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猜测成真,五行俱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2本章字数:2529字

    【第四十六章猜测成真,五行俱全

    淡淡红尘埃落定,幽幽江波浪淘空。古今纷纷过客几,后世又记几人名。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目标,有的人求流芳百世,有的人却遗臭万年,也有的只是个过客,如天空的白云,如山间的清风,如流中的点水,走过后,不见踪迹。

    而我,张巫,曾今的我张狂过、失落过、爱过、恨过、痴迷过,我不求扬名立万,性情绵软,却又从骨子里不甘碌碌无为。

    作为刚刚开始了人生风雨旅程的我来说,我不想死,话又说回来,活人又有几个人想死,天堂再好,叫你去,你也不想去。

    所以我要挣扎,我要抗争,即使是如此的无力和苍白。

    我看着眼前飘在半空,脚下离地一尺有余的成人版尸傀,周身血红血红的皮肤,密密的带着反光的角质细鳞,光光的脑袋上没有五官,只有沿着颅骨一圈的四只血色眼睛和没有嘴唇覆盖的森森巨口。

    “你放开她!”我手里横持着陆成林的精忠断枪,厉声咆哮着。

    你没有听错,就是咆哮,因为我除了这个词外,实在是没有其他的什么可以形容我此时的状态。

    愤怒、悔恨、痛苦和自责,五味杂陈。

    如此近的距离,十米,对于我来说可能只是一步的距离,如今却变得如此遥远。

    十米外,在尸傀的脚下匍匐着三个人,三个女人,孙长唤、王轩然还有兰欢。

    我的背后也躺着很多人,任冠华、陆成林、杜红卫和司命婆婆。

    场面诡异,可更诡异的却还另有其他,那就是杨蜜,杨卫国的女儿,刑警队的警花,我的杨蜜大姐。

    是她给我们下了蛊毒,而且还是蛊中的奇毒-金蚕蛊毒,无色无味,可毒性猛烈,除非养蛊人解治,否则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还是一条极度痛苦的死亡之路。

    “哈哈哈,”杨蜜仰头一阵狂笑,好是一阵波涛汹涌,“小子,你没有想到吧?不过这也不怪你,如果你能看出来,我又怎么可能成功呢?嗯?至于说放了她吗?”

    说着居然还伸出食指抵在莹莹红唇上,缓缓下移,修长而雪白的脖颈,饱满多汁的巨桃,点了点胸口,一副玩味的表情。

    “怪就只能怪你们实在是防备心太差了…”杨蜜用脚踢了踢脚边的孙长唤。

    此时的我更是悔恨难当,如果今天早上不是我,不是我听了她的鬼话,也就不会弄成如今这般模样。

    ,一切都要从今天早上说起,昨天晚上在我提出了未九鹏,很可能就是那个即将被杀害的第五名死者的猜测后,老任和风老也是讨论了一番,最后和我基本达成了一致,那就是要派人保护未九鹏,无论是不是他,都不能让他近期死了。

    于是老任便说他要去保护未九鹏,而风老则不同意,鉴于女凶的实力,而且会附身的特殊技能,所以风老提议说老任可以把他的师兄陆成林,和师姐杜红卫喊上一起,三个人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顾。

    老任也同意了,可谁想就因为这样一个应该很是正确的决定,却几乎断送了我们所有人的性命。

    而且由于警局里基本上都是些普通人,又都不是跟我们十分的熟悉,行事方面可能有诸多不便,所以在杨卫国的调停下,刑警队特批,未九鹏可以在警员的陪同下,到指定的地点关押。

    既然要有警员陪同,那么这个重任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杨蜜的身上,而地点自然就是风老的小旅馆。其一,小旅馆周围都被风老设下了各种禁置和机关,一旦开启,普通的妖魔邪祟是很难由外面硬攻进来的;其二,当然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司命婆婆也在这里,这对于我们来说无异又是一大助力和保障。

    至于风老,他老人家则自己留在了市中心医院,照看杨卫国他们,以防又生出什么变故。

    本来一切都是按照安排来的,有条不紊,可中午的时候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孙长唤打来的,说是王轩然出事了,要我过去帮忙。

    这个孙长唤我相信诸位看官一定都还有些印象,本来我和她并不认识,只是那次军训的时候说过一回而已,可后来我们在此见面了,就是那次丫头要我帮她个姐姐搬家,也就是孙长唤,由此我们就认识了,又有丫头的关系在,所以我们的关系也就变得密切起来。

    她打了电话,语气焦急,我也就不疑有他,就跟司命婆婆说了一声,临走前,陆成林还怕我们途中出什么状况,特地把他的断枪让我带在身上,以防万一。

    我和任冠华一起赶了出去,到了地方后,果然如孙长唤所说,王轩然受了重伤,昏迷不醒。

    我们问孙长唤到底发生了什么时,她却只知道抹眼泪,说她也不知道,刚刚还好好的,一会儿的功夫就成了这般模样。

    我和老任粗略地检查了一下,都觉得是外邪入侵,神魂受损,去医院是没有用了,所以还是要带回小旅馆,看看司命婆婆有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可以治疗,而孙长唤也就一同跟着我们到了小旅馆。

    可谁想,我们几人刚一进小旅馆,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地上横七竖八地倒着陆成林和杜红卫他们,甚至连司命婆婆都在其列。

    而原本木质的地板却被人生生地掏出了一个大窟窿,露出了下面的土地,在土地上还露着一个突兀的人头,正是未九鹏!

    只见未九鹏双眼外突涌出框外,嘴张的很大,似乎还想再多索取几缕新鲜的空气,可嘴里却不断地涌出了很多殷红的鲜血,和暗红色的血块,额头和脖子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你们终于回来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二楼上传了下来,杨蜜脱去了一身警服,却大白天的换上了一件黑红色的宽大睡袍,手里端着一杯殷红的“酒液”,缓缓地走了下来。

    原本看到大厅里情形不妙的我和老任,早就已经全神戒备,可万万没有想到这次居然事情会出在杨蜜的身上。

    “杨蜜你…啊!”老任看着杨蜜厉声呵斥,可还没等他说完,他怀里昏迷着的王轩然却是双手舞动,快速地在老任胸口按了几下,然后老任就一声惨呼栽倒在地。

    “你!”我一伸手从怀里扯出了断枪,一个纵步就蹿了出去,我可不想被附了身的杨蜜和不知状况的王轩然还有孙长唤围在中间,腹背受敌这可是打架的大忌。

    我心里就想不明白了,怎么全都找的是我的熟人,那个妖化的刘笑蕊呢?我还等着找机会取回她的魂魄,给我家乖乖的刘笑蕊呢?

    原本我以为她们把老任制住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我,可谁想,她们居然拿我当成了空气,只见落地后的王轩然身子一震,从她的头顶处就浮现出了那个像个小孩子似的尸傀,而孙长唤也是一个趔趄,栽倒在地,生死不知…

    尸傀浮空后,先是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王孙二人,又看着我,呲了呲跟粉碎机似的大嘴,而此时的杨蜜似乎有些不耐烦了,朱唇微启,一阵类似于金属刮蹭玻璃的声音,以极高的频率传达出来。

    这种声音似乎是命令一般,半空的尸傀一扭头直扑被埋在地里只剩下一个头的未九鹏。

    “杀!”

    一个杀字自我胸腔中迸出,如舌绽春雷般,我手中断枪一顺,脚尖点地,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直刺空中的尸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