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审判之刃,美人出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44字

    【第五十五章审判之刃,美人出浴

    杀气、血气、魔气…

    当雷恩再次出现在我房门口时,即使是已经不能调动大部分功力的我,都已经可以看出雷恩的周身上下都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黑气,不断地变换着形状,一张张或喜、或怒、或哭、或笑的人脸幻化,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不好,这个雷恩入魔了。”到了此等关键时刻,穷酸还是很给力地站到了我的身前,随手一挥,一把闪着青白光华的三尺青锋出现在了掌中,遥遥得指向了雷恩。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们是救你的女儿,而没有害她,你为什么还要如此!”我也大声呵斥着,说实话,作为曾经也是一个强者的我,此时却被人护在身后,实在不是一件让人痛快的事情。

    而雷恩更是一个奇葩,简单直接的一句话就把我们的诸多说辞给堵了回来,“我不信!”,说完雷恩再也没有给我们解释的机会,直接长剑一提,向着穷酸当胸刺来…

    “锵!”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都砍出火星子来了都,此时的雷恩双眼冒着凶厉的红光,力大无穷,穷酸一招之下,竟然难以抵挡,居然被震得连步倒退,撞在了我的身上。

    “我勒个去的!”穷酸和我在一起有段时间了,就连我的口头禅都剽窃了去,我看着五官都有团结成包子趋势的穷酸,我心想这也就是穷酸没有血呀,着要是有,还不得吐个几千cc的,好吧,我跑题了。

    穷酸虽然受了重伤,不过雷恩的情况看起来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也是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身形,胸口好是一阵剧烈的起伏,不过这口血到最后也没有吐出来。

    现在就是搏命的时候了,我就算拼着情蛊复发,我也得出手了,不然的话,我和穷酸估计都要丧生在这入了魔的雷恩手上了。

    被逼无奈的我,直接力贯右掌,朝着自己的左胸心脏位置就打了下去。

    “噗!”一口心血被我硬生生地打了出来,我也顾不上胸口的剧痛,双掌一伸,捧住了我那一口心血,双手结不动明王印,口念法决,那口心血几乎瞬间就在虚空中勾勒出了一个古怪而复杂的图案符文。

    “巫玺,击!”一个击字出口,我已经很久没有动用的巫玺自我心口处浮了出来,刚好挡住了雷恩又刺过来的一剑。

    我双手一推,将面前的血符文打入了正和雷恩长剑僵持的巫玺当中,巫玺得了我这一口心血绘成的符文后,威势更长,直接涨到了一丈方圆大小,渐渐地把雷恩的长剑给顶了回去。

    而雷恩自然也不示弱,掌中剑又涨了三分力道,止住了退势,我和他再次僵持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眼前强光一闪,然后巫玺强推的阻力顿时减弱了不少,接着眼前人影一闪,雷恩就软软的倒了下去,掌中剑也跌落在旁。

    见到生死大敌已倒,早已是强逼心血,透支体能在僵持的我,模糊的双眼更加模糊,就隐隐约约地看见了一个人影朝我跑了过来,就好像隔着一层毛玻璃一样,看不出谁是谁,然后我眼前一黑,就又断片了。

    “来呀~来嘛~”我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了有一个甜美如蜜糖,魅惑的要人老命的女声幽幽传了过来,时而长,时而短,时而近的如在耳畔,时而远的似在天边,时而疾的短促,时而缓的绵远,声声相连,如丝如缕…

    “这是哪里?”现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梦中,还是清醒。

    我站在齐膝的清水里,周围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这里好像是处温泉,水不但不凉,反而有些烫烫的,而且一股股花香还有矿物的香气混合着流入了我的鼻孔。

    突然我面前的水面上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下面出来一样,我条件反射似的,右手前探,左手自然下垂与腹部,护住胸腹关键,全神戒备着这要出来的怪物。

    “哗啦~”一阵玉珠落银盘的清脆水声后,从水里突然冒出了一个人来,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长长的青丝,好像这世上最好的黑绸,柔顺的搭在饱润的前额和肩膀上,一滴一滴的温水沿着头发滑落到了如霜似雪的光洁肌肤上,然后又化作一颗颗的水蓝玉珠滚落,在刚刚平静的睡眠上又掀起了波纹。

    修长优雅的如同天鹅的脖颈,圆润如玉的秀肩,清秀的锁骨上搭着一件小巧的月白色肚兜,肚兜上纹着的是一副墨痕山水,我真的很难想像,一副平面的画卷,居然可以穿出如此具有立体感和视觉冲击力的效果。

    纤腰如柳,随波逐流起阵阵旖旎;肤若凝脂,吹弹可破处的隐隐春光…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一个赤条条、红果果的妹子吸引力,是远远不及一个犹抱琵琶半遮面、欲说还休的妹子更能挑动征服欲和保护欲望的,至少中国的男人如此。

    而我,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壮小伙子,出了一开始的惊艳和错愕后,却不是如小说中和电视电影上那般,要么暴雨摧花、巫山行云,要么呆讷木愕、惊慌失措。

    我的举动是先是后退了半步,然后一个纵身前跃,不是把美女扑到水中,而是一记上步直冲拳,朝着她那小巧可人的鼻子打了上去。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我认识这个美女,她叫孙长唤,是曾经我的大学同学,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她神秘失踪了,她远在他乡的父母很是焦急,报了案,可直到现在,她的案子还是依旧百无头绪,如若不是她的父母身份特殊,手腕强行的话,估计这个案子早就不了了之了。

    当然这些也许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我可是清清楚楚地记得她是被女凶附身后离开的,此时我面前的哪里是孙长唤,分明就是给我在心里种了情蛊的女凶。

    孙长唤看我一拳打来,也不慌乱,只是咯咯娇笑着,身子向后一躺,便轻轻松松地躲开了。

    我自然不会直出一拳,必有后招,就在她刚入水时,我右脚绷直,脚尖如大枪般点出,然而我一脚点出后,却是暗自心惊,从触感来说,我这一脚并没有踢中,只是在水中踢出了一道水箭罢了。

    “你好狠的心呦…”就在我凝神戒备时,突然感到背上一重,一种肉肉软软的触感如电流般传遍了我的全身,我的耳畔和脖颈间被孙长唤幽幽而炙热的吐息搞得痒痒的、麻麻的…

    此时的我是一动也不敢动,原因很简单,她现在趴在我的背上,她的玉臂和长腿都好想八爪鱼最最柔软而坚韧的触角一般,把我的身体给缠了个结结实实,她随时都可以取我的性命。

    “既然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我,那我也不强迫你,什么时候你想通了,你就来清水苗寨找我,记住我的名字,我叫碧落泉…”

    说着说着,我突然感到背后一轻,那种让我既留恋又害怕的触感也没有了,周围又恢复了一片宁静的黑暗,从四面八方都幽幽的传来了,女凶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叫碧落泉,上穷碧落下黄泉。”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飘渺,我又感到了那种极度疲惫的感觉,眼前发黑,脑袋里好像开了锅一般…

    “啊!”随着我的一声尖叫,我的意识再次堕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

    “老二醒醒,老二醒醒…”

    在穷酸的呼唤声中,我突然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他手里拿着的那把审判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