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绅士夜访,我是小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16字

    【第五十四章绅士夜访,我是小人

    金锋未动蝉先晓,暗算无常死不知…

    我,张巫,来自堂堂华夏的武术之乡-沧州,来自上古开天大神盘古的故乡青县…

    好吧,我承认我又臭屁了,不过对于男吸血鬼一直不喜欢的我,在心里已经有了分辨。

    在我不多的吸血鬼防御知识里,吸血鬼由于戒律等种种原因,它们是不能在没有受到邀请的情况下,闯进别人家里的。

    所以将要冲出门的我,果断地停住了脚步,一侧身,跑到了一边,强势围观。

    而这个突然出现的吸血鬼仿佛也自动屏蔽了我这样一个小角色的存在,先是一个标准到都可以拿来做教科书范本的弯腰礼,然后语气轻松的开口了,感情真诚恳切,我一时间都以为他们是多年不见的老友,而刚刚的闪电,只不过是彼此间的玩笑而已。

    “奥斯顿,”眼神有些恢复理智,可身上的气势却更加凝重的雷恩缓缓转过了身子,“我们是好久不见了…”

    雷恩受的伤势远远比我要严重的多,满头的头发都被电的根根直立,好似个乡村杀马特似的白痴发型,浑身衣服焦黑,甚至有的地方都已经碳化,我好像还可以看到雷恩嘴角上那一缕若有若无的血痕。

    “我万万没想到被称为炙天使之翼的雷恩爵士居然也堕落了,怎么你真的不打算邀我进去坐坐吗?”奥斯顿嘴角挂着微笑。

    “这老小子玩阴的。”我心里清楚的很,作为经历了无数国产、港产还有引进的影视剧狗血剧情洗礼后的我,深深地明白奥斯顿是在拖延时间,等候着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杀死雷恩的机会。

    连我一个初涉江湖的毛头小子都能明白的道理,他雷恩这么一个死里逃生、刀头舔血的老油条呢。

    雷恩也不废话,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后,便纵身前跃,手中剑没有了砍我时的气势,仿佛就只是一根木棍,甚至就连雷恩出现时的煞气都不见丝毫。

    下劈,朴实无华的招式,没有丝毫的花样,也没有半式的后招,飘飘忽忽的,仿佛拿剑的是个垂死之人。

    然而这一式在普通人眼里都看不上的剑招,却使得奥斯顿连脸上绅士的笑容都来不及收起,就用手里乌黑闪亮的手杖架了上去。

    恐怖,这是我此时心里唯一的感觉,因为就在刚刚,穷酸和我分享了他的视角,也就是说我此时暂时性的获得了类似于佛家中天眼通的能力,那是怎一个牛波依可以形容的。

    在我的眼里,几乎看不见雷恩的存在,他只是一个虚影罢了,而他手里的那把剑却是如此的可怕,可怕到我无法用我晦涩的语言来形容,简单来说就是你只要被砍上,你就死定了,铁铁的,毫无悬念。

    我悲惨的一幕再次重演,吸血鬼奥斯顿的手杖就好像豆腐一样被从中斩断,我甚至可以看到切口处那发红的金属液体断面。

    而虽然奥斯顿的手杖并没有架住雷恩的剑,可好歹还是阻挡了一下,当雷恩的剑劈中奥斯顿的头颅的瞬间,奥斯顿化作了一篷黑雾,然后惨嚎和咒骂着消失无踪。

    就当我以为雷恩要结束我的性命的时候,雷恩居然只是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经是一堆废铁的魔傀,然后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消失在了我的视野当中。

    而就在雷恩冲入黑暗的同时,我可以感觉到很多的人影追了上去,我之所以只是感觉到,是因为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以我的眼力,也只能捕捉到他们留下的残影。

    寂静的夜,寒凄的风,我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屋里,看着洞开的房门,还有身边那具绝美的不似凡人,可有坚硬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魔傀躯体。

    “老二,咱们这次赚大了!”那个没义气、没节操的穷酸燕收天见没事了,又从我怀里飘了出来,一脸贼兮兮的欠打表情,就好像捡到钱包的穷贼一样。

    “是吗?”我很是没有精神地回了句。

    “怎么了?”穷酸见我兴致不是很高,就飘到了我的面前,问我怎么了,是膀子疼,还是心疼那个天使妹子。

    我心烦地摆了摆手,说你现在还有心思说什么发财了,咱们能活多久还不知道?那个旅馆老板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好死不死我现在还受了伤,右边的膀子这一两天是不能动了。

    何必如此心酸呢,骚年,那个旅馆老板是不敢把我们哥俩怎么着的。

    穷酸说着光华一闪,一道亮光冲入了魔傀容器里,然后随着一阵让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后,原本绝色可爱的魔傀居然变成了穷酸那一副倒霉模样。

    “怎么样,哥哥我这个造型还不错吧!”说着还摆了几个自认为很是牛波依的造型。

    “你这也可以?”我不禁张大了嘴巴,看着身穿一身女式睡袍的穷酸。

    当然,穷酸跟我说,他本来就是镜灵,当初我把他带出来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舍弃了镜子的法身,而是只留下了丹汞镇魂镜的真身,以前是没有合适容器可以盛纳他,如今有了这难得的魔傀身躯,自然不能放过。

    而重获了魔傀身躯的穷酸可不是那个傻傻的天使妹子可比的,他的战斗力先不说,单单就是他的古怪心思就是我望尘莫及的。

    穷酸看我还是忧心忡忡的,就走了过来,挨着我坐下,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弟你放心好了,那个老板他女儿的神魂还在我的手里,他不敢把你我怎么样的。

    “这不太好吧,我们这么做和那些子邪道歪门的恶人有什么不同。”我皱着眉看向了一脸贱笑的穷酸。

    “唉,这你说的就不对了,第一,我们不是用他女儿的神魂来要挟他,而是救了他的女儿;第二,很简单的道理,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当初三国时期,温侯吕布攻打小沛,刘备丢妻弃子,夺路而逃,可这也没有影响他争霸天下,你说是也不是。”反正穷酸一张伶牙俐齿我是说不过他。

    不过想想穷酸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天大地大,活命最大呀。

    我问穷酸你刚刚说我们救了他女儿是怎么回事,穷酸说本来他是不知道这个天使神魂和刚刚那个老板是什么关系,不过就在神魂被他摄入镜中时,神魂明确地表达出了一个信号,那就是爸爸救她,而她口中的爸爸就是那个逃走的旅馆老板。

    刚刚他在收了神魂后,不是临阵脱逃了,而是随着神魂的进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莫名的神灵之力,十分精纯也十分强大,他暂时控制不住了,就只好先回到我的怀里全力压制。

    终于就在雷恩逃走后不久,他将那股力量镇压了下来,同时他还了解到了一个重要的情况,那就是这个神魂叫欧娜,如果不是穷酸强行把她从魔傀里抽离了出来,而且还把她的天使之力镇压的话,再过不久的时间,她就会被自身的力量撕碎,然后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是彻底消失,不是死了那么简单,而是魂飞魄散呦。”穷酸摇头晃脑的一阵好说…

    穷酸说着说着,突然闭上了嘴巴,朝门口看去,与此同时我也看向了门口。

    “照你这么说的话,我雷恩是不是还要感谢你一番呢?”

    说话声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一身黑红色鲜血,手里提着还在滴血长剑的雷恩再次出现在了我的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