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历年老鬼,生化危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53字

    【第六十章历年老鬼,生化危机

    电影和生活,这是一个必然的联系,虚构和真实,只有亲历后才能够知道其中的不同。

    我不是个胆大的人,说出来也不怕大家笑话,我小时候甚至连鬼片和丧尸的片子都不怎么敢看,而如今的我看着我眼前的景象,我不由得想起了前些年一部很流行的丧尸电影~生化危机。

    空气里到处弥漫的是腐肉特有的腥臭味,还有泥土翻出后的土腥气等混杂在一起,光是叫人闻了就想吐,要不是哥是有练过的,估计现在我就连在雷恩那里吃的晚饭都要吐了。

    不过即使这样,我也难免脸色发白,看着平地那隆起的一个又一个的土包里伸出了一只又一只的手,有的还算完整,而有的都已经开始溃烂,甚至还有已经露出了骨头的,滴答着黄的、粘稠的尸水。

    我勒个去的,倒霉、倒霉、真倒霉,这是要真人版生化危机的节奏啊!

    我四处寻找着可以离开地面的凸起处,毕竟这不知道啥时候从脚底下伸出一只手的感觉,可是不好,何况还有一群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狼在外面晃悠呢。

    树!在我的视野里,终于在离我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处找到了一棵孤孤零零的槐树,枝叶繁茂,虽然看上去有些阴气森森的。

    不过看来我这五十米的距离也不是那么好突破的,就在我四处找树的时候,探出地面的就不光光是尸手那么简单了,而是尸首了,有完整的,当然还有不完整的,就好像叫狗给啃了的也有,总之各种各样的,千奇百怪。

    我就不信了!也不知从何时起,我的性子开始变得狠戾起来,看着四周不下二十几只的丧尸,还有不断从泥土里翻涌出的,我没有了以前看电视的害怕,反而是一种厌恶。

    我抡起了手里的双手重剑,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个丧尸的脑袋就削了下去。

    “噗嗤!”一声好像快刀切娄西瓜时发出的声响,接着那个丧尸的脑袋就好像个球一样,被重剑的惯性带的飞出很远很远,不知滚到哪里去了。

    “李伟,你塔玛的有本事滚出来!”我纵声怒吼,顺手又把两个丧尸给削了脑袋。

    说实话,这些丧尸如果出现在普通人的眼前,也许还真就是要命的东西,不过如果到了我这样的修行人士面前,基本上就如同让我们拿来练习的“活”靶子罢了,原因无他,这些是丧尸,连僵尸的级别都没达到,要速度没速度,要智力没智力,只是一堆烂肉在依着脑袋里的原始进食欲望盲目攻击罢了,也就是比常人的力气大上些许,如此而已。

    可是它们的视觉冲击力,还有物理性气味攻击实在是太厉害了,而且数量也很多,至少现在我没有看出来这些东西有止住的势头。

    我边砍杀便高声喝骂,根据我对李伟的了解,他是个红脸汉子,根本禁不住我如此的辱骂,必定会冲将出来,和我打生打死,然后…

    可这一次却出乎了我的意料,李伟并没有上当,只是四周丧尸的攻击频率高了很多,而且还会不时有一两只从黑暗中窜出来的饿狼搞搞突然袭击,它们的速度是丧尸所无法比拟的,而且反应极快,一击不成扭头就跑,让人颇是恼怒,可又无可奈何。

    “老二,老二,你能听见我说的话吗?”就在我气的想要口中喷火,七窍生烟的时候,突然穷酸的声音就如同炸雷般在我的灵魂深处响了起来。

    “废话,你拿着我一魄跟我说话,我能听不见吗?”我虽然嘴上死硬,可实际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算是有个活人动静了,好吧,我承认穷酸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是个活人。

    “你丫听不听,不听我可就走了啊。”穷酸那边的状况似乎也不是太好,我听见穷酸说话的声音气息不稳。

    “穷酸你那死不了吧,”我问着,顺手又将一个丧尸的脑袋砍了下来。

    “你丫才死呢,不过是叫个老婆子追的有点紧而已,我勒个去的…”

    我就听见穷酸那里一声惊呼,然后就是一阵鸡飞狗跳,断断续续的听见穷酸说,我是被困在了一个什么迷幻阵里,让我莫心慌,凝神静气,勘破幻象方可出阵,不然的话,就是我累的跟条死狗一样也出不来的。

    当然我对于他把我的力战虚脱形象和死狗最对比,当场就给予了非常非常严厉的批评。

    凝神静气,一切都是虚妄幻象,无声、无味、无色、无觉…

    “我去尼玛的,穷酸你丫的坑我!”本来我听了穷酸说这是什么劳什子的幻阵,只要守住本真就可以勘破幻象,出了此阵,可谁想,我刚一凝神之际,突然就感到扑面一阵腥臭的恶风,接着一股钻心的剧痛就从胳膊上传了过来。

    不是说是幻象吗,怎么咬着这么疼,这么真实,这到底是如穷酸说的幻象,还是穷酸的话是我的心中的幻象,面临的才是真实。

    不管了!

    我最终还是相信了穷酸,我大声叫骂着,手中审判之刃倒旋,把咬在我胳膊上的那个死人脑袋给割掉,也不敢再在原地死撑了。

    既然此处是幻阵,那么必定就有阵眼,我必须要在我被这幻阵折腾死之前找到它,毁了它,我才好活命!

    “道、道、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一个我听起来有些耳熟,可又想不起究竟是谁的声音,从四周的空间里传了过来,平淡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魔力…

    这段经文我想看官们应该也都不会陌生,这是先贤老子李耳流世百代的神作《道德经》中的开篇语句,我曾经也闲来无事时拜读过,不过除了觉得有些道理之外,没有一丝的感悟,怎的如今这个声音念来,却是有如此的威猛。

    效果很是明显,我虽然还是除了声音可以听见外,还是看不见说话人是谁,可这并不妨碍它把不断爬出,还有冲向我的丧尸都给定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就好像时间被静止了一般。

    “幻宿老你我多年不见,为何今朝相逢却见你欺负一个娃娃呢,这我老瞎子可都有些看不过去了。”说着,我耳中就听见“哐”的一声铜锣声响,接着是一声女人的怒喝声。

    而我周围的一切又都如我来到这里时一样,破碎、扭曲然后重组,周围的空气中也终于没有了那股子恶心人的味道。

    我贪婪的呼吸着周围的新鲜空气,想把我肺里面的空间都充满,可也不知道是哪个走路不睁眼的家伙,一脑袋就撞进了我的怀里,直接就把我给带的倒在了地上。

    “老二、老二,快点,快跑,后面那个疯子又上来了!”

    原来撞我的,就是我的便宜大哥燕收天,江湖诨号穷酸,正一脸惊慌之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爬起来就跑,而且这会还顺带上了我这个小弟。

    不过我也是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还好就在我习惯性的回头看了一眼后,就不用穷酸再拉着我跑了,我直接撒开丫子,跑的比穷酸都快。

    穷酸见状,一边大声诅咒这我不是个东西,一边也全力跑了起来。

    就听见我们两个人身后传来了沉重的踏地声,还有愤怒的嘶吼,不过这个声音听起来也有些耳熟,只不过我可以确定我的的确确没有见过那个长的那么随心所欲的家伙。

    我边跑边问穷酸怎么回事,穷酸却只是一个劲儿低头猛跑,一个字都没有说。

    莫非这还是幻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