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万虫噬心,恶贯满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673字

    【第六十七章万虫噬心,恶贯满盈

    当你看清这世间的一切,当你失去这世间的一切,你只会发现,这世间的无情,它不因你的弱小而稍加怜悯,它留下的就只有强大,仁义道德已经没有作用的时候,弱肉强食却是这世间的不二法则。

    当苗女看着这洞里倒着的都不能再站起,而自己无辜的族人用鲜血铺满了地面,禽兽仍然站着,也许它们还会得到嘉奖,然后彻底忘记所做的恶行。

    这就是她们弱者的生存,当生无可恋时,死也许就是最好的解脱,所以她抛弃了生;当人世已经寒透了她的心时,投胎重来却又是如此的可笑,因为没有希望,只有失望,难道一次还不够?所以她放弃了轮回,她要作鬼,去做她是人时所不能做的事情。

    咒为媒,命为祭,宁化厉鬼,不入轮回!十四个字,是对这世间的无奈,还有的是…

    她就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第一次去亲吻自己心中最心爱的情郎,浅浅的,却又无比决绝,这一吻已是所有。

    就在她吻上的瞬间,她的心开始变黑、开始变硬、开始变得冰冷、开始变得死寂,她的心,开始变成了石头。

    这一切发生的是如此的快,快到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可又是如此的慢,慢到仿佛直过了数个世纪。

    苗女的嘴角挂着笑,只是笑,没有任何情感的笑,不是快乐、不是开心、不是痛苦、不是无奈,不是所有的一切,她只是笑,笑着合上了自己的双手,快速而又用力的一搓,然后她的那颗石头心就变成了灰烬。

    她轻蹙朱唇,向手掌中的灰烬轻轻一吹…

    心已死,化灰飞。

    细微如尘土的粉末飘落在地上那还未干涸的血上,登时将满地的鲜血绘成了一副古怪的图形。

    六臂三目,足踏七星,腰着虎皮裙,项挂五十人头骨大念珠,戴五骷髅冠,身穿众蛇衣,蛇口大张,择人而噬,头顶以蛇束发,颈上上有一斑离大蛇直垂而下,手腕和踝骨也都缠着黄白相间的蛇。

    六只手掌中都有持物,中间两手置胸前,左为人头骨碗,右为月形弯刀,其余四手分开:向天一双巨掌,左持人骨念珠,右拿三叉大戟,向地的一双手里,一端是金刚杵,一端是如意钩,站立姿势,右腿屈,左腿伸,脚踏血海翻滚,身后火焰背光,血气滔天。

    法相一成,也只是一瞬,转眼间又是茫茫然一片血水,那里还有其他。

    “吼!”

    这是来自亡者的嘶吼,这是报仇的呐喊。

    就在法相消失的一瞬,那些倒在血泊中的边民突然都纷纷站起,仰天长啸,双目尽赤,七窍流血。

    一步一步的迈向那些杀死他们的凶手,那些猪狗不如的畜牲。

    可谁想,他们还没走几步,就在次一头倒在血泊里,溅起了无数血水,随着血水的落下,他们的身体开始膨胀,膨胀,再膨胀,最后仿佛到了一个临界值,他们的身体忽的裂开,从他们的身体里涌出了数不清的,花花绿绿的毒虫。

    蜘蛛、蜈蚣、蝎子、七寸蛇、蜥蜴、蚂蝗等等各种我认识还有不认识的毒虫,对于并没有密集恐惧症的来说,看上一眼,也觉得头皮发麻。

    毒虫大军一出现,就如同受人指挥一样,绕开了躺在地上的小苗女,还有已经奄奄一息的苗族阿婆,如同潮水一般,向着那帮畜牲就平推了过去。

    “啊!”一声如同被人踩中尾巴的猫般的惊声尖叫,这只是一个开始,死神的镰刀开始收割,毒虫的盛宴正散发着美味的恐惧。

    撕心裂肺的惨嚎,那帮畜牲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它们看着毒虫爬上了自己赤裸的身体,钻进了美味的皮肉。

    毒虫实在是太多了,它们无孔不入,菊花、马眼,眼睛、鼻子、耳朵、嘴,只要是有洞的地方,就是它们进出的通道。

    很快就没有了撕心裂肺的惨嚎声,有的只剩下地上一大片还在不停扭动的人形,放眼看去,就好像蒙在一层厚厚棉被里制造爱情一样。

    “这才是它们应得的报应。”穷酸轻声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根烟夹在手指上,红红的火光,袅袅的青烟,把穷酸衬得更是朦胧了些。

    “结束了…”场中那些花花绿绿的毒虫已经将那帮畜牲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甚至就连它们的三八大盖,还有衣服都吃的一干二净。

    我不禁暗暗地咽了口口水,这塔玛的这帮虫子也太能吃了吧,要不要这么生猛。

    铺平的虫海们,随着那帮畜牲的灰飞烟灭,虫子们身上的颜色也开始渐渐褪去,一点一点的缩小,最后又变成了一地的飞灰。

    “去吧。”当芳心变成虫蛊的时候,苗女的手里就只剩下了一条顶着一个米粒大小的黑珠的小虫子,由于灯光闪烁,我也看不清这条小虫子张什么样,不过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苗女双手一捧,那条小虫子就飞到了被堵住的洞口处,似乎还扭头看了看苗女,然后恋恋不舍的扭动着身子,不见了踪影。

    苗女缓步走到了那帮畜牲恶贯满盈的地方,一挥手,那帮畜牲留在这世上的最后物件-心,就全都收到了身后拿出的一个破布口袋里。

    虽然很快,可我还是看清楚了,那些心都变成了石头,黑紫色的桃形的石头。

    苗女收完了石头,又转身来到了奄奄一息的苗族阿婆身边,她蹲下身子,沾着自己心血的手,轻轻地摩挲着阿婆的手脚,看着老人无神的眼睛,眸子里波光闪闪,可就是流不下一滴泪水。

    她伸手把阿婆从地上架了起来,而后又来到了小苗女的身边,一张手,把小苗女提了起来,就这样,三个女人,三个仅剩下的女人,在苗女的支撑下,她们一步一步地走进了那个不大的洞子里面。

    小洞里的光影稳定了,我们的火堆静静的燃烧着,只是偶尔“噼啪”的响个一两声,一切都没有改变,改变了的只是我们和那帮畜牲一样,也被困在了这个洞里。

    “要不咱们试试看能不能挖出去。”我掂了掂手里的重剑,看着还在拿着烟装波依的穷酸。

    “也就只能这样了,试试吧。”穷酸把手里的烟屁股一扔,随手一招三尺青锋出现在掌中,又是光华一闪,剑就变成了铁锹。

    “我勒个去的!她姥姥的外孙子!”我把重剑狠狠地插进了土里,一屁股坐在了早就放弃了的穷酸身旁。

    “放弃了。”穷酸两只手反支在身后,一副吊儿郎当地看着我。

    “放弃了!”我学着穷酸的样子,两只又酸又麻的胳膊支着自己的身体。

    这是我和穷酸被困在这个小洞里的第三天了,没有水、没有吃食,如果不是我是练过的,外加进来前吃了一碗大大的米线的话,我估计我可能就坐不起来,不过现在我是再也坚持不住了。

    “看来我们只能进洞了。”穷酸再次提出了昨天提出的建议。

    “可…”我对于那帮畜牲的死是很解恨的,可每当我想到那些花花绿绿的毒虫阵,我还是一阵一阵的心悸。

    人就是这样,每当遇到恐怖的事情的时候,人们就总是喜欢把自己带入其中,就好像为什么很多人看恐怖片的时候,吓得面无人色、心脏病发了。

    “还可什么呀可,在这里再待下去,想都不用想,你是死定了,我是可以不用吃喝的,可是你可就不行了,不如就趁着现在你还可以抡剑,去闯闯,如果再等等,你就铁铁的死定了。”穷酸用脚踢了踢我的重剑。

    “好吧,大不了人死鸟朝上,不死万万年,咱们走!”

    小巫又来了,不知道大大们看过前两章有没有什么感受,小巫只能说,我写的不是历史,因为历史比我写的还要残酷和可怕,万般言语总结一句话,弱肉强食呀!古人诚不欺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