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仇人见面,恩断义绝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509字

    【第七十八章仇人见面,恩断义绝

    迎来送往有亲疏,招朋唤友酒一壶;自古清酒红人面,桃园杨左世几出…

    我盘坐在地上,心里乱成了一团麻团,董晓婉让我想碧落泉,可我想什么呢?

    我想,我想,我再想,突然我的脑袋里灵光一闪,接着“哗啦~”一阵玉珠落银盘的清脆水声后我突然想到了!

    那长长的青丝,好像这世上最好的黑绸,柔顺的搭在饱润的前额和肩膀上,一滴一滴的温水沿着头发滑落到了如霜似雪的光洁肌肤上,然后又化作一颗颗的水蓝玉珠滚落,在刚刚平静的水面上又掀起了波纹。

    修长优雅的如同天鹅的脖颈,圆润如玉的秀肩,清秀的锁骨上搭着一件小巧的月白色肚兜,肚兜上纹着的是一副墨痕山水,我真的很难想像,一副平面的画卷,居然可以穿出如此具有立体感和视觉冲击力的效果。

    是她,就是她,我想到了!

    我双目圆睁,手里的审判重剑握的紧紧,指节发白,腰里缠着萧大哥的链子枪,怀里揣着如是的贴身内衣,全副武装等待着出发。

    董晓婉果然没叫我久等,我从地上一跃而起,纵进了面前出现的一片虚影当中,只不过要是没有董晓婉最后那句“臭男人”就好了。

    “碧落泉你出来吧,你中的毒这世间只有我和我师傅能解,你若是出来,自缚认罪,我还可以想我师傅求情,让他老人家给你一个痛快!”

    我还没从董晓婉制造的空间隧道里出来,就听见一个让我讨厌到了极点的声音,不光是来自本能的那种厌恶,更是这个声音的主人让我实在是提不起半分的好感。

    “李伟纳命来!”

    董晓婉的空间隧道出口正好在李伟的头顶,往日的同学,可当初乱坟岗一战,我们两个恩断义绝。

    我承认我不是个坏人,可我也不是个好人,如果别人错了,我可以给他改正的机会,可也要看是对谁,像李伟这样的人,我不会给他机会,我也不能给他机会。

    李伟,他就像是一条冻僵的蛇,你给他机会,那么最后死的就是你!

    “小辈敢尔!”眼看着我的重剑就要出其不意的把李伟一劈两半的时候,突然斜刺里伸出一根拐棍,硬是接住了我这势有千钧的一剑,然后拐棍看似轻轻地一挑,一股现在的我所无法抵抗的巨力,把我掀了出去。

    我在半空一个倒翻,朝着李伟面向的方向落了下去。

    “好手段。”拐棍收回,一个一身唐装,满头黑发的健壮中年人走了出来,长相普通,可他的那双眼睛,狭长微闭,眼角上挑,不时的光华闪过,不是狡诈、不是狠毒,而是单纯,只有未理世事的孩子才会有的单纯、清澈。

    “小心他,他可是末世二十八宿中的淫宿,不好对付!”碧落泉还是孙长唤的样子,只不过由城市女孩儿的打扮,变成了苗寨女孩的服侍。

    “末世!”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已经由开始的陌生变得有些熟悉了,一开始的雨蝶,后来的乱坟岗胡月麟,再到现在面前这个什么“淫宿”。

    “我管他是谁!”我手中重剑一横,另一只手悄悄的拉住了碧落泉的一只小手,假装向前逼进了一步,貌似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

    淫宿也不管我和碧落泉说什么,就只是怀里抱着拐棍,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们,不过我觉得,他好像把我这新杀到的生力军给忽略了,目光卓卓的看着碧落泉,这个名义上我的女人。

    我与董晓婉联系着,说现在可以把我们带回去了,董晓婉也表示可以。

    我拉着碧落泉的小手,身子前倾,浑身肌肉绷紧,就像是一只随时准备扑出的猎豹。

    而我的这一切举动在淫宿的眼里却只不过是一个笑话,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他看着我的眼睛里充满了笑意,而就在他眼里的笑意最浓的时候,我就动了!

    我并没有前冲,而是极速的后退,后背叠力,直接把碧落泉给撞进了已经隐藏在身后多时的空间虫洞里,自己也跟着跌了进来。

    “想跑!”淫宿的眼里笑意依旧,没有错愕、没有不可思议,有的只有笑意还有单纯的光。

    他一个闪身,不可思议的速度,我甚至还可以看到他留在原地的残影,人就已经直接来到了我的面前,手中拐棍一挥,挂着呜咽的风声朝我就砸了过来,把我连同背后的碧落泉都给狠狠地砸进了隧道深处,我则无力的带着身后的碧落泉作了一对可怜巴巴的滚地葫芦。

    “想跑,你们跑的了吗?”淫宿在把我砸进来的同时,他也一步迈进了隧道里,手里拎着拐棍,高高在上的看着躺在地上的我和碧落泉。

    “这世上居然还有可以破碎虚空的高手,老夫倒是要跟你们去探看探看。”淫宿说着,居然也不理我和碧落泉,抬脚就从隧道里迈了出去,含笑微微的看着一脸寒霜的董晓婉。

    我也搀着脸色苍白的碧落泉从隧道里走了出来,站在了这个淫宿的身后。

    “伯牙琴!”淫宿看着石台上的那张古琴,脸上的惊愕一闪而过,继而便是难以掩饰的贪婪,红果果的贪婪。

    “你是何人!”董晓婉的声音依然还是那么动听,只不过听起来冰冷冷的、阴渗渗的。

    “哈哈哈,小妞儿的火气好大呀,老夫好怕怕呦。”淫宿故作害怕状,居然还扭了扭屁股。

    我勒个去的!

    我顿感好是一阵恶寒,真的很想把他踹一边,然后再暴打一顿有木有。

    “小妞,我告诉你,我现在有点儿急事要处理,你最好把伯牙琴给我,然后让我把她带走,”说着,顺手一指我怀里浑身是伤的碧落泉,“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你一马,不然的话…”,眼里闪过一道如同匕首的寒光。

    “这孙子的脑袋是不是叫驴给踢了。”我心中暗自腹诽着这个看起来的确有点儿二的家伙,紧了紧手里的审判重剑。

    “你可不要小看他,”突然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袋里。

    我惊愕地看着被我架着,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碧落泉,看着她笑的甜甜的,又有一点点小得意的柔媚脸颊。

    “你心里有我的情蛊,只要你我在一定的范围内,你想什么我都可以知道,只要我想,我就可以跟你说话呦。”

    “我…”我张了张嘴,后面的那个“艹”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的碧落泉女王大人警告我,如果我敢说的话,就有我的好看了,至于是什么,我可是不想知道。

    不过,女王大人在调教了我一番之后,脸色一整,有些担忧的跟我无声交流着,“这个家伙叫陈旭东,是末世二十八宿中的淫宿,他的战斗力并不在一流之属,只能勉强排在中流,不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如果要是让他对付女人的话,那可是绝对的一等一高手,而且此人城府极深,阴险狡诈,诡计多端…”

    我心里默默听着女王大人的介绍,眼里看着这个满嘴花花,正和董晓婉对峙的陈旭东。

    “你说如果我偷袭的话,能不能…”我心里跟女王大人嘀咕着。

    “如果你不想要命了,你可以试试。”女王大人很没有情面的给我脆弱的小心灵浇了一盆冰凉冰凉的凉水。

    就在我和女王大人“卿卿我我”的时候,场中的董晓婉和淫宿陈旭东突然就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