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纵谈天下,霸业皇图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592字

    【第七十五章纵谈天下,霸业皇图

    千秋霸业血染尘,一袭黄袍谁为尊;将相王侯功名位,几家白首泪纷纷…

    徐达不由的微微坐直了身子,朝我一抱拳,“不知萧兄刚才所言何意?”

    “兄弟呀,当今时值乱世,群雄并起,逐鹿中原,望我中原大地,外族入侵,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而今又兼之狼烟四起,英雄有之,草寇也有之,泥沙俱下,民不聊生,他们征杀为的是权势,而受苦受难却是黎民呀!”

    “你徐达既有济世之才,当行济世之举,救黎民于水火,而不是退隐山林,与这草木同枯,岂是大丈夫所为。”

    徐达听后,将椅子微微地向后撤了撤,恭声问我在我看来何为大丈夫。

    “不知在兄弟你的心中什么是大丈夫所为。”我并没有回答徐达,而是又反问了回去。

    “这…”徐达愣了片刻,似乎想了很久,又似乎早有答案,“大丈夫当腰悬三尺剑,立不世之功,青史留名,百世流芳。”

    徐达说着,头颅微抬,仿佛两只眼睛都冒出了光彩来。

    “好、好,兄弟你既然有此壮志,当放开手脚,又何必将自己困于此地呢?”我笑着看着徐达,我想我现在一定像极了一个骗子。

    “哎,这只是徐某的拙见,小弟还不知大哥你有何高见呢。”

    这个徐达果然是不好对付呀!

    我心里感叹着,“大丈夫生于乱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救苍生于倒悬,挽重器于失统,兄弟你说呢?”

    我看向了徐达,徐达也看向了我,目光相触间,不禁莞尔,继而大笑出声。

    “那大哥你是想收我到你的帐下喽。”徐达笑罢,身子往椅背上一靠,笑而问曰。

    “非也,”我笑着摆摆手,我突然觉得最近我摆手都快成了习惯动作了,“我是为我四弟朱元璋求贤。”

    “嗯?”徐达虽然刚刚听我说起朱元璋,可他没想到我真的是为了朱元璋,明显一愣,等着我的下文。

    “我这个四弟乃是当世之英雄,任人唯贤,赏罚有度,言必信,行必果,且有雄心,加之声誉日隆,正是正是王气所中。”

    “大哥你如此推崇你这四弟,那你帮他上位后,你觉得他会怎么对你。”徐达看着我,眼里有不解,也有哀伤。

    “大丈夫岂肯久居人下!”只有九个字,已无需多言了。

    “大哥你…”徐达起身到了我的床前,抓着我的手,声音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我为苍生尔…”我也紧紧地握着徐达的手,然后缓缓的抽了出来。

    ………

    中午的时候,徐达吃完了如是做的饭菜,跟我们说他要去附近的城里药铺,给我抓些治伤的药物,最早也要明天才能回来。

    他临行时偷偷地给了我一颗黝黑的药丸,跟我说这药名唤绝命丹,无论你身受多么严重的伤势,只要你服下此丹,在十二个时辰内,都将全部恢复,甚至可以功力暴增。

    不过此丹是通过压榨出人体的每一丝潜能,来激发药性的,一旦十二个时辰一过,哪怕你找到千年人参,华佗再世,大罗金仙下凡,也难延你半刻性命。

    说完了,徐达朝我一抱拳,居然弯膝跪倒在地,“砰、砰、砰!”给我连叩三拜,这才起身,飘摇而去,不曾回头。

    “去吧。”我缚手站在半山腰的木屋前,看着徐达一路疾行,直到隐入树林中不见了人影。

    突然一双软软的玉臂环在了我的腰际,臻首轻轻地贴在我的背心上,“鼎哥”如是弱弱的说了声,双臂收的更紧了些。

    “怎么了?”我轻抚着如是并不软糯,甚至有些粗糙的小手,把她拉到了我的面前。

    “你喜欢我吗?”如是小脸儿红红的,低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的农家小媳妇儿。

    “喜欢呀,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我侧着头看着如是低的更低的侧脸,笑着问她。

    “那…那你…你就要了我吧!”如是说完,抬起头,一双乌黑的眸子看着我,小脸上飞起了两坨酒红,有些慌乱,更多的却是决绝。

    如是把双手从我的手里挣了出来,两手一扯,就把自己的衣襟一把扯开,露出了里面一片雪白的高耸,还有嫣红的肚兜儿。

    “如是!”我低喝一声,一把拍掉了如是的小手,替她把扯开的衣襟又拉上了,“你这是干什么?”

    “鼎哥,我们是不是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是不是四哥要来杀我们?”如是又不顾我的阻拦,扑进了我的怀里,声音呜咽,不久我就感到前心的衣襟濡湿一片。

    “你都听见了吗?”我抚摸着如是如瀑的黑发,我自己都难以相信我会有如此温柔的时候。

    “嗯…”如是头贴在我的心口,拱了拱,像极一只受了委屈的小猫儿。

    “那你还要跟着我?”我挑起了如是的小脸,看着眼睛红红的,有向小兔转变得可人儿。

    “嗯!”如是肯定地点了点头,“我是和鼎哥你一起长起来的,从小我就被你保护,那时穷,可每次有好吃的你都会给我带回了,你说自己吃了,其实我知道,你都是饿着的,还有我十二岁的那年,如果不是大哥你拼死带我从刘德的魔爪里逃出来,我早就不知道被刘德糟蹋过多少回,烂死在窑子里了,从那以后,我就立下了誓言,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嫁给你,你活着我跟你过日子,你死了,我就随你于地下,伺候你、服侍你,给你生好多好多的娃娃…”

    如是越说声音越低,可眼睛却是越亮,说到最后,眸子里几乎都要溢出水来一样…

    我没有说话,缓缓地低下头,看着如是的眼睛,越来越近,如是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贴在我胸前的小心脏“扑腾扑腾”的像揣着一只小鹿在乱撞。

    如是闭上了眼睛,我嗅着如是吐息的淡淡芳香,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上面还有刚刚哭过的泪珠,晶莹的一塌糊涂。

    粉白圆润的唇瓣微微张开,好像最最美味的樱桃,引诱着我去尝上一尝。

    “羞不羞。”我的心里一痛,突然想起了萧大哥临行前对我的嘱托,我虽然人品不是一等一的,可还是有点基本的道德水准的。

    于是我收住了心里的绮念,伸出食指在如是的小脸儿上刮了刮。

    “鼎哥…”如是突然睁开了一双大眼睛,羞怒地瞪着我,两只小小粉粉的肉拳头就朝着我的胸膛上飞了过来。

    开玩笑,我是谁,我可是霸王萧鼎,我能叫她一个小女子打中,笑话!我两手一拉,直接又把如是拉进了我的怀里,紧紧的收紧胳膊,真的很想把她揉进我的身体里去。

    “如果这一次我们逃不掉,你一定要先亲手杀了我。”如是伏在我的胸前,像一只温顺极了的小猫。

    “你怎么知道我们这次逃不掉的?”我还是轻抚着如是的长发,我发现我已经开始深深的喜欢上了这种感觉。

    “你想过要逃吗?”如是看着我,然后又伏了下去。

    “没有,我答应你!”我心里在呐喊,在挣扎,我是张巫,我不再是这里的榆木疙瘩萧鼎,我完全可以带着如是逃走,然后隐居深山,从此不问世事,就好像如是说的那样,快快乐乐的生活,然后生好多好多的小孩,再把他们养大…

    可我能这么做吗?

    不能,如今的元朝佗佗要要我的性命,以后大明帝国的开国皇帝也不会放过我,这天下虽大,可哪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呢?

    于是我选择了留下,面对这一切,结束这一切,然后让一切都按着他原本已定的轨迹运行。

    朱元璋,你来吧!我萧鼎在此恭候多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