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灵堂有鬼,升棺发财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71字

    【第六十二章灵堂有鬼,升棺发财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的,你还是把心好好放在怎么找你那个痴情女的好,老板再来碗米线,多放点辣子。”

    我无奈的看了看穷酸面前那已经空空如也的四个大海碗,就问他,我说大哥你不是说你是魔傀之身吗,怎么还吃这么多呀?

    穷酸接过老板端过来的那碗热气腾腾的米线,先是美美的喝了一口汤,然后擦了擦嘴,这才慢条斯理跟我说,他这魔傀之身,虽然是金属之躯,可妙就妙在它却可以将人的生理构造最完美的体现,比如他现在的肠胃就很好,他还宣称要把他这饿了这么多年的好吃的全吃回来。

    “不是我说,咱这次出门带的钱可不多,照你这么个吃法…”

    就在我和穷酸为了我们此次的活动经费和饮食消费所占比重进行深刻的讨论的时候,一阵锣鼓的声音从村子深处传了过来。

    “哎,”饭馆老板听到这阵锣鼓声后,从后厨一边用围裙擦着手,一边转了出来,“又走了一个…”

    饭馆的老板是一个四十岁开外的中年女人,我不知道在云南这里怎么称呼,反正这个年龄,我都要叫一声姨的,长的很是普通,不过皮肤倒是比这深山中的村民要白上许多,说起话来云南口音很重,不过倒是会说普通话的,所以我们之间勉强也可以沟通。

    “又走了一个?”反正现在闲着没事,她这个吃食铺子人也不是很多,准确的说,应该是现在她的铺子里就只有我和穷酸两个客人。

    我跟她打了声招呼,说闲着也没事,不如过来坐着拉拉家常。

    老板倒也是个健谈的性子,或许也是有什么事压在心里太久,就想要找个人说说,总之,老板很是干脆的走过来坐在了我们的旁边。

    问我和穷酸,说我们两个后生崽,看起来像是城里人,不是她们这穷山沟沟的,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呢?

    跟陌生人交谈我一直本着保护自己第一位的心思,于是也就跟老板扯了个谎,说我和穷酸是昆明市里一所美术学院的学生,这次来是到这里采风的,我还顺手拍了拍被我用路边捡的一块破布包的跟帐篷似的的审判,说我们这两天一直风餐露宿的,一直都睡帐篷。

    “啊,原来是是帐篷呀,我还以为你们带的是什么东西呢。”老板听我说我带的那个一人来高的长条是顶帐篷后,眼里的狐疑也就减少了大半,而且也再也没有有意无意的瞄着审判了。

    老板说她姓陆,就是这村子里的人,早些年年轻的时候,出了村子到城里闯荡了些年头,是这几年年纪大了,人老思乡,也就回到这寨子里和老伴一起住了,她的老伴就是这个寨子的主事人,开了这么家吃食铺子,闲着没事和乡亲们拉拉家常,也挺好的,至于孩子们则同她一样留在了城里生活。

    和她扯了一会儿闲篇儿,觉得差不多了,就直接进入了正题,问她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叫做清水寨的寨子。

    老板想了想说她一个婆娘哪里知道如此的多,不过如果我们着急知道,她倒是可以带我们去找她老伴,那是个见多识广的汉子,也许知道我们口中的清水苗寨在哪里。

    我想了想,看陆姨也不像是做作,也就说要的,我把我和穷酸的饭钱付了,(说实话,一开始我还以为照着穷酸这么个吃法,这一顿还不要花上许多钱两,可结完帐才知道还真就不贵,比路边的小摊还要便宜很多的。),又等着老板陆姨把铺子收拾好,就带着我和穷酸出了门。

    临行前,陆姨的一个举动倒是让我疲惫的心里有了一丝温暖还有心寒,那就是她出门时居然连门都没有锁,我提醒她,她却说她晓得,还说是我们这些个城市里的后生崽心眼太多了,心也太坏了,就好像那蜂窝一样,全都是孔笼眼。

    这小寨子里没有城里这么多的弯弯绕,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都有个情分,也都要个面皮,不会做那生孩子没屁眼的缺德事的。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也不过多的赘言,这里是个熟苗寨子,通了电的,生活还算富足,据说还出过大学生的。

    今天寨子里死了人,大部分的人都去帮忙了,也就是刚刚我们听到的那阵锣鼓声,陆姨的老伴自然是必须要去的。

    寨子里铺的是石板路,两边的房子也都是很典型的苗族特色,不时有一两个匆匆走过的寨里人,都跟陆姨亲热的打招呼,不过都是口音很重的那种,反正我和穷酸是听不懂。

    就在死人的那家灵棚已经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时候,突然正在忙碌的人们一阵骚乱,人们惊恐地尖叫着四散奔逃。

    “怎么回事?”我伸手拉住了一个要从我身边跑过的小女孩,小女孩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恐惧,也不回答我的问题,就只是拼命的要挣脱我抓着她的手。

    还好有陆姨在,寨子不大,所以陆姨是认识这个小女孩的,就跟这个小女孩的说了几句,小女孩看是熟人,貌似也安心了些,只是不断的回头朝着死人那家看着,结结巴巴地回了陆姨。

    听完小女孩的话后,陆姨的脸色也是变得一片煞白,叫我放开那个女孩,我依言放了,就看见小女孩一溜烟的跑没影了,那速度绝对不必刘翔慢多少。

    我问陆姨怎么了,期间不断有人从身边跑过,还有几个热心的要拉着我们一起跑,不过我们拒绝了,陆姨跟我说,乡亲们说那家死人诈尸了,大白天的,见着人就咬,萧老正带着寨子里的小伙子们,打算收了那个妖孽。

    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我跟穷酸对视了一眼,就跟陆姨说,如果乡亲们说的是真的话,那前面就太危险了,我们俩建议她回去。

    不过陆姨听后却拒绝了,跟我说她老头子在那里,她一定要去,如果我们觉得危险,就先离开好了,说完也不理我们,撒腿就朝出事的地点跑了过去。

    我和穷酸是什么人,况且不说我们两人的一身本事,就是俩普普通通的小伙子,像我们这个年纪,也是最叛逆的年纪,也是最不信邪的年纪,自然不能放任陆姨一个半大老太太去送死。

    我和穷酸快步追上了陆姨,我在前,穷酸在后,把陆姨包裹在了中间,确保安全。

    “你来做什么?!”

    当我们一行三个人来到灵棚的时候,正好赶上几个手里拿着木棍还有桌子腿的棒小伙子推推搡搡的涌了出来,在后面压阵的是一个头上包着蓝布,身上穿着苗族服饰的男人,看上去年龄差不多五十岁左右,一边退一边往地上挥手撒出很多黑红色的粉末。

    而问陆姨怎么来的也正是这个苗族老男人,看来这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苗寨话事人了。

    “老萧怎么样?”陆姨一看是自己的老伴,也顾不了危险,直接就扑了出去,与此同时,灵棚里也扑出了一道人影,两下里一起朝着陆姨的老伴扑了过去。

    “小心!”我一声高喝,垫步拧腰人就朝着灵棚里扑出来的那道人影蹿了过去,手里拿着的“帐篷”直点而出。

    而穷酸则是一个闪身,紧紧的跟在了陆姨的身后,保护着这个都已经中年了却还有点小女孩儿脾气的陆姨。

    那道人影扑出的速度很快,一般人也就只能看出是一道人影,可却是瞒不过我和穷酸两个不是普通人的眼睛。

    那哪里还是什么人,根本就是一个浑身上下不断蠕动的黑色人形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