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红粉枯骨,初露端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561字

    【第四十五章红粉枯骨,初露端倪

    一个人有很多时候会因为很多原因感到很高兴,而我并不是一个悲观厌世的人,所以我经常会很开心,而且此时、此地的我,就是极开心的。

    一个连我都打不过的色狼人渣,而且此时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却莫名奇妙地招致了如今的墨家长老,攻力高深莫测的风清扬,风老的怒火,诸位看官可以想象一下那美丽的画面,简直不忍直视呀!

    可那个混蛋貌似还要向我表示一下他的智商的确是没有下限,他居然穿着病号服,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抓着刚刚那个护士妹妹,纤细、优美的如同天鹅的脖子,不顾她的抓挠还有呻吟,把她从里面拖了出来。

    “是哪路的高人还请出来一叙,莫要暗中干那些不齿之事。”那个混蛋还在旁若无人地咆哮着,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居然就没有一个人前来制止他,整个楼层都冷冷清清的。

    “你练此淫邪的功法,难道不觉得有伤天和、阴德吗?”风老幽幽地说着,给人的感觉明明声音不大,甚至可以用和缓来形容,可听到我的耳朵里,却是有如巨吕宏钟一般。

    那个混蛋看着缓缓从楼梯上踱下来的风老,先是一愣,接着反而神色一轻,自若起来。

    “老不死的,我劝你最好少管闲事,不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说话间这个混蛋双眼中白芒更盛,由眸子里直射而出,竟有存余,吞吐不定,有如实质一般。

    “妄人…”风老说话间摆了摆手,居然又背着手走到了一边,接下来换上了任冠华出场。

    此时的任冠华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三尸神爆跳,双眉倒立,二目圆睁,一股择人而嗜的凶厉之气更盛刚才。

    而看见换上任冠华的那个混蛋,却胆怯似的后退了两步,我就想不明白了,刚刚看见风老都敢张牙舞爪的人,怎么看见老任就吓成这幅模样了呢?

    “你要干…干什么?”那个混蛋竟然有些口吃的又踉跄后退了一步。

    “干什么?要你的命!”刚刚还站在我身边把拳头捏得咯嘣嘣直响的老任,话音未落,人已经带着一股凄厉的风直扑而下。

    我勒个去的,这老任是要疯啊!老任这个家伙居然把他左手的手套完全摘了下去,霎时间,一股至阴、至寒的森森鬼气充斥了整个空间。

    就在我觉得老任的举动,已经很是不可思议的时候,又一件更不可思意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眼看着老任的鬼爪要掏进那个混蛋的前胸的时候,原本被混蛋抓着脖子的那个护士妹妹,突然下垂的双手上叉一分一退,硬是生生的把那个混蛋给推出了一米多远,堪堪逃出了一条性命。

    “你终于肯现身了!老任一爪未成,也不继续进攻,反而摆出了一副防守的架势,站在了去下一层楼的楼梯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就在这时,风老也施施然地缓步踱到了我的面前,把我挡在了身后,如此一来,就等于把那个混蛋和那个突然变得诡异起来的护士妹妹,给困在了楼梯间里。

    “老家伙!你给我记住!我还会回来的!”又是那个记忆深刻到刻骨铭心的声音。

    “不好!”风老似乎有了觉察,银髯飘摆,抢步就朝着还半坐半卧在地上的护士妹妹纵了过去。

    可谁知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耳轮中只听的那个沙哑诡异的嗓音一个“遁”字,接着眼前一花,那个护士妹妹的身体毫无预兆的炸裂开来,血肉、白骨漫天散落,其中一道血色借着血雨的掩护,硬是从风老和任冠华的围困中逃了出去。

    “孽障!”风老恨恨地一挥衣袖,一股潜力涌出,顿时将漫天的血肉压了下去。

    我虽然在风老的身后,并没有太看清刚刚发生的详细经过,不过此时的我心中也难免一阵恶寒。

    这血遁之术是一门极其古老,也是极其恶毒的遁法,是施术者强行引炸人体,不光光是血肉之躯,更是连三魂七魄都一起炸开,借着这一股子力量逃出重围的方法。

    其特点就是简单、粗暴、原始,却很是有效。刚刚那个女凶(小巫此时真的还不知道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只知道她是个女人,就只好暂时叫做女凶了。)眼见形势不妙,没有半分迟疑,直接就用出了血遁,可见其果决,同时也可以看出其是有多么的无视人命。

    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而且她在暗处就如同一条潜伏在身边的毒蛇,实在是令人难以安眠。

    从我本心来说,我既希望可以抓住她,可我心中却又有那么一抹不安,因为我实在是不想,最后到头来把她给扯了进来。

    整件事情实在是令人头疼,一开始的刘笑蕊的死,然后我又连续遭到的多次袭击,如果不是我的小命够硬的话,估计我现在已经是死尸一具了,而后是我因为打抱不平而进了看守所,而后就开始一系列的诡异凶杀案。

    张一、韩鹏、刘硕、王现成,四个当初调戏我家丫头的四个混子人渣,却在极短的时间内先后被人杀死,而且手段极其残忍诡异,而更关键的是,在此期间丫头不知所踪。

    这就使我不得不怀疑这四起命案的凶手是谁,我虽然不认为这四起命案是她做的,可这世间难道真的有如此之巧的事情吗?

    我一路胡思乱想地跟着风老和老任把要跑的那个混蛋给抓了回来。

    所幸的是这个楼梯间里有监控摄像头,而且刑警大队的副队长杨卫国也在这里,所以我们三个只是被认识的刑警小刘简短地询问了几句,然后说到时候跟着去刑警队做个笔录就可以了。

    然后当然我们没事了,而却有人摊上了麻烦,这个人就是未九鹏,对了,忘记跟大家说了,这个未九鹏就是上面所说的那个混蛋,他是91年生人,原籍邯郸,家里是开化工厂的,家境颇为殷实。

    而且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认识张一、韩鹏四个死者,据说关系还非同一般。

    不过在说的时候我们都感觉他有所隐瞒,这就难保我们不起疑心了,毕竟老任爆发的那必杀的一爪,可是那个女凶救了他的。

    可这审问的事情毕竟不能按照我们的想法来做,未九鹏在交代了上述内容后,就被从警局赶来的警员带走,去警局做笔录去了。

    我们三人则因为杨卫国的关系,留在了医院里。

    “说,是不是你小子又发坏了!”老任接过了我递给他的果篮,声色俱厉地问这我。

    “呵!”我这个小暴脾气的,我就忍不了我,我一把又把老任手里还没捂热的果篮又抢了过来,“你再说一句你试试,你信不信我给你吃光了!”说着我从果篮里拿了个草莓就往嘴里塞。

    “哎,别…别呀!”老任一只大手直接就捂住了我的嘴,“别呀,你都给我吃了,我还怎么送人啊!”又悄悄地把果篮从我手里磨了过去。

    “老实交代,你这果篮到底是要送还谁的…”我挂着坏坏的笑。

    “好了,”坐在旁边的风老实在是看不过我们两个无聊、八卦的家伙,“你们有没有觉得那个未九鹏有些古怪。”

    “古怪我倒是没怎么感觉到,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未九鹏近来可能要有血光之灾。”老任很是猥琐的抱着我买的果篮,跑到了风老的身边。

    “风老、老任,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未九鹏可能就是那土…”我坐在楼道的长椅上,幽幽地说出了我刚刚灵光一闪后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