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基督教徒,天使傀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690字

    【第三章基督教徒,天使傀身

    以新旧约全书为圣经,信仰人类有原罪,相信耶稣为神子,并被钉十字架从而洗清人类原罪、拯救人类的一神论宗教,这就是基督教。

    而雷恩就是一名华人基督徒,而且还是西方人口中的神恩眷顾者,上帝赐予了他不可思议的力量,在欧洲很多人心中,他是堕落人间的天使,是神的象征。

    就连红衣主教也对他礼让三分。

    雷恩住在英国的绿橡树庄园,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名为欧娜,雷恩爱她胜过这世上的一切,哪怕是他自己,还有信仰。

    欧娜拥有惊人的舞蹈天赋,可她却没有继承他父亲的力量。她从小就受父亲和生长环境的影响,她笃信基督,她向往天国,她渴望拥有一双洁白的翅膀,成为守护爱与正义的天使。

    为此,她从小就开始接受教会最为苛刻的训练。而不幸的是,欧娜在她父亲的羽翼下生活的太久了,从未经历风雨和人心的残酷,她的纯真无邪给她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危险,并最终酿成悲剧,她的生命之花凋谢了。

    欧娜的死击垮了雷恩,他陷入了深深的绝望,并沉迷于疯狂的修炼和杀戮之中,他开始追求机智的力量,他用天使的原则处事,无情、冷酷并永远理智。

    可雷恩始终无法摆脱欧娜生前的音容笑貌,于是他决定制造一个女儿的替代品——代替女儿完成她的梦想,成为一名美丽的天使。

    他背弃了他的宗教,背弃了他的信仰,他使用了诸神不容的禁术。

    后来雷恩跟我说,这个禁术是他以前从一名邪恶的吸血鬼教父哪里得来的,那时他还是神恩眷顾者,他代表正义宣判了那个吸血鬼教父的死亡,于是他得到了那个当时他唯一想到的办法,禁术-失乐园的挽歌!

    后来雷恩以女儿欧娜之名制造出了一个人影容器,它蒙着欧娜的皮肤,内里却是十三名处女和欧娜的血肉一起锻造出的地狱火钢骨架。

    雷恩用他的神力将欧娜的灵魂强留在了人间,并把她安置到了容器里。

    欧娜的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开始延续,可这毕竟是邪恶的禁术,被圣堂所抛弃,所以欧娜不可能成为天使,永远、永远…

    雷恩不甘心,他要女儿成为天使,他要完成女儿的愿望,他要…,他不惜疯狂、堕落,他把自己的神阶强行剥离了出来,融入了容器和欧娜的灵魂之中。

    可他神阶的力量太强大了,容器得到了强化,可欧娜原本就脆弱的神识却受到了猛烈地冲击,于是欧娜变了,她变得忘记了一切,她记不得任何事情,任何的人,即使是雷恩,她在不停地忘记,她的心里只有三个字~为什么?

    一开始,教众们并不知道雷恩的所作所为,只是知道欧娜又活了,是雷恩的神力的奇迹,只是患上了种健忘症似的古怪疾病,可纸里毕竟保不住火。

    有一天,欧娜的亡灵身份被揭穿了,所有的人都开始疏离她,可她却总是忘记,她曾很认真地尝试再次融入周围的人们。

    可无论多么努力,欧娜在人们眼里,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真正的人类,而她的周围围绕着的也始终是警惕和异样的目光。

    尽管她试着去帮助别人、去做社工,可却只有雷恩、他的父亲能忽略她非人的本质。

    在更多人眼里,欧娜只是一个从地狱中回来的亡灵,是一件危险而致命的武器。

    然而在雷恩的眼里,她仍然是当初完美无缺的女儿,即使她是那么冰冷,即使她记不住他是谁,记不住他的模样。

    人们不仅排挤她,还嘲笑她、欺负她、利用她,终于在一年的六月六日六时六分的时候,欧娜爆发了。

    她不再是任人欺凌的可怜虫,她变了,她真的变成了恐怖的亡灵、邪恶的屠夫…

    当雷恩第二天从教会总部赶回来的时候,绿橡树庄园一片狼藉,一股浓重的血腥气直刺鼻孔,雷恩心慌了。

    当他出现在庄园门口时,他看到了到处都是死尸,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残肢断臂。

    欧娜静静地躺在教堂门口的石阶上,而周围却尽是一片焦土。

    雷恩知道坏了,雷恩的神力告诉他,现在的绿橡树庄园,除了他之外没有一个活人,没有。

    雷恩知道此事必然瞒不住太长时间,于是他当天晚上就带着又恢复“正常”的欧娜逃了出去。

    开始了他们的逃亡之旅,果然不出雷恩所料,不久后,全欧洲的基督徒都开始追杀他们父女两人,他们一路逃来,几乎途经了整个欧洲,手上的鲜血也越来越多…

    最后,他们来到了中国,来到了这里,来到了我的面前。

    当然这些都是雷恩后来告诉我的,那是因为后来我们成了忘年交,那关系铁铁的,可现在不行啊。

    当穷酸把欧娜的魂体从魔傀容器里摄入镜里的时候,一脸惊慌、错愕还有无尽愤怒的雷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手里拿着一把破旧不堪的十字长剑,那是一种给人很是古怪的感觉,血腥、暴力、残忍还有冷酷,可在这一切的掩盖下却又有一丝丝生命的气息流淌而出。

    他先是看了一眼已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声响了的魔傀容器,然后就缓缓地看向了我,而这件事的罪魁祸首穷酸,却在雷恩出现的前一秒,就又很无耻地回到了我的怀里,然后没有了一点点动静。

    “你…”我刚想跟雷恩解释解释,可谁想雷恩连个机会都不给呀,直接搂头一剑就劈了过来。

    在我眼里那一剑并不快,甚至可以用缓慢来形容,可我就是无法躲闪,闪无可闪,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气息已经完全被他锁定了。

    “我去!”我只能右手木剑高举,来架住雷恩这闪无可闪的一剑,然后“咔嚓”一声,我的木剑被从中劈断,接着我的右肩一疼,右臂就不自然的垂了下来。

    这一下,虽然我的骨头没有被劈断,可我的右臂也算是彻底失去了战斗力,就在我打算闭眼等死的时候,突然眼前强光一闪,一声轰鸣的声音,把我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

    接着我闻着空气里充满了被电离后的难闻味道,还有我浑身的毛发都根根直立而起。

    “好霸道的雷霆之力!”我心中不由感叹,不过对于我来说却是救命的援手,我强忍着被电击后的浑身僵直,一个黄龙转身,就转到了被雷劈的浑身闪着蓝色电光的雷恩身后,想要夺门而逃。

    “雷恩爵士,好久不见了。”我刚刚僵直地迈出了两步后,突然门前一阵黑雾吹旋,然后一个穿着笔挺西装,裤线笔直,手持黑色手杖,脸色红润的中年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那是一股血海的味道,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金发碧眼,是个典型的西方人,可中文却说的十分地道,我可以在他英俊的外表下,感到黑暗的阴冷还有坟墓里那种特有的腐朽气息。

    吸血鬼!!

    我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三个大字,还有一副在皎洁的月亮下,一个怀抱美丽女子,满口尖牙的吸血鬼形象。

    吸血鬼可以说是西方神话里的重要角色(当然大多是反面的),是西方世界里著名的魔怪,之所以说是魔怪,是因为他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既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更不是人。

    历代的文人墨客也免不了写下了大量的诗歌剧本,来表达这种即向往又恐惧的心情,如拜伦的《吸血鬼》;1816年,科勒律支的《克里斯特贝尔》,济慈的《无情的美人》、《拉弥亚》。就连大仲马,狄更斯这样的大家也写过相关的作品,以及美国当代作家,被誉为吸血鬼之母的安妮·赖斯所写的《夜访吸血鬼》,《吸血鬼莱斯特》等,数不胜数。

    现在更是见诸电视、电影,深受现代青年人的热捧,作为偶像。

    可我眼前的这个吸血鬼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