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深山幽谷,迷雾诡洞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649字

    【第六十四章深山幽谷,迷雾诡洞

    十万山边的古老苗寨,刀枪不入的嗜血僵尸,空洞洞的阴森灵堂还有无数阴影存在的二层小楼。

    我,张巫,外加一个人不人、妖不妖的(简称人妖)穷酸,背靠着背的走进了静悄悄的小楼一层。

    这里是个小客厅,沙发、电视、音响等现代家具一应俱全,所有的一切都展示着这一家人的富裕和现代化,当然如果没有墙上那个大洞的话,那就更加完美了。

    “跑了。”穷酸狠狠地挥了下手里的青锋剑,语气里不无遗憾。

    “啊~”一声小女孩儿特有的惊恐尖叫从外面传了过来。

    “快!”我和穷酸如同一阵旋风般冲了出去。

    灵棚外的萧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原地只留下四处张望,神情惊慌而又带着几分紧迫。

    “你们出来了,快,那个粽子跑出来了,老萧去追去了。”陆姨叫我们冲了出来,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朝着进山的方向跑了过去。

    虽然说边民大多都是血勇之辈,而苗疆的女孩子自然也要比城里的妹子们要硬朗很多,但也不可能这样吧?

    我不可置信地跟着陆姨狂奔而去,我实在是无法想象一个半大老太太居然可以达到如此的奔跑速度。

    萧伯和陆姨他们所在的苗寨离大山很近,我在被陆姨拉着狂奔不到十分钟后,就已经出了寨子,来到了山口处。

    山口处杂草丛生,只有一条村民们闲来没事进山采药或是打猎时踩出来的毛毛道儿。

    “孩子呀,你陆姨求求你们了,你们去帮帮老萧吧,姨知道你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姨求求你们了…”陆姨说着说着,两条腿一弯就要给我们跪下。

    我虽然没有老妈,而且对老萧头儿也不太感冒,可这些也都不能成为我可以眼看着一个对我极为热情的大姨跪下来求我的理由。

    我赶紧两只手一架,把陆姨给架了起来,“陆姨你别这样,你这不是折我的阳寿吗,不就是进山找萧伯吗,我们去不就行了嘛。”

    “哎,哎,陆姨谢谢你们了,你们先去,陆姨这就回去给你们叫人去啊!”陆姨说的激动,转身就又往寨子里面跑去,还不时的回头看看我和穷酸有没有进山去帮她老头子。

    我和穷酸挥了挥手,也是一扭头就钻进了莽莽山中。

    “你还是一副少年性情呀。”穷酸在我身边一边摇头一边唉声叹气。

    我白了穷酸一眼,没好气地顶了穷酸一句,“换了你,你能不答应吗?”

    “额,咳咳…老二呀,你有没有觉得其实这山里的风景也不错呀。”穷酸摸了摸鼻子,皮笑肉不笑的揶揄着。

    就这样我和穷酸有一句没一句的相互损着,跟着老萧头儿一路留下的脚印追踪而去。

    我和穷酸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山里走着,虽然我是有练过的,可我毕竟是在河北平原上长大的,根本就没怎么走过山路,如今突然间走还真是有些不适应,还没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已经快受不了了,体力还好说,这一路上磕磕绊绊的,还有那些让人不胜其烦的蛇虫鼠蚁。

    我一副狼狈相,穷酸倒是蛮轻松自在的,还悠闲地哼着乱七八糟的民间小调。

    “老二,咱们不能再走了。”穷酸伸手拦住了还在低头乱踅摸的我,跟我指了指天。

    我不解其意,也就抬头看了看天,经过我和穷酸“长时间”的跋涉,此时已经走进了密林区,周围都是苍丛的古树,还有湿滑的青苔,树很高、很密,把我们头顶的天空都遮住了,黑咕隆咚的一片,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来。

    “怎么啦?”反正我也看不出来什么,直接回头看向了穷酸。

    穷酸则正在四处张望着,听见我问他,随口应着,说是这天眼看着就要下雨了,而且这云南十万大山一下就是大雨,而且我们还已经进了深山,很是容易闹个什么泥石流呀、滑坡呀什么的,如果我们在继续寻找的话,会很是危险的。

    天就好像是为了印证穷酸的说法似的,一道靛蓝色闪电从头顶直劈而下,把我们身前不远处的一棵足有成人怀抱粗细的老树给从中一劈两开,燃起了熊熊大火。

    “快!快!”穷酸虽然已经有了魔傀之身,可他还是从本源上害怕这天地之威的霹雳闪电,赶紧催促着我找个藏身的地方。

    我也是给吓了一跳,现在也顾不上什么老萧头儿了,爹死娘嫁人,咱们各人顾个人吧。

    我跟着穷酸在林子里一通乱窜,最终还是穷酸眼尖,在一片杂草枯藤的后面,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还有一阵阵的潮寒冷风吹了出来。

    避雨的地方找着了,可这大雨也下来了,那雨点子足有黄豆大小,砸在石头上噼啪直响,何况是砸在我这肉体凡胎的人身上呢,我把“帐篷”举过头顶护住脑袋,哇哇大叫着就是一通狂奔。

    “倒霉倒霉真倒霉…”我和穷酸也进了山洞了,浑身上下的衣服也都湿透了。

    这个山洞不大,也就有一间平房大小,不过倒是在这个小山洞的紧里面还有一个洞口,不大,也就仅容一个成人猫着腰进出,那股子凉风就是从这个洞口吹出来的。

    不过我和穷酸都不是什么好奇心重到不要命的地步,而且浑身上下的衣服全都湿透,贴在身上实在是不舒服。

    好在这山洞不知有了多少岁月,经年日累的,洞里倒也积了不少的枯枝败叶,而且十分干燥,正好让我们生堆火烤烤衣服。

    我虽然不抽烟,可这出门在外的,打火机是必须的,像哥这样的就带了好几个防风的打火机在身上,还有一瓶火油。

    很快我们就生起了火来,我和穷酸都把自己扒地赤条条的,浑身上下就只剩了一条底裤。

    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穷酸,说句实话,穷酸以前只是镜子里的形象,就好像视频一样,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不过如今他倒是得了一副好身板,外加上这个孙子好像陆毅的脸,那是怎一个帅字了得。

    再加上他还时不时得说几首歪诗,拽拽文墨,嘴皮子恨不得能开出莲花的主,哎…

    穷酸见我直勾勾地看着他,赶紧双手一抱胸,“老二呀,哥知道你寂寞,可哥毕竟不搞基,而且哥还是个铁疙瘩,没感觉的。”。

    我看着穷酸一副欠打的淫贱猥琐的样子,恨不得打他一顿,不过最终还是鉴于以前提过不止一遍的理由忍住了,这货居然几句屁话就把哥好不容易弄出来的忧郁心境给弄没,我给了他两根笔直的中指。

    我伸着一根木棍拨了拨面前噼啪作响的火堆,低着头问穷酸,问他有没有过女朋友。

    本来还一副欠揍样子的穷酸听到我问他有没有女朋友,脸色一僵,虽然我没有抬头看,可我却可以明显得感觉到他的呼吸停顿了那么一刹那,不过也只是一刹那。

    “怎么老二,你是想刘维娜了,还是想给你下情蛊的了,或者说是其他什么人…”穷酸果然还是穷酸,每次遇到他不愿意回答的问题的时候,他不是明确的回答或者是拒绝你,反而是找到你最最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回问给你。

    我摇摇头,只是说,我就是觉得老天爷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你说怎么人家一淋雨,进山洞烤火脱衣服的就是个倾国倾城、水灵可人的软萌妹子,可我就要是你个五大三粗的糙老爷们呢?

    “我靠!”穷酸二话不说,一个鞋底子就呼啸朝我脸上拍了过来,“我塔玛的还以为你小子郁闷了,你丫原来是嫌弃我了,我今天要是不好好叫你知道知道哥哥我的手段…”

    穷酸原本说的正是慷慨激昂之时,突然一愣,然后一扬手,另一只鞋也呼啸着直冲了过来,不过这回明显打向的不是我,而是我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