下定了决心,突然打断了风老的话。

    “说吧。”风老似乎早就知道老任有话要说,对于老任冒冒失失地打断了他的话也并没有挂在心上,反而平淡地看着对面的老任。

    “风老我知道你不喜欢公门里的人,不过我还是想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杨卫国他们的安全,毕竟连我都瞬间着道的厉害角色,我怕他们…”老任说的时候并没有老风老,反而低着头,好像犯了什么错误的孩子。

    “哎,”风老笑呵呵的一手捋着胡子,一手一挥打断了老任的磨叨,“小任呀,你也太小看我老头子了,我的确不喜和公门中人打交道,可并不是说我恨公门中人,何况他们也是一条生灵,为祸害我墨家的不是他们,我又怎会无端端害了他们呢。”

    “这么说,您是同意我去看看了?”老任惊喜地一蹦而起,就要冲出门去,可还没等他迈出步子,风老的一句话就又把他拦了下来。

    “你不用着急,他们没事的,”风老说完,又舒舒服服地躺回了躺椅里,一摇一摇的。

    “您说的是真的?”老任又站了回来。

    “你说的那个地方今天我和司命正好路过,便看到了,只是偏偏一群人里有杨卫国,可就没有了你,我们就觉得事情可能不妙了,然后我们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居然发现了那晚偷袭旅馆的那个高手的气息,便觉得小巫这里可能要出事,于是就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顺便在道上跟我附近的墨家子弟打了声招呼,把他们都送到医院去了,刚刚还有消息传来,说他们都没事了。”

    “可…”我觉得有点奇怪,这个风老刚刚一直都在我的视线里,又怎么可能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难道他在骗老任。

    风老笑着看了看我,“怎么小子你不信我?”

    “这,”风老救了我的性命,我如今又怀疑人家,多少看来有些不够意思。

    “呵呵”,谁想风老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拍着手哈哈笑了起来,“小子我墨家的机关如果被你看了出来,那我墨家又何以立足千年不灭呀,嗯?”

    “这,”我听了风老的话,不禁大吃一惊,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居然可以看穿我的心思!“您知道我在想什么?”

    “莫害怕,老朽不会闲着没事偷懒一个傻小子的心思的。”这死老头居然还调笑起了我来。

    风老笑了一会,脸色一正,看着已经再次坐回对面的老任,“小任,你觉得前面两起命案和你今天发现的两起命案有什么关联。”

    “嗯,”老任听了略一沉吟,便开口道,“既然承蒙风老看得起,那小子也就不好推辞,妄猜一二,”老任说着还双手抱拳,朝风老作了个揖。

    “小子认为,这四起命案应该是一人所为,其手段残忍得令人发指,死者全部肢体不全,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三魂七魄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觉得这里面可能和什么邪教有关系。”

    “好,好”风老听完老任的分析,轻轻拍掌,“看来老尹的确是收了个好徒弟呀,好。”

    而得到风老夸奖的老任,则像个受到老师夸奖的小学生一样,也很是高兴。

    “末日你可听过?”风老又突然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末日!这不是当初在快餐店里杀死那个叫雨蝶的女孩的那帮人吗?他们就是自称什么末日,不过当时的我不知道什么是末日,到后来又发生很多事,以至于我都有些快要忘记了。

    “知道。”当老任听到风老说出“末日”两个字的时候,突然原本就没有舒展开的眉头,又皱得更深了好几分。

    “您的意思是这是他们做的?”老任试探的问了句。

    “这老朽就不敢确定了,不过行事风格和他们极像,视人命为草芥,手段残忍,而且干净利落,案发现场不留一丝痕迹,可却又风格明显,那就是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子邪气。”风老也同样脸色凝重得说着。

    “而且这还不算完,你想想死了四个了,一个死在木椅上,一个死在浴池里,一个被灌了水银逼出全身血液,一个被火烧得只剩下一副骨架,这木、水、金、火,五行就还差个土了,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都不会放手的,你们最近最好注意点,最近至少还会有一个死在土里的,而如果这五个死人全了,那么麻烦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