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魔头开大,千里驰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62字

    【第六十一章魔头开大,千里驰援

    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为假处假亦真,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万般皆虚妄,道存心一真。

    虽然伟大的革命导师,思想家、哲学家马克思爷爷告诉我们,说这个世界是物质的而不是精神的,唯心主义是行不通的。

    可我怎么就觉得我塔玛的是被困在另一个人的精神里了,而不是该死的物质世界,反正在我看来,哪个世界我过得都不好。

    我见穷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心里便起了念头,以穷酸这么一个话痨的秉性来说,这种情况无非就只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这个家伙的舌头叫人给拔了,说不出话来;

    第二种,就是这个家伙死了,而且还是真得死了,不过据他自己说这个世界上,能杀死他,而且闲的蛋疼会杀死他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一个手掌(当然,某些特殊的情况除外。)

    至于第三种,那就是现在最有可能的一种,那就是我身旁这个,根本就不是穷酸!

    想到这里,我并没有再跑,而是一个急刹车,转身持剑,剑尖直指穷酸的咽喉。

    “你究竟是谁!?”我看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穷酸,还有后面那个眼看就要追到的怪物。

    “你塔玛的傻了,你想死我可不陪你了!”说完,穷酸回头看了一眼后面就快要追到眼前的怪物,脸上的恐惧是那么的真实,然后抬腿就跑,就在他要和我擦身而过的时候…

    “锵!”一声兵铁交鸣的声音响后,火影四溅,我和穷酸化作两道人影触而即分。

    “咯咯咯,老四,看来你真得是有长进啊,居然逃过了我这一刀。”说完,穷酸缓缓地转过了身子,看着我,右手里拿着一把冰紫色的尺长匕首,用舌头舔掉了刀刃上的一缕殷红。

    “伟哥,我到底何处得罪了你,竟然让你如此的想要我的性命!”我扭头看了看右胳膊上的那道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的血口子。

    “老二,匹夫无罪呀。”那个在我眼里差不多有五米多高,极具视觉冲击力和恐吓力的怪物幽幽的说了一句。

    “穷酸!你是穷酸!”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穷酸变成了怪物,而李伟却变成了穷酸,这都是哪里跟哪里呀!

    就在我一筹莫展,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还陷在幻象里,或者说是又陷入了另一个幻境的时候,先前那个一段《道德经》就把我从生化危机的幻境中救出来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幻化众生,一叶障目,看花非花,看雾非雾,花亦是花,雾亦是雾,去伪存真,菩提无树,张巫,你还不明白吗!”

    “幻化众生,一叶障目,看花非花,看雾非雾,花亦是花,雾亦是雾,去伪存真,菩提无树。”

    我重复着那个不知身在何处的老人的话,“这塔玛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呀,难道这种高人就不能说点简单易懂的吗!” 

    “哈哈,老瞎子你是白费心机,这个小子中了我的手段,就算你跟他说了破解之法,凭他的脑袋一时半会也是琢磨不出来的!” 

    说话间,我就看见眼前一花,在穷酸的面前,不对,应该说是李伟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一身黑衣,就连脑袋脸面都被一块黑色手帕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女人,手里拿着一对判官笔,笔尖带血。

    “算卦,算灵卦,大流运卦,未卜先知,怎么样?张巫你要不要让老夫帮你算上一卦呀。”就在那个古怪的黑衣女人出现的同时,我的身后也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老人,一个古目的老人。

    只见他右手里持着个红铜罗盘,左手里持着个书有铁口神断四个碗口大字的白幡,一身邋里邋遢的藏蓝长衫,两只眼睛隐在一副小小的黑色眼镜后面。

    “是您?”我一愣之下就想起来这个人就是今天白天在火车站给我纸条的那个高人。

    “哈哈哈,是我呀。”老人用手轻捋着自己的三缕山羊胡子,左手手里的白幡往地上微微一立,然后左手食指伸出,一指头就点在了我的额前眉心处。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随着老人的手指点钟,我的脑际居然响起了如此一段咒语,“轰隆!”一声,我感觉自己的脑袋里嗡嗡直响,凉气直冒,周身一轻后,我的眼前顿时一亮,以前那种隔着玻璃看东西的感觉顿时没有了,景物也恢复了正常。

    眼前的老人自然不必赘言,而哪里还有什么五米多高的怪物,那个正是我的结拜大哥燕收天,而那个变作穷酸模样的李伟也恢复了他自己的相貌五官。

    “瞎子你是不是真的一定要管这件闲事!”黑衣女人右手一挥,一条黝黑的长鞭突然出现,一声抽到空气中的气爆。

    “哼!”古目老人原本还是乐呵呵的,可当他听见那一声鞭响后,一声冷哼,一股雄浑的气势奔涌而出,“胡月麟你莫非真的当老夫怕了你个小小的幻术师了吗?要是你们老大来了老夫可能还会退避一二,你,恐怕也太拿自己当盘儿菜了。”

    “你!”黑衣女人听后只气的浑身打颤,手腕一翻,那条长鞭便如出洞的怪蛇般,向着古目老者的脖颈缠了过来。

    “不自量力!”古目老人手中白幡一挥,幡头正好砸中了鞭鞘,“轰!”的一声,劲风四吹,古目老人身子一震,而那个黑衣女人却更是不堪,一连退了三四步才稳住身形。

    “胡姨。”李伟赶紧上前把被古目老人震退的黑衣女人扶住,语气关切。

    “我没事,”黑衣女人一把拂掉了李伟搀着的手,长鞭又是一挥,只抽得她旁边的一座老坟墓碑炸碎,坟包子直接给抽平了。

    “赵瞎子你给我记住,今天这个仇,我二十八宿记下了,”黑衣女人胡月麟用手指着古目老人,“还有你!”她又用手指了指我,“小子,还有你,迟早有一天我要你求死不能,小伟走!”

    胡月麟发完了一通狠后,带着李伟转身就走,几个纵身就不见了踪影。

    “哎,小胡,见着你们老大的时候替我带个好啊,别忘了。”古目老人朝着李伟和胡月麟两人消失的方向挥了挥手。

    “老人家…”我见李伟他们已经走的都看不见影了,我赶紧朝着古目老人深施一礼。

    “莫说,莫说。”古目老人见我施礼,赶紧一侧身,手中白幡一挑,把我给架住了。

    “今番你我机缘已尽,待来日,缘足分满之时一切你自当明了,老夫告辞了,请。”古目老人说完,转身而走,那速度,简直就好像缩地成寸一般,一步就是十数米,几步间就远了。

    “前辈,可否赐下姓名。”一直在一边打酱油的穷酸,就在老人快要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的时候,突然朝着老人高声问着。

    “方尺罗盘定八面,一领白幡访四乡,闭目普渡慈悲事,睁眼难见无缘郎,盗天机,循因果,假瞎子,真假仙。”歌声幽幽,人影已远。

    “穷酸,你说咱们是好运气呢,还是倒了血霉呀,怎么最近总是发生一些乱七八糟的事,而且找麻烦的都是猛人,一个比一个猛。”

    我喝了一口碗里的汤水,跟一副饿鬼投胎模样胡吃海塞的穷酸说着。

    经过了一晚上的惊心动魄,还有一个多小时的疾奔,我和穷酸终于走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山村,找到了一个卖吃食的铺子,点了些地方特色的早点一边吃,一边休息,一边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