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黑煞白凶,双剑驱魔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17字

    【第六十三章黑煞白凶,双剑驱魔

    僵尸,源于我国民间传说故事。指四肢僵硬,头不低,眼不斜,腿不分,腿不弯,不腐烂的尸体。

    通常情况下是没人性、思维,行为凭借本能,喜食人血,惧怕阳光的物种;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僵尸也由古人谈之色变,变成了近代僵尸的形象被广泛应用于人们娱乐生活中。

    天地混沌初开,有四大僵尸之始祖,称为天地殭祖,其中旱魃最被人熟知,余下三位古老的僵尸分别为:赢勾、后卿、将臣!不过在后代传说里提起的并不多。

    通常来说僵尸是因人死之时,有怨气存于喉中无法断气,从而变成僵尸,当然也有是人为的布置而成的僵尸。

    僵尸也是有很明显的等级划分的,一般从外貌就可以看出来,在现在这个流行火化的时代,普遍常见的是前两个等级,一种是白凶,是僵尸的最初形态,四肢僵硬,没有思维,行动迟缓,不过胜在皮糙肉厚没有痛感,兼之力气大于常人,所以在如今的年代里,也是一大祸害。

    第二种则是比白凶更进一步的黑煞,一般此种,都是早些年还没有流行火化之时的老尸,被埋在阴气极重的养尸地里而成,此时已经褪去一身白毛,而换成了黑色短鬃,具有一定的思维,行动也要比之白凶迅捷很多,肌肉完全僵化,坚逾钢铁,刀枪不入。

    而很奇怪的我眼前的这个家伙很明显是个死人,可它的身上既不是白毛也不是黑色短鬃,而是一种让人看过了就想吐的黑色蠕动层,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东。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哥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了,管他三七二十一的,反正现在是大白天,我莫非还怕了一个死鬼不成(而且经过了胡月麟女士的生化危机版幻术后,我明显对死尸一类的鬼怪免疫力加强了很多。)。

    “砰!”那个奇形怪状的家伙被我一“帐篷”正点在前胸上,被直接给打了回去。

    那个家伙刚一倒地,就又直挺挺的跟根木头似的蹦立起来,伸着两只僵直的爪子就扑了过来,我这一下虽然没有把他胸口的残魄打散,不过却是把它身上的那层黑红的蠕动层给打落了不少,这下我才看清楚是什么。

    原来是一层足有一寸多厚的红头黑身大蚂蚁,而那个被包在里面的东西则是一个浑身张着白色绒毛的僵尸,也称粽子。

    而它的那双手那哪里还是什么手,根本就是爪子,紫青发黑的指甲三寸多长,根根都跟小刀子似的,我是丝毫不怀疑我要是被它划上一下,我的“细皮嫩肉”肯定就是一道血口子,而且还有尸毒的干扰。

    我手里“帐篷”横持,一招横扫千军猛挥而出,这回直取白粽子的脑袋眉心,我把你脑袋拍碎了再叫你起来。

    “砰!咔嚓!”终于在火星撞地球的碰撞后,再次证明了强化后的血肉也没有钢铁坚硬,在审判牌“帐篷”的猛击后,白粽子的脑袋跟个瘘西瓜一样四分五裂,那还没有凝固的脑浆子和血浆四溅迸飞,溅了我一身一脸。

    “嗷!”就在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腌臜秽物的时候,突然一声好像金属刮毛玻璃的难听声音,从灵棚后面就传了出来。

    “老二后面还有一个更凶的。”穷酸带着陆姨还有她的老伴萧伯走了过来。

    “还有一个?”我抬头看了看天气,今天天空里阴沉沉的,有些闷而且还没有风,“不是说就死了一个吗,怎么还有一个?”

    “小伙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清水苗寨,你可别跟我说什么你们是来采风的学生,老头子虽然老了,可一双招子还是没瞎的。”萧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是问起了我和穷酸的来历来了。

    “嗯?”我挠了挠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还是穷酸在我后腰上捅了下。

    “小伙子,既然你不想说,那你就离开吧,至于清水苗寨在哪里,对不起,无可奉告,请吧。”萧伯说完右手一伸,这就要赶我们走。

    “别,别呀,萧伯你别误会,我说,我说,”这风头不对,我赶紧“很贱”地把萧伯伸出的右手给扯了回来。

    “萧伯我看您也不简单,您应该是个蛊师吧。”他老萧头儿的招子不是瞎的,难道我张巫的眼睛就是管出气儿的吗?那个白粽子出来时,他撒的那些个黑红色的粉末,还有白粽子身上那足有一寸多厚的红头黑身大蚂蚁是从哪里来的,那很明显的就是蚂蚁蛊。

    萧伯还是没有回答,只是不置可否的抬头看了看天。

    不过我并不在乎,像萧伯这样的老油条,个个都是见惯了风浪的主,接着说,“那您应该知道这世上有一种蛊虫叫做情蛊。”

    当我说到情蛊的时候,萧伯抬头看天的眼睛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就连在旁边一直打酱油的陆姨都轻呼了一声。

    “你是说有清水苗寨的苗女给你下了情蛊,而你是要去清水苗寨。”萧伯两只眼睛闪着如同老狐狸般狡猾的光彩。

    “是的。”我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的话,我可以告诉你清水苗寨怎么去,不过…”萧伯缚手而立,目光越过了和穷酸,淡淡地看着我们身后的灵棚。

    “说话算数。”我把“帐篷”往地上一杵,看着完全变成一头老狐狸的萧伯。

    萧伯闻言点了点头,一伸手,在我和穷酸的额头上每人点了一颗红彤彤的“美人痣”,跟我们说,这是一种趋避蛊虫的药膏,有了这颗“美人痣”,我们就不必担心他老人家的蚂蚁蛊了。

    “行,算你老小子狠。”我心里狠狠的鄙视了这个一副正人君子模样的老萧,豁然转身跟穷酸说了个“走”字,就一前一后地走进了灵棚后面的院子里。

    这家办丧事的人家看起来应该算是这个寨子里的富户了,一路走来看到的都是具有浓郁苗族特色的吊脚楼,而这家却是一个砖灰结构的二层小楼,还有一个不小的院子,而我和穷酸此行的目的就在那个小院子里。

    “嗅、嗅…”我提鼻子闻了闻,空气里有一股淡淡的臭味,是尸臭,地上零星的还有萧伯撤退出去时撒落的黑红粉末,不过大部分火力都被刚刚被我爆了头的白粽子给吸引了,虽然还有一些,不过由于我们有了萧伯牌“美人痣”的加持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

    虽然我和穷酸都有充足的信心可以单挑白凶,不过为了谨慎起见,我们俩还是背靠着背走进了院子。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还是办丧事的这家人家哪根筋打错了,整个院子的上空都被人用黑布给遮住了,漏不下一丝阳光。

    还好倒是有两盏瓦数不小的灯泡恪尽职守的放出暖橘色的光芒。

    小院里事物也很是简单,就在我们面前的地上有一具已经四分五裂的黑漆大棺材,支撑用的长条凳子也被压断了,只不过本该躺在里面的死者却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

    “院子里没有。”穷酸扫了一眼说,“咱们要不要去屋子里看看。”

    “哎,没办法,谁叫咱们有求人家呢,去看看吧。”我率先迈过了棺材走进了二层小楼里。

    小楼里并没有点灯,再加上外面阴天的缘故,屋里的光线很暗,四下里都是静悄悄的,我和穷酸的脚步声就如同侵略者一般,突然响了起来,不过听起来空洞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