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亡命神道,机关重重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3本章字数:2541字

    【第六十九章亡命神道,机关重重

    战、战、战,如今的我只能不停的挥动手里的重剑;急、急、急,现在的我和穷酸背靠背相互拨打着彼此背后的弩箭。

    这已经是我和穷酸抵挡的第三重攻击了,我们各自挥动着手里的长剑,一步一步地向着神道的深处挪了过去。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形容我和穷酸两个人现今的处境的话,那就是四个字-举步维艰。

    这条神道长有百米,而我们触动机关则是在走到神道已过半的地方,这些如雨弩箭每发射一轮,如果要再次发射就需要有一定的间歇时间,差不多一到两秒的时间。

    每到如此我和穷酸就会抓住时机赶紧跑,而当弩箭再次洗礼的时候,我和穷酸就边挪边拨打弩箭。

    “跳!”终于我和穷酸熬到了离神道出口不足三米的地方,穷酸一声大喝,就先是一跃跳了出去,我也是重剑一抡,跳到了半空之中。

    “小心!”穷酸一声大喝,手里青锋剑一抖,“荡、荡、荡”三声金铁交鸣声中,穷酸替我挡下了从旁侧里激射而出的三只长尾羽箭。

    可穷酸毕竟不是精确致导的拦截导弹,还是有一支长尾羽箭从我的大腿上直穿而过,当时我的感觉就是先是一凉,然后就是痛彻心扉的撕裂,巨大的动能带着我的身子,直冲了出去,越过了穷酸的头顶,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可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顶头风,我刚落到地上,还没爬起来呢,就感到背下一空,双耳生风。

    “我勒个去的!”我心里明白了,虽然我和穷酸出了神道,可这神道外面可能也不是如我们想的那般安全。我的身子下面就是一块翻板,我掉落下去后,那块一米见方的石板又是一转,严丝合缝,我的眼里又是一片漆黑。

    等待我的是什么?朝天刀?立天弩?还是其他的一些什么。

    我心里乱七八糟的想了半天,可我感觉我还是在一直往下掉,我勒个去的,这到底是有多深呀,这丫是要把我点哪儿去呀!

    “砰!啊!”就在我往下掉了差不多十来秒的时间后,在我的惨叫声中,我可怜的后背,再次和山壁做了亲密的接触。

    “还没完啊!”我的突然闯入,溅起了一大片水花,然后我就又被沿着光滑的水槽冲了下去。

    我手刨脚蹬的想找个地方止住我接着下落的身体,可这水道被水不知道冲刷了多少年月,四下里光洁溜溜,一点抓头儿都木有的。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有活人可以来到这里…”幽幽的女声。

    浑身的冰冷,并不会游泳的我在水里扑腾了半天,张着大嘴还喝了好几口。

    “别扑腾了,那个池子的水就齐腰深而已。”那个古怪的女声又响了起来。

    “噗!”我听完了两腿一沉,脚踏实地,一直腰,我就从水里站了起来,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四下里寻找那个说话的女人。

    “小子张巫无意冒犯,还望前辈见谅,斗胆敢请出来一见。”我抖丹田高声唱了个肥诺。

    “你既来此,必有缘由,也是天意,且说上一说你的来意。”

    这回我听清楚了,一个声音是从我对面传出来的,就要从水潭里跃出去。

    “胆敢如此!”那个女声一声冷哼,接着潭水平白就掀起了丈余高的浪头,把我又给拍进了水潭里。

    原本平静的水潭突然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漩涡,从里面浮起了一个又一个骷髅头,接着是骷髅骨架。

    潭水如同有了生命一般,纷纷沿着骨头攀了上来,不一会儿就变成了一个个水蓝色的猛男壮汉,只不过这些壮汉面目呆滞,眉心中一团拳头大小的黑气起伏不定。

    “我勒个去的!”我伸手一摸,得,在刚刚中了机关的时候,我的审判重剑留在了穷酸那一层,现在就背着个防水的背包,别在腰里的那把短刀,不过看看比例,貌似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可有胜于无,一把把匕首倒持手中,看着围在周围的十三个水人。

    “说!你来这里究竟是要干什么!”那个女声又响了起来,只不过声音听起来比刚刚要冰冷了很多。

    “我是进山来救人的,因为下了大雨,就到上面那个洞里避雨,可雨下的太大了,山体滑坡,把洞口给堵死了,我就被困在了里面,万般无奈才进来的,后来在上面中了机关,就跑这来了。”我一五一十的把我觉得能说的都说了。

    “哦?”女声轻疑一声,语气有些和缓,我周围的那些水人也往后退开了一些,“你过来吧。”

    女声说完,那十三个水人排成两排,这就是要押着我走的节奏。

    “这…?”我迟疑不定,谁知道这上了岸究竟是福还是祸。

    “你这是还要我动手吗?”

    “别、别,”我摆着手,赶紧几步就迈上了旱岸,那几个水人居然也从水里走了出来,接着排成两排,把我夹在中间。

    我被水人带着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打量着这个地方,我刚刚掉落的地方是一个面积不小的水潭,在水潭上方五六米的地方有一个不断流着水的洞口,看来我刚才就是从那掉下来的。

    而这里的一个整体看起来像是一个宫殿的偏殿,最高的地方可能有十来米高,大了看也得有三四百平的面积。

    在边边角角的地方还堆放着不少的瓶瓶罐罐、蒲团、羽扇,当然还有一个最显眼的家什,那就是一个可以活炖一头整牛的大鼎。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说是地宫也不像,地宫里应该不会有这些道家的东西才对,可那断龙石、神道…这?”我想着想着,突然就感到眼前一片明亮,绝不像是灯光那种光,而是那种类似于正午阳光的光芒。

    我下意识的用手遮了一下眼睛,接着就感觉到手上一片炙烤,“我靠!”我身子往后一缩,可后背被一股大力一推,我一个没站稳,一个趔趄就闯进了光亮耀眼的地方。

    一进到这个地方,我就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由于我和穷酸已经在黑暗的环境下呆了不短的时间,猛的进来这里还是不太适应的。

    不仅强光刺眼,更是高温难耐,甚至我都可以感觉到,我身上由于跌进水潭里变得透湿、滴水的衣服,开始蒸干,不一会儿的功夫,衣服居然就干透了,而那股炙烤的热浪就这么消失了。

    “你的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气息,我们以前见过吗?”女声再次响了起来。

    “冒犯你就不会用嘴说吗?”我很是恼怒这个神秘女子的一点就是她和我交流从来都是用精神力,也就是念力,到现在为止我都没听过她真正的嗓音是怎么样的。

    “呵呵,你一个后生崽好大的脾气呦。”那个女声这次感觉上很是高兴。

    我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强光,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四下里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只一眼,一眼就把我吓得够呛。

    这里的空间比我刚刚出来的地方不知要大上多少,呈正八边形,而我现在站的位置就在整个空间的一个边上,大小我目测也要有四个足球场拼起来那么大,而且空间的每个边上都有一个如同我背后的洞口一样的小洞。

    这究竟是什么人造的,咱先不说这个存在深入地下多少米,反正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肯定浅不了,而如此之大的面积更是骇人听闻,莫非是有人把这山的山腹整个都给掏空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