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阴风阵阵,乱箭如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619字

    【第六十八章阴风阵阵,乱箭如雨

    “滴答、滴答…”的声音不断的在身边响起,不时还会有水滴滴在身上,阴凉、冰冷…

    脚底下坑坑洼洼的,还有积水,那股子冷风也随着我和穷酸的深入也越来越大。

    我来的时候,我那个可爱可这次却不怎么可爱的老爸还是托老任给我带了个大大的背包的,里面有很多东西,比如我先前用的防风打火机,还有如今的狼眼手电筒,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东西,比如酒精、消炎药、绷带等,我手里握着的这把短刀也是老爸带过来的,不过并不是盗墓小说里的瑞士军刀什么的,而是一把貌似是自己打造的。

    整个刀身长有一尺,通体乌黑,金属质地,形状看起来像是我国传统武器~大刀片子的缩小版,而且在手柄处还有一道弯梁,作为保护手的作用,当然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这把刀密度很大,换句话讲就是-很是沉重!

    闲话也就先说这么多了,毕竟现在逃命才是第一位的。

    我和穷酸进的这个洞口的后面,并不是如同我们被困的那个洞子样,而是一条长长的隧道,而且还高低不平,有的地方我和穷酸并排走都宽敞,可也有的地方,只能让我一个人憋着肚子勉强爬过。

    我和穷酸都没有说话,因为我们还是很清楚的记得,那个“宁化厉鬼,不入轮回”的苗女最后就是进到这里来的,天知道这里会有什么东西。

    “嗯,这里是?”我走在穷酸的前面,手里的狼眼手电射出了一股直直的亮光,照着前面一面厚厚的石壁。

    这面石壁究竟有多大我根本就无法知晓,反正我们眼前的洞口是完全都被堵的严严实实的,不见一丝缝隙。

    不过倒是可以看出来这面石壁是人工开凿的,石面不仅平整,而且还有一些依稀残存的石刻,只是这个洞口只是一小部分,看不出究竟整个刻的是个什么东西。

    “这是断龙石,”这里的地方还是很宽阔的,穷酸从我旁边冒了出来,借着狼眼的白光,用手摩挲着已经被历史风化的看不出模样的石刻。

    “你的意思是这后面是座墓?”我也摩挲着,扭头看着一脸思索的穷酸。

    “你呀,你一定是那些个YY小说看多了,不是所有的断龙石后面都是地宫大墓的。”穷酸用手很是讨厌地用手摸了摸我的头。

    “你没看,那你说这后面是个什么东东。”我扒拉掉了穷酸那只讨厌的手,白了他一眼,接着研究这面断龙石,看看到底有没有什么地儿可以进去,反正回去也出不去呗。

    穷酸没有接着说,反而蹲下了身子,似乎研究着什么。

    “老二,手电。”穷酸跟我要走了狼眼手电,照着断龙石和地面的接缝处,又用手捻起了一小撮土,放在了鼻子下面嗅了嗅,居然还用舌头舔了舔,然后又啐到了地上。

    “老二看来这里还真就叫你猜着了,是个大墓。”穷酸站起来拍了拍手。

    “有什么发现,咱们能进去吗?”我可没兴趣去计较我到底猜没猜对的事情。

    “可以,来,你看看这里,”穷酸说着,拉着我又蹲了下去,用手指着他刚刚捻土的地方,“你看这土,这是典型的三合土,按理来说应该被砸压的十分瓷实坚硬才对,可是你看这里,不仅三合土裸露在地表,而且还十分的松动,依我看这里以前应该是个盗洞,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给填平了。”穷酸又是一挥手,那把“铁锹”就又出现在了手里。

    “你让开点儿,我到底看看能不能挖开。”穷酸挽了挽袖子就要开干。

    “你先别着急,”我拉住了正要大干一顿的穷酸,“你说如果这里被堵死了,那你说刚刚我们在山洞里的那股子凉风是哪来的。”

    “这…”穷酸闻言也是一愣,“那你觉得这里还有其他的通风的地方。”

    “是的,”我闭上眼睛,关了手电,让自己陷入绝对的黑暗,来感觉这股子阴风究竟是从哪里吹过来的,人往往就是这个样子,当你失去一个感官的时候,那么你其他的感官就会变得更加敏感。

    当失去了视觉后,我感到我进入了另外一个奇妙的世界,一股股阴风从我的前方吹拂而来,周围的世界没有了具体的界限。

    “在…在那里!”我缓缓地转动着身子,感觉着风的源头,终于当我转了小半圈后,我感到风吹来的地方。

    我打开了狼眼,和穷酸一起朝着我感到的方向看了过去。

    我勒个去的,这也可以!

    虽然我手里拿着狼眼,可毕竟我们深入山体,而且来路七扭八歪的、洞口又被困死,根本就看不到一丝光亮,前路的山体凹凸,重影的很是厉害。

    而我们来到这里后,就又被刻纹石壁给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所以居然没有看到,就在我们身后两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可以让人侧身通过的竖洞,那股子阴风就是从这里呼呼地吹出来的。

    “走!”这回换到了穷酸带头走进了竖洞里,我和穷酸还是采取背靠背的方式,我负责保护后路的安全。

    这个竖洞很明显是人工挖出来的,山石上还有镐凿开凿的痕迹,而且地面还是蛮平整的,我和穷酸大约走了不到十来米远距离,隧道陡然下跌,一级级的石阶蜿蜒进了地下的黑暗中。

    “地宫神道!”穷酸失态的低声惊呼,一副土包子的表情。

    “怎么了?”我捅了捅穷酸,问他究竟怎么了。

    “你不一直嚷着说没有钱吗,咱们这回不仅可以跑出去,而且还要发财了。”穷酸拉着我就就跑下了石阶。

    “我去,你…疯…了…”我本来还没搞懂穷酸发了什么神经,可当我看到那两扇四敞大开的大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为什么穷酸会这个样子了。

    两扇高有数丈的大门,厚度据我目测足有尺余,手摸上去冰凉冰凉的,色泽赤金,用手敲了敲,发出了金属特有的沉闷声响。

    “这…这不会是纯金的吧?”看着这牛波依到不能再牛波依的大门,我的舌头都不由自主的打起了圈。

    “你丫的傻了吧,这怎么可能是纯金的,这个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青铜鎏金的大门,不过虽然不是纯金的,可如果咱们两个能把它运出去,绝对比纯金的还要值钱。”穷酸说着,我都可以看出他两眼里直冒星星。

    “咱们进去看看?”我虽然也是兴奋的要命,不过我现在更希望看到的是一大瓶白水还有热气腾腾的大馒头,我毕竟是个活的,不跟穷酸似的。

    “好嘞!”穷酸显然精神好到了极点,一声招呼就冲了进去。

    “你慢点!”我紧跟着穷酸也冲了进去。

    这大门后面是一条又宽又高的巨大通道,而且完全就是从山石里掏出来的,我实在是难以想象那些个拿着锤子和凿子的古人,究竟是怎么弄出这两辆解放大卡都可以并排走开的神道的。

    “小心!”

    我正想着呢,突然跑在前面的穷酸一声大喊,我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见四面八方一阵机械转动的巨大声响。

    紧接着就听到利器破空的声音,“咻咻”声不绝于耳,目之及处,黑压压的一片,算是尺半长的弩箭,如蝗似雨,朝着我和穷酸就铺了过来。

    “锵、锵…”我手里的重剑就抡开了,把激射而来的弩箭都拨打开去,刚刚抵挡住了第一轮,我的胳膊就发麻发酸了,这些弩箭的不光速度快,而且力道实在是大呀。

    还好审判重剑剑刃够宽,这要是换做了普通的青光剑,恐怕早就让箭给射折了。

    “咔、咔、咔…”又是一阵机簧扣动的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