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昏天黑地,霸王摔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556字

    【第七十九章昏天黑地,霸王摔枪

    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动手无情焉顾忌,一式分神命黄泉…

    “既然你不识好歹,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陈旭东一挥手里的拐棍,“呼呼”风声中,已然当头砸下。

    “小子,姐姐帮你,是让你在一旁看热闹的吗?!”董晓婉怀抱古琴,双脚一蹬,身子如箭般向后退出了丈余的距离,一扬手,一抹光华闪过,兵铁交鸣声中,封开了陈旭东横扫而来的一拐,并借势再次向后越了开去。

    我也从后面偷偷摸摸的欺身上前,董晓婉都说话了,我也不好意思接着装没事儿人了,硬着头皮,手中重剑贴胸横持,感觉距离差不多了,脚下一撵地,身子如流矢前冲,重剑斜斩直下。

    “轰!”陈旭东就好像脑后长眼了一般,一回身,拐棍斜撩而上,我们俩两下里撞在了一起,一声轰鸣,陈旭东身子一个趔趄。

    而我却是被打的倒飞了出去,虎口发木,胳膊发麻,审判重剑差一点就被砸的脱手而出,落地后,如果不是女王大人扶了我一把,我估计我都能一屁股坐在地上。

    “真够劲儿!”我一口带血的口水恨恨地吐在了地上,心中却是不由得暗自心惊,刚刚我和陈旭东仅交手一个回合,就被震的胸腹里一口心血吐了出来。

    “哎呦,小子不错嘛,像你这个年纪的能接住我一招,就只是吐了口血的不多呀。”陈旭东看着相互扶持的我和女王大人,似笑非笑,一步一步的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而且那个表情,怎么说呢,那个表情实在是太欠揍了。

    “陈宿老你不觉得你一个堂堂末世二十八宿之一,欺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孩子有些不妥吗?”碧落泉,也就是我亲封的女王大人一把把我扯到了身后,抬着头,直视陈旭东,那模样看起来就好像一只愤怒的小母鸡。

    看来关键时刻女王大人还是挺向着我的嘛,我心里这个念头一闪而逝,接着就是一股深深的寒意,从尾巴骨一路凉到头顶心,这情蛊的力道也太诡异了吧!

    “哼、哼,碧落泉,你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怎么你还想护着这个小子,我记得这可不是你毒宿老的作风啊!”陈旭东依旧在步步逼近,而我和女王大人也就只能步步后退。

    那个该死的董晓婉借着我们缠住陈旭东的时候,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惹得我心中好是一阵鄙视,不过这也于事无补呀。

    “这你管不着!”我被女王大人挡在身后,就只能看到她一个侧脸,也不知道是被灯光晃得,还是我眼花了,我好像看到女王大人脸红了。

    “是吗?”陈旭东说着身影一闪,拐棍背到身后,左拳击出,硬是和已经重伤欲倒的女王大人对拼了一记。

    “嗯,还是蛮大蛮软的,反正我一个手是握不过…来…,坏了,我好像想错什么了,这是不对的,不对的!”

    我忙稳住心神,把被打的跌进我怀里的女王大人轻轻的扶着坐下,前迈一步,重剑点地。

    “如果你想死的话,跟我说一声,我愿意帮你这个小忙。”我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的,说实话,我都不清楚我当时是怎么了,怎么就这么的愤怒,愤怒到了二百五的地步。

    “呦,小子我还以为你就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子呢,没想到你还有点儿血性,怎么,我打了那个老太婆你心疼了?”陈旭东终于停住了脚步,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我,弄的我浑身都不自在。

    终于我被他给瞧急了,弓步上前,力由丹田处直冲而起,灌于单臂,拧身扭腰,一式横扫千军就抡了出去 。

    “来的好!”陈旭东一声轻笑,拐棍一竖,反方向迎着我扫来的重剑就撞了上来。

    “我去你的吧!”心中一声暴喝,把手中眼看着就要撞上拐棍的重剑扔了出去。

    剑一脱离了手的控制,速度更是快上了几分,“轰”的一声撞在了陈旭东的拐棍上,陈旭东被撞的又是一个趔趄,而我则早就在撒手的瞬间,身子退后一步,右臂前甩,一股利风如出洞的毒蛇般直点陈旭东的咽喉。

    “啊!”陈旭东万万没有想到我居然会有扔剑这么一手,一声惊呼,身子直接往地上一倒,脚跟点地,往后滑出了尺余,我的链子枪擦着他的鼻尖就打了过去。

    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不能放过,先机占据当然是乘胜追击。

    丹田运气,右腕叠力一抖,原本已经势尽的链子枪突然“嘣”的一声爆响,如通被绷紧的弓弦,我右手一揽如抱满月,脚弓跺地,腾身而起直到半空,身子一个半旋,人随枪走,枪随人转,人枪合势一处,以上打下,一枪就奔陈旭东的身上砸了下去。

    “开呀!”

    这陈旭东不愧是末世二十八宿之一,身子斜倾,又被我连招抢攻,居然还有还手之力。

    只见陈旭东双手分握拐棍的两头,一个举火烧天式,想要把我链子枪的枪头崩出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全身力道都凝聚在这一条枪上,他非但没有崩开,反而被我一枪给整个人砸在了地上。

    “轰”的一声中,陈旭东后背着地,顷刻间,一条条粗细不一的裂纹四下蔓延,他的人也被我给砸进了地面,就好像活生生的嵌进去了一样。

    这就是霸王之威,一招一式,不遗余力,只有急攻,没有退守,敢挡锋芒者,尽披靡。

    我手擒链子枪,也顾不得被陈旭东反震之力搞的翻腾不已气血,先搞死这个姓陈的再说!

    “小心!”就在准备上去补刀的时候,原本被我给砸飞了的那根拐棍突然好像活了一样,浑身冒着腾腾的黑烟,如同一支离弦之箭,奔着我面门就冲了过来。

    “定!”好在在如是那个时候吸收了一部分巫玺的能量,念力大增,面对这冷不防的偷袭,无论是收枪自救,还是闪身躲避都已经不可能的时候,惟有将念力凝做一团,硬是阻住了这古怪拐棍的一击。

    “哈哈哈,过瘾,过瘾啊!”也就在这转瞬间,陈旭东已经从地上一跃而起,稳稳地站在了我的面前,嘴角上丝丝殷红,头发上满是石屑,一招手,那根被我定住的拐棍又飞回了他的手里,腾腾的黑烟也消失不见,恢复先前的普通样子。

    “霸王摔枪诀,我还一直以为霸王萧鼎只是个传说而已,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存在,而且他的《霸王绝命枪经》居然还有了传人。”陈旭东用手随意的笼了笼头发,顺手擦掉了嘴角的鲜血,两只眼睛里透着浓浓的杀机,可他笑的却是那么温和自然。

    “你知道霸王萧鼎!”我的心头如中重锤,朱元璋不是答应我史不留名的吗?可如今怎么还会有人知道萧大哥,还有他的武功套路。

    看来朱元璋是没有遵守他的诺言,既然他没有守诺,那如是那里呢?他会不会…?

    虽然我在哪里布下了“锁魂惊灵甲”,而且就连萧大哥的尸身都化作了惊灵甲,可他朱元璋后来可是作了皇帝的,他那军师刘基刘伯温,传说中可是能用九功盛德碑镇住龙之九子里老大-霸下的主,如果他出手的话…

    我难免有些分神,可我面对强敌,这陈旭东本就要高我好几筹,临阵分神,犯了大忌呀!

    陈旭东是个高手,高手自然可以清楚的感到对手的一举一动,他自然也能,所以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候,陈旭东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