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霸王在世,无声挽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606字

    【第七十六章霸王在世,无声挽歌

    一枪一马一红颜,横扫千军谈笑间,力拔山兮气盖世,末路豪情泪潸然…

    月上柳梢头,兮兮山风吹拂在我的身上,衣袂、发丝随风飘荡,如是静静地躺在我的身边,脸上平静而恬淡。

    我抬头看着天上如盘的圆月,手里捧着如是给我沏的第一碗,也是最后一碗香茶,茶已凉,如同今晚的月色,月中仿佛又浮现出了如是巧语嫣然的模样。

    “鼎哥给你。”当如是转过身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抹嫣红递给了我,小脸儿红的就好像她手里的肚兜一样。

    “鼎哥看来今生我是没有福气可以服侍你了,不过我既然成了你的女人,就要有些凭证,这是我的贴身之物,你带在身上,也算是我时刻跟在你的身边好不好。”如是有些撒娇的摇着我拿着肚兜的手臂。

    “好、好,如是!”就在我想着如何逗逗如是,让她开开心心地度过这最后的一段时间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被如是抓着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柳叶尖刀,如是身子一扑,就扑进了我的怀里。

    我的指间一片黏稠濡湿,如是整个人都软软的躺在我的我的怀里。

    “鼎哥,我这辈子跟定你了,哪怕是现在,我也是心甘情愿,可我真的累了、倦了、心寒了,我在这世上最相信的人只有三个人,鼎哥你,四哥朱元璋,还有恩公徐达徐大哥,而如今你和四哥两个人却又要刀兵相向,你们谁受伤我都伤心,所以我选择了逃避,鼎哥你有没有瞧不起我?”

    我可以感到如是的气息正在极速减弱,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在我的面前,在我的手里,在我的怀里流逝了。

    “鼎…鼎哥,我想看你笑不想看见你哭,好…好不…好…”如是伸着手想要抹掉我脸上的泪水,可只抬到一半却又重重的落了下去。

    “好、好,如是,我笑,我不哭,如是我不哭,你看看呀…你看看…看看呀!”我紧紧的攥着如是垂下的小手,轻轻地把她贴在我的脸上。

    我原本以为我不会这样,我只是一个过客而已,可如今当如是走了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心是如此的痛,痛的无以复加,痛的、痛的不能哭,不能笑,痛的想要杀戮才能缓解!

    我在半山的向阳面处找了块平地,绿树环抱,背靠山坡。

    我把徐达家的石桌给劈开,为如是立了一块碑,而我如今就斜靠在石碑上,等着我宣泄时刻的到来。

    朱元璋,你该来了!

    还好,朱元璋并没有让我等的太久,月至中天的时候,周围的林子里终于传来了“沙沙”的脚步声,还有不时闪动的金属冷光。

    “既然来了,就出来吧。”我从如是的墓碑旁走到了当场正中,链子枪已经握在手中。

    “萧鼎,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从林子里走出了十三个黑衣蒙面人,其中十二个手持兵刃,把我围在了当中。

    还有一个则冷冷的隐在树林的阴影里,看着这即将上演的搏杀。

    “哈哈哈,那就来吧!我萧鼎自号霸王,自出世来纵横捭阖,未逢敌手,没想到最后居然还是落了个十面埋伏、四面楚歌的下场,红颜已逝,兄弟反目,我也生无所恋,来吧!来吧!”

    我单手持着链子枪,枪头垂地,左手一翻,徐达给我的那颗绝命丹已经被我吞进了腹中,丹药入口即化,一股甜如蜜糖的津液滑过喉头,丹田中一股热力蒸腾而起,浑身骨骼噼啪直响,肌肉虬结,一条条血管从皮肉里绷起,好像一条条不断蠕动的蚯蚓。

    “红颜已逝,你把如是怎么了!”

    围着我的十二个黑衣人看到我的变化,都紧张的散开了一些,而那个隐在树阴里的黑衣人却走了出来。

    如果说徐达给人的感觉是山岳的话,那这个人就是渊壑,深不可测。

    “四弟,你终于还是出来了。”我并不是很在意周围的十二个人,因为无论他们能不能杀了我,我都死定了,结果已定,过程还重要吗?

    “你把如是怎么了?”一身黑衣外加黑巾蒙脸的朱元璋并没有回答我,只是有些神经质的问着我如是怎么样了。

    “你看。”我伸手一指,朱元璋顺着看到了我身后的新坟。

    “爱妻柳如是之墓,夫萧鼎立…”朱元璋看完居然身形不稳,一个趔趄,“你杀了她!”

    此时的朱元璋没有了那股子渊壑的深不可测,而变成了一股疯狂,歇斯底里的疯狂,而疯狂的又岂是他一个。

    “她是自杀的,她不想看到你我兄弟相残,临走前说,她最相信的两个哥哥,一个是我,一个就是你,老四,朱元璋,可如今…她很失望,她累了、倦了,所以她要休息,她不想面对这些…”我说着如是临终前的话。

    而朱元璋则更加的疯狂,高呼着说“一定是你杀了她,是你杀了她,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他一声怒吼,那十二道黑衣人紧绷的筋肉,瞬间爆发,衣袂带风,朝我攻了过来。

    “老四你自己应该知道,究竟是谁杀了如是!”一声怒喝出口,掌中链子枪舞出一片银芒,前点、后砸、左缠、右划、斜撩、绷架,一套《霸王绝命枪经》施展开去。

    霸王摔枪、霸王举鼎、纵横捭阖…横扫千军,霸王绝命枪八式,虽然只有八式,可八式每式都有变化,一式化八招,八八六十四招,变化莫测,杀伐四方!

    “啊!”一声惨叫,在这个寂静的黑夜深山里,显得是如此的凄惨和绝望。

    我拼着后背被砍一刀的代价,一枪挑了一个手使长剑的黑衣人,瞬起一脚把黑衣人尸体蹬到一边,长枪抽出,顺势回扫,缠住背后另一个黑衣人的脖子,有力一抽,黑衣人身子腾空,然后重重地砸在地上,无力地抽搐几下,就再没了动静。

    这只是一个开始,杀戮的开始,我掌中链子枪舞动,惨叫声中不断的有人影倒下,直到最后还剩下两个黑衣人,他们害怕了,他们面对着步步逼近的我,眼睛里的恐惧,好像看着的不是我,而是一头来自深渊的魔鬼。

    他们终于崩溃了,调头就跑进了林中,展开身形,将他们的速度提到了有生以来的最高,只为了可以逃出一条活命。

    可是我会放过他们吗?当然不会,我要让他们给如是陪葬,都要下去陪她!

    我脚尖一挑,一个脑袋被我用掌拍碎的黑衣人被我踢飞,朝着那两人就撞了过去。

    “啊…咯咯…”他们两个被死尸撞中,一声大叫,跌倒在地,可惊恐的喊声刚刚发出一半,另一半就永远留在了他们的喉间。

    我转过身,从林子里缓步走了出来,把那把抹断了那两个黑衣人的长刀扔在了一旁,静静地看着正在用手扒坟的朱元璋。

    “老四,你还是不明白吗?”我就站在朱元璋的背后,手里的链子枪,滴滴鲜血顺着血槽滴在地上,也不知道是黑衣人的还是我自己的,反正这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你不杀我?”朱元璋终于停住了手,站起来,转过身,冷冷地看着我,对于他带来的十二个黑衣人死活看都不看一眼。

    “我不杀你,你是我萧鼎的兄弟,我不杀自己的兄弟,而且如是也不会让我杀你。”我没有和朱元璋对视,而是越过了他,走到如是的坟边,把朱元璋刚刚扒开的土又捧了回去,然后轻轻地拍平,生怕稍一用力就会弄疼她。

    “可我会杀了你!”朱元璋手里的长剑搭在了我的脖子上。

    “我已经是将死之人,心无所挂,死对于我来说只是几个时辰的差别而已。”我依旧在捧土、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