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幻影流光,人间地狱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22字

    【第六十五章幻影流光,人间地狱

    这世间的人们能逃脱得了因果的有几个,能在这世间留得下生容笑貌又有何人,任你叱咤风云,翻手云雨又如何,最后还不是尘归尘、土归土,一捧飞灰、烟消云散,实是令人不胜唏嘘。

    当穷酸向我甩过来那只鞋的时候,我就意识到了我的身后可能有什么东西,可这不可能呀,凭我的神识敏感度,如果我身后有东西的话,我一丝一毫的感觉都没有,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难道是穷酸在逗我?也不会呀,虽然穷酸这个家伙不靠谱的时间比靠谱的时间多得多,不过这次貌似不是。

    想归想,说时迟那时快,我还是第一时间的选择了相信穷酸,我一个前滚翻,就轱辘到了穷酸的身旁,一个转身,审判已经在我手中,冷冷的看着我身后到底来的是何方神圣。

    不大的山洞外面,山风凛冽,阴雨连绵,不时一道道靛蓝的电光撕裂外面漆黑的天空,直劈而下,也就借着这一闪的光亮,在洞口不远处的黑暗里站立着一个幽幽的黑影子,惨白的脸上,古怪的面容浮着古怪的笑容。

    这个黑影子的出现就好像是一个开始的信号,霎那间,外面的风雨都好像小了很多,可在我的眼里却是更加的阴冷。

    闪电过后,那道黑影子再次隐于黑暗和风雨当中,突然一道尖锐到撕破天地的女人嚎叫声打破了沉寂。

    或大人、或孩子、或男人、或女人、或年轻、或老迈,凄厉的哭喊和哀嚎,声声伴着风雨雷声如波涛般把我和穷酸完全吞没。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当时的感受的话,那就是撕心裂肺,不光是那莫名的哭嚎声撕心裂肺,更是我和穷酸两个人更加的撕心裂肺。

    声声泣血,句句断肠,如同来自九幽深渊、十八层地狱的魔音,可我却又感觉不到丝毫的蛛丝马迹,我看了看身旁也是一脸紧张的穷酸,看来他和我也是一般。

    这才是恐惧,莫名的恐惧,不知道黑暗中究竟藏着些什么,那才是真正的恐惧,使人心头打颤,感觉这世间只有我独自一人,孤独、绝望还有愤怒。

    我和穷酸站在被山风吹的扑朔不定的火堆旁,橘红色的光把我们两个的影子拖在山壁上,摇曳迷离。

    “啊!快跑!”,“八嘎!死啦死啦的!”

    就在我决定到洞口去看看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在嘈杂的嘶号和咆哮声中,两句十分清晰的话语突然透过雨幕传进了洞里。

    穷酸倒是还好,可当我听见那声“八嘎,死啦死啦的!”的时候,四个大字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子里-日本鬼子!

    我的心头一颤,一股无边的怒火从心头蔓延到了全身,不由自主的开始打颤,拳头捏的咯嘣嘣直响。

    穷酸用肩膀碰了碰我,问我怎么了,我没有说,只是一步一步地开始向洞口走去。

    “没事,你安全了。”当我走到洞口的时候,几个一脸惶恐,浑身裹着血水和泥浆的苗族老乡跑了过来,我怕他们误会,就先表达出了自己的善意。

    可哪知道他们好像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一样,更是没有看到我一般,直冲冲地就朝着我撞了过来,眼睛连眨都不眨,完全无视我的节奏呀。

    “没用的,他们连鬼魂都不是,只是一段记忆,一段当缘分到了时就会从尘封中被唤醒的记忆…”穷酸说着,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

    “哈哈,花姑娘~”几个手里端着日本步枪,俗称三八大盖儿的日本兵也从雨幕中冲了进来,我本能的一拳打了过去,却发展自己的拳头只能从他们的身上无力的穿过,然后看着他们从我身边冲进了洞里。

    “啊!”刚刚一同进洞的苗人里有三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他们看到有鬼子跟了进来,直接抽出了背后背着的苗刀,好像扑食的猛虎般冲向了鬼子。

    “死啦死啦的,统统死啦死啦的…”洞里一阵震耳欲聋的枪声,在鬼子丧心病狂的狂笑声中,苗族的小伙子们倒下了,在他们倒下的时候,发出了他们最后的嘶吼,我不知道到底人死时的力量可以达到什么程度。

    可我却亲眼看到了他们临死前用尽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将手中的苗刀掷向了小鬼子。

    那种力道,足以断金裂石,可他们最终还是倒下,如同一个个被刺破了的破肉口袋般倒下,机械的无意识的抽搐。

    只留下苗刀入石的滴滴鲜血,还有兀自嗡嗡作响的苗刀刀柄…

    苗人的临死反扑倒是斩杀了三个鬼子,可也正是这血腥更加刺激了鬼子们的兽性,他们朝着都堆在山洞最深处瑟瑟发抖的苗人们发起了“武士道”的冲锋。

    它们没有开枪射杀,而是选择了刺刀,它们狞笑着,仿同从地狱最深处爬出的小鬼儿,雪亮的、闪着寒光的刺刀,我眼睁睁地刺进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苗人大爷的胸口,却无能为力。

    那个大爷干枯粗糙的一双大手,紧紧的攥着在他心头搅动的刺刀,没有退,反而硬是向前跨出了一步,刺刀与骨肉的摩擦声是如此的清晰。

    那个小鬼子抬起脚,想把老大爷踹倒,却被从老大爷身后蹿出的一个小苗女抱住,一口咬在了腿上。

    鬼子一挥手,一巴掌把小苗女打晕在地,脚又是一踹,把老大爷的尸体连同枪上的刺刀都踢出数尺,然后重重的而又无力的摔在了地上,却没有溅起一丁点儿的尘土。

    这只是洞里的一个苗人,这也更是洞里的一个鬼子,苗人老大爷的死似乎也是屠杀的结束,一个又一个的人形血葫芦,手里提着他们的长枪,看着洞里只剩下的两个女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苗人阿婆,还有就是已经幽幽醒来的小苗女。

    阿婆死死的挡住了身后的洞口,却被日本兵一把扯倒在了地上。

    洞里还剩下的十三个鬼子低头叽里呱啦的商量了一阵,两个一脸沮丧的日本兵提着三八大盖钻进了刚刚阿婆堵着的洞口。

    洞口处有点点滴滴的血迹,看来应该是刚刚有人钻进了洞里,想要逃走,而那两个鬼子就是要去进洞追赶。

    那两个日本兵钻进洞后,其他剩下的鬼子放肆的狂笑,眼里冒着淫光,就好像饿了半个多月的野狼。

    他们把小苗女从阿婆的怀里扯拉出来,又分出两个鬼子把阿婆拉到了一边。

    “刺啦~”一声清脆而附带着些许无奈的布帛撕裂声,在这个只有两个女人和一群禽兽、一群畜牲的山洞里,是如此的动听。

    小苗女被几个鬼子按着,十三四的她还没有长开,纤细的胳膊腿儿让人看着就感到心疼。

    她无法喊叫,因为早就有鬼子迫不及待的把它的秽物捅进了她的嘴里。

    鲜红,一抹触目惊心的鲜红,撕裂的痛苦,瘦小躯体的无助颤抖和战栗,清灵灵的泪水和着乳白的浊物无声的滑落。

    “滴答”的落地声,却使魔鬼般的狂笑都鸦雀无声。

    两个把阿婆拉到一旁的日本鬼子,看着同伙的畅快,狠狠地咽着口水,一枪托就砸在了阿婆不断挣扎的手上,用刺刀伸进了阿婆已经哭喊的沙哑无声的嘴里,用力一搅,淋漓的鲜血,还有半截带血的舌头。

    它们两个不停用刺刀还有枪托砸着老阿婆的手脚、关节,却又不让她晕过去,发泄着它们难以言表的怒火、愤怒、嫉妒还有兽性的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