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家有噩耗,声嘶泣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705字

    【第八十四章家有噩耗,声嘶泣血

    在家千日好,出外事事难;休言风霜苦,梅香苦寒来…

    我和穷酸又回到了陆姨所在的苗寨里,身后还跟着一个甩不掉的女王大人

    当然了,在解除我心里的情蛊之前,我可不放心把女王大人扔到外面,这要是再有点儿意外,我可就没有董晓婉给我定向传输了。

    此时的我们衣衫不整,身上除了口子就是血痕,狼狈不堪,尤其是我手里的审判重剑更是显眼,很是有几分恐怖分子的潜质。

    “陆姨,陆姨…”我们三个相互搀扶着来到了陆姨开的那家小吃店,可天色已至中午,可小吃店却还没有开门。

    “莫非陆姨出事了?”穷酸小声嘀咕着,当然了,这也是我们最不想出现的状况,毕竟陆姨给我们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陆姨!陆姨!…”我不死心,又大声的喊了几声,希望奇迹可以出现。

    “你们是找陆妹伢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我们身后响了起来。

    我们一回头,看到是一个一身苗装的老阿婆,看起来年纪至少也要有六十多岁,斑白的鬓角,额头、眼角,一道道岁月的刻痕,身子有些佝偻,手里拄着一个树枝的拐杖,很是慈祥。

    “老阿婆,我们是来找陆姨的,您知道她在哪里吗?”女王大人很少有的温柔的说话,就好像一个听话娴熟的小媳妇儿一样。

    在这里再补一句题外话,那就是这里的普通话普及实在是太差了,这个寨子的人大部分都说的是方言,在我的耳朵里就跟外文似的,穷酸还好点,能听懂一些。

    就刚刚的这个老阿婆,口音更是浓重的一塌糊涂,如果不是有女王大人临时担任起了翻译的工作,我是真听不懂啊!

    我们在等待了女王大人差不多五分多钟的时间后,终于算是告别了慈祥的老阿婆,在女王大人的带领下,向着老阿婆指点的方向走了过去。

    女王大人说,刚刚那个苗族阿婆是陆姨的一个本家亲戚,说陆姨现在正在寨子里的祠堂里,在那里为她的老伴萧伯祈求祖先的保佑。

    我们就这样边走边说,这个寨子的祠堂位于整个寨子的正中央,是最气派的、最神圣的所在,我们并没有走什么弯路,一路就直接走到了祠堂门前。

    当然,这一路上有不少苗寨老乡,对我们这一行奇怪的人指指点点的,母亲把在外玩耍的孩子叫了回去,老人搬着自己的小板凳走回了院子,甚至还有青壮的小伙子手里拿着砍柴的柴刀,像防贼似的紧盯着我们。

    不过我们并不在意,因为如果我们位置互换的话,我想我们的反应也不过如此。

    “就是这里了。”女王大人带着我们来到了一座带院的大屋前,一手插着腰,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根手指头朝着门口指了指。

    我抬头看了看这间大屋,应该说这是一间很典型的民间祠堂。

    有六扇门,正面没有开窗,门楣上挂着一面匾额,原木色,篆刻着四个斗大的字,笔力苍劲、雄浑,只不过很可惜,那就是我是真的不认识他丫的那四个字是个神马东东。

    里面迎面的是一张摆满神位的多层柜子,气势厚重,历史的无情和沧桑扑面而来。

    两侧摆放的是两列高脚太师椅,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圈椅,每两张圈椅的中间还放着一张茶桌,站在这里闭上眼睛想一想,每次寨子里有大事,寨子里的长老们就会聚到这里,讨论商讨,做出了一个个或正确、或错误、或草率的决定。

    此时的祠堂里冷冷清清,只有一个孤零零的跪倒在地上的单薄身影,一摇一晃的,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陆姨…”我小心翼翼地在祠堂门口叫了一声,那个背影没有反应。

    “陆姨。”我又提高了些声音叫了一声,那个背影好像被电了一下一样,身子一震,缓缓地回过了头来。

    “陆姨!”我大叫一声,一个箭步窜进了祠堂,单腿跪倒在了陆姨的跟前。

    我看着眼前这个仅仅四五天不见的妇人,满头的头发居然蒙上了一层白霜,好像衰老了十几年。

    脸颊上两行淡淡的血痕,从眼角一直延到了嘴角,嘴唇上全是充血的燎泡,看着就让人感到阵阵心酸。

    血泪!这个姓陆的女人居然清泪流干,呜咽泣血,这是要有多么绝望和痛苦,才能使一个在城里滚爬多年的苗族女人成了这般模样。

    “孩子!孩子…”陆姨看着我两只手紧紧的抓住我伸出的左手,嗓子嘶哑、低沉,眼角又有汩汩的殷红渗出。

    这样不行啊,我眼里看着面前的女人,如果在这样放任她这样下去,不用多少时日,我的这个陆姨就得呜呼哀哉呀。

    我一狠心,右手一伸,在陆姨的后脖颈上轻轻一按,这个已经精疲力尽的妇人身子一歪倒了下来,我手一抄,把陆姨架了起来,放到了旁边的一张圈椅上。

    “这是出大事了。”穷酸站在我身后,收起了平日里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脸色阴沉。

    “这用你说吗?”女王大人拉着陆姨的一只手,三指平伸,压在寸关尺上,给她号脉,听见穷酸的废话,忙里偷闲还顶了他一句。

    “她怎么样?”我看着歪倒在圈椅里,即使昏了过去,眉头依然皱的紧紧的,她的两条腿无意识的打着颤,尤其是膝盖上那两个触目惊心的破洞,这是要跪了多长时间呀!

    “她的身体状况很糟,极度虚弱,又加之大悲在怀,心郁难舒,全身的经脉甚至有的已经出现枯缩的趋势,我看如果我们再晚来两三天,她就要不行了。”女王大人号完脉,把陆姨的手轻轻的放下,脸色也是异常凝重。

    就在我们低声商量着怎么办的时候,一个小女孩儿的声音奶声奶气的在门口响了起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语气里有着惊慌还有奇怪的愤怒。

    还有一点要说,这个小妹伢说话虽然奶声奶气的,可说的却是字正腔圆的云南普通话,虽然还有点口音,不过我还是能听懂的。

    “你们把阿婆怎么啦!”哗啦一声,小女孩把手里的食篮往地上一扔,扑到陆姨的身前,把两只小手一伸,把陆姨挡在了身后,虽然以她的身材来说什么都挡不住吧。

    俩个小腮帮儿鼓鼓的,眼睛瞪得溜圆,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们三个。

    “小妹妹…”我蹲着身子,看着她那双清澈的好像一汪湖水的大眼睛,刚想跟她解释解释,表达我们没有恶意。

    可我还没有开说呢,就被小女孩儿一句奶声奶气的“坏银”给堵了回来,逗的穷酸和女王大人一阵好笑,而我则是一大阵的无语,还有好笑。

    “你们是?”就在我们拿这个小女孩儿束手无策的时候,从祠堂的门口终于传来了大人的声音,不过这回却是地地道道的云南土语,我又听不懂了,不过还好,我听不懂没关系,我不是还有女王大人吗?

    鉴于语言转换实在是太过于麻烦,在此也就直接采用女王大人翻译版了。

    我们三个齐刷刷的看向了门口出现的中年人,是个典型的苗寨汉子,身形不高,五短的身材,却是车轴的汉子,两眼闪着精光,只不过眼圈有点发红,破坏了一些气场,可他那被肌肉撑起的衣服,却显现出了他恐怖的爆发力和破坏力。

    “你是那位有本事的先生!”那个汉子和我们对视了差不多两秒钟,眼光一闪,两三步就冲到了我的面前,那双常年劳作造就的堪比木锉的大手,一把就把我的“小手”给攥在了手里。

    他拉着我在一把圈椅上坐下,又招呼穷酸和女王大人也坐。

    把那个像只战斗状态的小母鸡的小女孩叫了过来,交代了几句,小女孩就跑了出去。

    而后对我就又是一阵热情的言语。

    我对于这位大哥的热情,只能“嗯嗯”的应着,在他激动的颠三倒四语法讲述半天后,我才明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