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离家在外,午夜旅馆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41字

    【第五十一章离家在外,午夜旅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这是我第一次出远门,而且还是自己一个人,老任曾经给我爸打过电话,问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去,也好有个照应,我不知道我爸是怎么说的,反正现在我是孤身一个站在了云南的车站上。

    说实话,我本来以前是十分渴望一个人外出远游的,学一学那些个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古圣先辈。

    可想归想,当我真的一个人站在异乡的车站时,我犯怵了。

    “小哥要不要算上一卦,我看你印堂发黑,眼角带煞,近期恐有祸事。”一个右手里持着个红铜罗盘,左手里持着个书有铁口神断四字的白幡,一身邋里邋遢的藏蓝长衫,两只眼睛隐在一副小小的黑色眼镜后面。

    我勒个去的,这位仁兄的打扮,我怎么看怎么像以前老上海街头摆卦的先生,不过我这可是昆明火车站有木有,是我穿越了,还是你穿越了,想到这里我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车站,没错呀,五个大字-昆明火车站。

    待我再次回头的时候,我发现那个先生已经一跛一跛转身走了,我的包上则被贴了个纸条,四句短语,十六个字-既然有缘,终会再见。匹夫无罪,小心毛贼!

    “匹夫无罪…”我手里拿着纸条,看着那个老先生消失的方向,哪里还看得见半点踪影。

    我的第一反应是我遇见贼了,可是也不对,在我检查了一遍后,我发现我什么东西都没有丢,而且还多出了手里的一张纸条。

    不会吧,我刚到这儿就又有事儿自己找上来了?我心里嘀咕着,赶紧拎着旅行包走出了车站,我四处看了看,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走了进去。

    旅馆老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形偏瘦,不过倒是个精明强干的模样,藏在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里闪着我这般的毛头小子所没有的睿智和光棍。

    我付了钱,要了一间单间。

    这个旅馆虽然不大,可房间还是不错的,我要的是个单间,一个房间里有一张床,一个独立的卫生间,由于空间问题没有电视什么的,不过好在我随身带了一个收音机,倒也不怕晚上无聊发闷。

    我收拾好后,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就坐在床上,又掏出了那张纸条。

    “匹夫无罪…匹夫无罪,怀璧当诛。”我轻声念着,心里暗暗盘算着,莫非有人惦记上我了,难道是女凶?

    这不太可能,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一想法,女凶根本就没有这个必要,身中情蛊的我是肯定要去找她的,她好好呆着就行了,根本没有必要暗中跟踪我。

    而匹夫无罪,肯定指的就是后半句怀璧当诛,可我身上又有什么“璧”呢?

    我这次出来就只带了一千块现钱,和一张农行卡,外加一部分换洗的衣物,除此之外没啦。对了,还有一面成天穷叨叨的丹汞镇魂镜。

    是的,我的确把秀士带出来了,不过我现在要收回秀士这个称呼了,因为他实在是担不起啊,他的学识的确胜我万倍,可是谁知道却是个话痨,所以我又封了他一个光荣的称呼-穷酸!

    我从怀里逃出了已经变得如同智能手机大小的穷酸,不得不说这位老兄变得镜子的卖相还是不错的,黄金比例大小,银青色,背面是一朵盛开的青莲,青莲上是先天八卦,边角处篆刻着鱼鸟古书,我是不认识几个,我问穷酸,他也不告诉我,我也就没有再问。

    我看着镜子里斜躺在锦榻上,手里拎着个酒壶,醉眼迷离的老兄,我说,穷酸大哥,你一个镜灵能不能不这么吊。

    经过这些时日的接触,穷酸也开始接受他这个无比光荣的穷酸称呼了,只是偶尔还有些不喜罢了。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叫燕收天,”穷酸说着喝了一口酒,然后晃了晃酒壶,嘀咕了一句,我也没太听清楚,好像是说没酒了,直接干脆地把酒壶往后一扔,冲我摆了摆手,说算了,跟你这臭小子说多少遍都没用的,说吧,这次又是要问啥了。

    我就把今天在车站发生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穷酸听过后,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居然很是没心没肺地往后一躺,睡着了。

    “我勒个去的,不是吧!”我使劲儿晃着镜子,穷酸就是没反应,到最后居然干脆镜面一闪,穷酸不见了,变成了普通的镜子模样。

    “我艹!”我这个小暴脾气,直接一把把死穷酸掼在床上,站起来原地转了三圈,停下来想了想,我还是很贱的把他老人家又从床上拿起来,揣进了怀里的小兜中。

    “邦邦…”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响起,我开门后看是一脸微笑的旅馆老板,便问他什么事,他说也没什么事,就是跟我说这车站晚上不太平,他看我一副学生崽模样,怕我出什么事情,叫我注意一些,晚上尽量不要出门。

    我一听也的确如此,历来车站周围都是龙蛇混杂,有高人也有青皮偷儿,我这样一副模样的确容易被当作肥羊。

    “谢谢您的提醒,我晚上不出门就是了。”俗话说的好,听人劝吃饱饭。

    旅馆老板见我答应了,也就没有说什么,只是一闪身,从身后推了辆餐车出来,说这是他们旅馆赠送的晚餐。

    我一看,好家伙!这附赠的晚餐不错呀,一碗白米饭,一荤一素两道小菜,外加一碗甩袖汤,冬天的晚上,热气腾腾的冒着,这服务的确是没话说的。

    “谢谢老板了。”我跟老板道了谢后,自然也就不客气的把饭菜端进了房里,然后跟老板道了句晚安,就关上了门准备好好享受我这大餐。

    这可是我这些日子来吃的最好的一餐了,毕竟我的身上只有一千块钱,临走时老爸叫老任带话给我说,不到要出人命的时候不要跟他要钱,要也没有,叫我自己去想办法。

    所以一路来本着能省则省的原则,大多吃的都是馒头和咸菜。

    我现在都开始怀疑,我会不会以后把自己吃成个咸菜疙瘩。

    这一路的苦也就说这些了,至于未来我还要吃的苦,反正我现在是不想想了。

    在此不得不说旅馆老板的手艺还是不错,味道很好,在风卷残云般地吃光后,我准备洗漱睡觉了。

    可谁想就在我刚从洗手间出来,还没走到床边呢,就感觉一阵强烈的困意袭上了脑海。

    “这…”,我心中暗道了句不好,就直挺挺地倒在了地板上。

    外面的天黑了,没有开灯的旅馆房间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不远处的车站,闪烁的灯光还有嘈杂的人声都悠悠袅袅的传了进来。

    我已经在地上躺了快一个小时了,可外面却始终不见一点动静。

    怎么回事儿?我心里不断地画着问号,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那个旅馆老板肯定是在他附赠的吃食里面下了药物,不然我不可能头晕到那种程度。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我是一个修行者,这普普通通的安眠药剂对我的影响几近于无,不过我只是想看看他究竟想干什么才假装中招晕倒的,可塔玛的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木有呢,他不知道冬天的地板是很冷的吗!

    就在我已经失去了耐性,打算爬回床上,好好的睡个觉的时候,突然一股强烈的危险感觉袭上了我的心头。

    来了!

    我赶紧又闭上了眼睛,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静静地听着房门外传来的古怪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