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二章】如饴如甘,情关难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537字

    【第七十二章如饴如甘,情关难破

    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在元末的日子里,黄河决堤、瘟疫遍地、狼烟四起、天下大乱,这是乱世,这是英雄的时代,这是百姓的屠场。

    萧鼎走了,怀着心里的不舍和牵挂,走上了黄泉路,迈过了奈何桥,他临行前曾言,“我萧鼎一生,兄弟手足数万众,知己者三人而已,一人老四朱元璋,二者卦士刘伯温,三者小妹柳如是,今之那世之时,却又得一知己,人生如此,夫复何言,足矣,足矣!哈哈哈…”

    萧大哥临行前,把他毕生的修为还有一套心法传给了我,让我好生照顾小妹柳如是,若能功成,还世以清平,就给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如果不能,就让我亲手杀了她,免得她受这世人的欺凌。

    我答应了。

    我虽然和萧大哥相处时间不长,可我感觉的出,大哥绝非池中物,如若不死,那恐怕就不会有后世的明朝,可能这皇帝就要改姓萧了。

    人死如灯灭,万事却未休。

    逝者已矣,可活人还要活着,由于萧大哥的突然闯入,造成了我的再次昏倒,而且期间浑身滚烫,体似筛糠,当然这都是如是在我醒后跟我说的,用她的话来讲,当时的我就跟伤寒发烧加羊角疯发作一样。

    不过好在在次日天明之前我醒了过来,我发现我们已经进山了,周围都是参天古树,隆隆丛丛的十分繁盛,我心中不禁暗暗腹诽我的那个年代,对树木的砍伐实在是…唉!

    我躺在一块卧牛青石上,身上还盖着一件薄衣,可是身边却不见了如是。

    她跑哪去了?难道嫌我累赘,自己一个人走了,不可能啊,她的衣服还盖在我身上呢,我拿起来闻了闻,淡淡的汗味还有少女的体味,的确是如是的衣服。

    不行!我要去找她,我答应过萧大哥,这可是发过誓的。

    我翻身从青石上坐了起来,一跃从青石上蹦了下来,可谁想,却是脚下一歪,直接整个人就跄到了地上,弄了一脸、一嘴的土。

    看来我虽然神魂强大,可萧大哥的肉体实在是受伤太重了,伤口虽然已经愈合,可身体里暗伤无数,体能严重透支。

    如此以来,即使我有运气的法门加以辅助,可想要恢复到正常,没有半年的时间,那是想都不要想了。

    “你这是怎么了?!”我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呢,一抬头就看见手里拎着一只野鸡的如是几个箭步就蹿到了我的面前。

    “没事儿,没事儿,脚滑了。”我尴尬的被如是从地上扶了起来,“小妹你这是?”,我看着上身就只剩下一件贴身绸衣的如是。

    如是脸一红,好像秋后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让人恨不得马上咬上一口。

    “哼,谁叫你醒的!”如是一把夺过了被我藏在身后的薄衣,一转身,就已经穿在了身上。

    如是穿好衣服,直接就拎着野鸡跑到一边,从靴筒里抽出一把匕首,恶狠狠从鸡脖子处一抹,顿时间红光一闪。

    如是瞥了我一眼,一手拎着还不断蹬腿的野鸡,一手晃了晃了匕首,颇具恐吓性啊有木有。

    我这个小心脏呀!

    不过说归说,闹归闹,如是还是找了个地方把鸡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生了堆火,开始烹饪起来。

    我行动不便,而且如是还说如果我敢乱动的话,今天晚上就没得吃了,于是我只好屈服在她的淫威之下,老老实实地坐在青牛石上,乖的跟个孩子似的看着如是。

    不久,烤鸡特有的香味就传了过来,期间金黄色的油脂低落在火柴上,每每引起的噼啪声都是如此的幸福。

    曾几何时的我,想要的不就是这种感觉吗?甜甜的,好像蜜糖一样粘粘的、软软的、绵绵的,却又堵堵的,心里有很多话要说,可嘴里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吃吧。”小脸儿上有好几道子黑印的如是手里拎着一只大大的鸡腿递给了我,然后回身朝着还翻红的柴堆遥遥地就是一掌,火堆顿时就被掌风吹散,不留一点痕迹。

    “这…这妹子也太生猛了些吧,萧大哥叫我保护她?她不保护就不错了。”我看着小家碧玉却有可能随时变身女汉子的如是,狠狠地咽了口口水,这实在是太…!

    “鼎哥!”很不巧的是,我刚刚的小动作被转过身来的如是瞧了个满眼,我想想都觉得自己的神情一定相当之猥琐,何况是如是呢?

    如是娇嗔一声,扬着手,挥舞着没了一条腿的烧鸡就冲了过来。

    “停!”我见势不好,赶紧举着双手投降,现在想想那个时候,一个人高马壮的汉子,向着一个张牙舞爪要扑过来的小姑娘举手投降,而小姑娘手里的“凶器”居然是一只没了一条腿,还吱吱冒油的大个烧鸡。

    还真是有趣呀,这是我每次想到这件事时的口头禅,嘴角都会愉快的勾起,可心里的滋味却是如此的苦涩,那样的日子,我再也回不去了。

    如是冲过来,一把拽出了我还叼在嘴里的那只鸡腿,鼓着两个腮帮儿,气呼呼的问我刚才干什么呢?

    我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倒是把如是给逗乐了,她跟我说,鉴于我的邪恶表现,所以惩罚我,不让我吃鸡腿了,于是她很是“蛮横”的在我的那只鸡腿上咬了一大口,然后把烧鸡剩下的所有都直接往我手里一塞,就扭头又跑的不知所踪了。

    这…?我很是无语地看着手里散发着一阵阵香气的烧鸡,这是神马逻辑呀?惩罚我,惩罚我吃掉更多的东西,然后让我变胖吗?

    我怎么觉得这不是惩罚,而像是一种暗示呢?是不是我可以…

    哦,好吧,我承认我小小的邪恶了一下下,绝对只是一下下,一下下。

    说起来,虽然如是的烧鸡没有放什么调味的东西,不过味道还是很好的,我嘴里嚼着烫嘴的肉块,心里不禁把如是和我那个年代的妹子们做了一下比较,然后突然发现,除了高新技术操作如是不行外(当然关键是,如是是真不会呀,这个年代慢说实物,就连有木有这个概念我都怀疑),其他的方面如是简直就是完胜。

    论长相、论身材,如是绝对是一等一的极品,而且绝对天然无污染;论思想观念,如是的态度绝对和大和民族的小媳妇有的一拼;而论独立能力和生存能力,我想就不用我多说了,事实胜于雄辩嘛。

    我觉得如是完全符合,“上的厅堂,下的厨房,拍的死老鼠,打的过流氓。”的二十一世纪完美女性的要求。

    正在我满脑子跑火车的时候,从树林里突然飞出了一道利风,朝着我的面门就砸了过来。

    “我靠!”欺负人是不是!

    我都这样了,还有人要用暗算吗!我把手里啃得还剩下一根骨头的鸡腿,一甩手就掷了出去,同时整个人一个倒翻,就轱辘到了卧牛石后,手在腰里一抹,萧大哥的成名兵刃就出现在了我的掌中。鸡腿骨和那个暗器在半空里撞个正着,发出了清脆的咔嚓声。

    “谁!出来!”此时我的心里一团乱麻,那个偷袭我的人在林中,可如是也在林中,她现在怎么样了?要是出点事儿,我找谁说理去呀我。

    “鼎哥!”就在我准备咬着牙冲进林子看看的时候,突然如是的声音从林子边冒了出来,然后一道人影紧接着就从林中闪出,直扑我而来。

    手里还提着闪着寒光的利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