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午夜子时,女王发威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634字

    【第八十五章午夜子时,女王发威

    木兰替父从军战,媚娘指点江河山;古今多少巾帼曲,谁说女子不如男…

    事情还要回顾到四五天前,我和穷酸被陆姨求的进山去寻找萧伯,后来就发生了我们在山腹中的事情。

    可话分两头,单表一枝,差不多也就在我和穷酸进山两天后,萧伯带着那个被黑凶抓走的小女孩回来了,不过却身受重伤。

    回来后,萧伯把小女孩交给了她的父母之后,就跟陆姨还有寨子里闻讯而来的其他几位长老说,他虽然把人救了出来,可他也被黑凶所伤,原本是也没有什么,只要及时救治就可无事。

    可当时情况紧急,所幸的是女孩并没有被黑凶伤害,只是沾染了些许尸气再加上过度惊吓,晕过去了而已。

    萧伯用功力将女孩儿所染的尸气驱除后,也就没什么事情了,只要好好调养些日子就可以恢复正常。

    而真正危险的却是此时他自己的处境,他受伤后,又正好赶上天降大雨,被困山中,耽搁了救治的时间。

    直到此时才从山中逃了回来,却已经是尸毒全身,目前也只是凭着毕生的功力硬抗着,据他自己估计,最晚也就只能再坚持三天,三天以后,他就要尸毒攻心,变成僵尸。

    到那时六亲不认,为祸乡里,这世间再无萧远山了。

    “三天以后?”我掐着手指算了算,“那不就是今天吗?”

    “是呀,”那个自称叫阿豪的汉子不无惋惜的长叹一声,说,萧伯是个大好人,他的大半辈子都在为寨子奔波,如今的苗寨能有这样的面貌,大半的功劳都要归功于萧伯。

    阿豪还说,萧伯交代完身后事后,就叫其他的几个长老把他用铁链捆在了这祠堂后面临时竖起的一棵铁旗杆上,就等时辰一到,将他浇上火油当场焚化,永绝后患。

    当然,期间被陆姨叫去进山找萧伯、找我们的汉子们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看着这位往日慈祥和蔼的长者,如今却是脸色铁青,嘴唇发紫,被捆在铁旗杆上等死。

    这些铁打的汉子不由得眼擒热泪,低头不语,祠堂的后院里一阵压抑的沉闷。

    而陆姨则自从萧伯回来后,就跪到了这里,向苗寨的历代祖宗祈求皇天睁眼,帮帮她家老头子,不要从她身边把他夺走。

    从那天开始就一跪不起,不吃不喝,三天来无论是谁来劝说都没有用,她嘴里就念叨着求祖宗保佑萧伯,求上天让我和穷酸回来,因为在她的眼里看,我和穷酸都是有真本事的人。

    这里方圆除了萧伯之外,我们是她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也有人劝过她,说可以去附近的寨子里找养蛊的神婆子还有先生来看看。

    可陆姨就是认了死理了,除了我们她谁都不信。

    当然了,陆姨是陆姨,她不找,寨子里的其他人还是去了附近的寨子找了神婆子和先生,可他们来了后,看过都说没救了,而且除了萧伯说的方法之外,他们也没有什么什么更好的方法。

    本来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火油,准备在今天晚上十二点时,也就是古时的子时三刻,将萧伯焚化。

    原本他打算是来看萧伯最后一面的,因为他实在是不忍心晚上来看着萧伯被活活烧死,没想到却在这里遇见了我们。

    当初我们刚来的时候,他可是亲眼看着我跟玩儿似的就打爆了那个白毛的脑袋的,他觉得我是个有真本事的人,如今我们回来了,可能萧伯就不用死了。

    “那阿豪大哥你能带我们去看看萧伯吗?”我从圈椅上站了起来。

    “当然,当然!”阿豪听我这么说,就跟捡到了宝似的,噌的就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带着我们三个就要去后院。

    倒是女王大人拦住了阿豪,问陆姨怎么办,阿豪挠挠头,说没事的,这都是一个寨子的,而且这里还是祠堂,有祖宗的荫庇。

    见他这么说,我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就跟着阿豪往后院走。

    可刚走了两步,眼看就要转过影壁进后院了,倒是阿豪想了想又停住了脚,回头看着我们问我们究竟能不能救萧伯,这三天来,他们求的人很多,可失望更多。

    “你是选择直接放弃,还是再试一回运气?”说着话的不是我,不是穷酸,而是自从出了无名地宫后就一直温温柔柔的女王大人。

    阿豪闻言一愣,好像是刚刚看到女王大人一样,先是紧盯了一阵,然后双手抱拳,不过看来他对这种江湖的礼数并不是太了解,也就只是学个样子,而且还不伦不类的,可这并不阻碍他表达对女王大人的尊重。

    阿豪和女王大人说了几句,女王大人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阿豪就好像看到天神一样,屈膝就要跪下去,被女王大人拦住了,又交代了两句,阿豪忙不迭的点头。

    如此一条铁打般的汉子,居然就好像个最最虔诚的宗教徒一样,弯着腰把我们三个请进了后院。

    我曾小声的问过女王大人她都跟阿豪说了些什么,可她不但不说,居然还在我的软肋上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旋,如果不是被女王大人那“你敢叫疼,你就死定了的”威胁眼神中,痛苦的忍受着。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我们的主线任务还是尽最大可能救萧伯,然后请他们帮帮忙,把我们从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大山里送出去。

    我们一进院就被眼前的景象惊着了,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最起码也要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地面是平整的石板,而在这些平整的石板上跪着不下百十个男女老少,全都是眼圈红肿,有的在无声呜咽,有的则直接哭了出来。

    “他们都是来送萧伯的?”我看着眼前这惊人的场面。

    阿豪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眼圈也开始湿润起来。

    得到了阿豪的肯定后,那个在我的印象里并不是什么好形象的萧伯顿时又高大了不少。

    临终如斯,夫复何求啊!

    院子里有几个青年或是壮年,看到阿豪带了我们三个陌生人进来,从地上站了起来,几步小跑就来到了我们跟前,和阿豪说着什么。

    显然阿豪在他们这些人眼里也是颇有威信的,这一点从他们的眼神里就可以看出来。

    “他们当中有不少人都认识你,”站在我身旁的女王大人用手又捅了捅刚刚全旋的地方,弄的我又是一阵肉疼,“他们还说你是什么除魔者。”女王大人的语气里不无揶揄。

    我也不争辩什么,因为第一,我不见的说的过她,第二,即使我说过,我恐怕受到的就不是揶揄这么简单了。

    阿豪跟那几个汉子说了几句,转过头来问他们该怎么办,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只不过这次他问的是女王大人,而不是我这个他们口中的除魔者。

    这要是说打鬼杀人,这个我是在行,可他们要我救人,虽然我也学过一点,不过也不是我的强项,就这样我们仍旧来了,也就是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心态。

    我看了看身边的穷酸,穷酸微微的摇了摇头,眼睛瞟了瞟突然又变回酱油党状态的女王大人,那眼神里幸灾乐祸,红果果的。

    看来带着她还真是弊大于利呀,不过为了计划的顺利进行,我还是往女王大人的身边蹭了蹭,用心灵感应进行着单线联系。

    “落泉,你…”我就刚来了个头呀有木有,她就这么粗暴的打断了我的联系。

    “什么落泉,落泉是你叫的吗?我和你很熟吗?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叫我女王大人,女王大人听到了吗?”女王大人不愧是女王大人,直接扽着我的耳朵,一通大吼…

    围着我们的汉子都是石化当场,而出这个馊主意的穷酸则是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