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药到病除,启程回家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647字

    【第八十六章药到病除,启程回家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八字注定命难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当女王大人看到我吃瘪,却又拿她没有办法的糗样,她这才心满意足地放开了我那可怜的小耳朵,拍了拍小手,分开仍处于石化状态中的汉子们,走到了院子正中那根铁旗杆前面。

    我和穷酸则跟个跟班的保镖似的跟在女王大人的后面,我低着头看着女王大人那一扭一扭的“小屁股”,心里暗暗的发着狠,看我赶回来不把它给打成八瓣的!

    可我貌似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果然就在我这个念头暗暗滋生的时候,前面走的女王大人突然停住了脚步,我没注意,差点就撞到了一起。

    女王大人僵硬的扭过了头,恶狠狠的盯着我,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问我,“你~刚~才~想~什~么~了~!”,说着就又要过来掐我。

    事实再次证明,陌生的好人比熟悉的损友更靠谱一些,眼看我就又要倒霉的时候,穷酸笑的气都喘不匀实,可关键的时候,阿豪实在是看不过去了,在旁低低的叫了女王大人一声。

    女王大人横了阿豪一眼,然后回过头来用手指狠狠的戳了戳我的额头,一个字都没有说。

    我们终于登上了三层木台,来到了萧伯的面前。

    萧伯低着头,原本的包头布不见了,灰白的头发没有一丝的光泽,身上的铁链一道又一道地箍着,深深的勒进了衣服和皮肉里。

    “吼!”

    我们三个刚来到木台上,垂着头的萧伯猛地抬起了头,鼻子一嗅一嗅的,两只布满腥红血丝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我们。

    “是你…”当萧伯的眼睛扫过我的脸时,停了下来,用力的猛甩头,好半天才不再甩了,血红血红的眼睛恢复了一丝清明,憋了半天才说出两个字,那声音就好像锈铁刮玻璃一样难听。

    “还好,”女王大人在旁边看了看,“他的魂还没有散,尸毒还没有攻进心脉,还有的救。”

    “有的救!”我一听女王大人这话,顿时感到有了大片大片的希望。

    “嗯?”我刚要表达一下自己高兴的心情,女王大人突然狠狠地斜了我一眼,“有你的事吗?”

    “我…我错了还不行吗?”人在矮檐下怎能不低头啊,我本着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原则,在战略上做出了让步,承认了错误。

    “嗯,这还差不多。”女王大人有点小骄傲的昂着头,小手一翻,掌心里金光一闪,一条小拇指粗细长短的小虫就牛波依哄哄的闪亮登场了。

    “本命蛊!”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而穷酸则是轻轻的一闪身,把女王大人的小手,当然重点是她手上的那条小虫,挡了个严严实实。

    “匹夫无罪,怀璧当诛啊。”穷酸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在外人看来,好像是我们三个人凑在一起商量事情,其实我和穷酸都只是摆设,作用就是挡住里面的女王大人。

    此时这木台上的主角,不是巫玺和诛仙的拥有者-我,也不是后来的游侠穷酸-燕收天,而是末世二十八宿的毒宿,女王大人-碧落泉!

    本来我还以为,女王大人连本命蛊这么高级的货色都拿出来了,怎么着也得是霞光掩天,百灵来朝才对。

    可为毛什么动静都没有,就看见女王大人小手一抬,那条小虫振翅飞了起来,摇摇摆摆的飞到了萧伯的面前,围着他上下飞了几圈,然后就突然看见萧伯脖子一梗,张开大嘴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那双瞪得快要渗出血的眼睛里,居然流下了两点眼泪。

    “这是…?”我和穷酸都很紧张的看着女王大人,生怕萧伯这个老头儿,别尸毒还没攻心,就叫她这条小小的虫儿给弄死了。

    作为罪魁祸首的女王大人却是半昂着头,一副“这事儿别找我,跟我没关系哦。”的样子,得,看来问她是问不出什么了。

    “呼…”

    就在我和穷酸瞎担心的时候,却是听见萧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来,腥臭难挡,闻之欲吐…

    我们三个都捂着鼻子躲开了些,尤其是女王大人居然呲溜一下跑到了我的背后,拿我当了隔离墙。

    我心中那个喊呀,要不要这个样子!

    不过还在女王大人的那条本命蛊还是很给力的,在我们周围的空气质量降到正常人无法呼吸之前,萧伯终于不再吐气打嗝了。

    脸色也由铁青色变成了苍白色,虽然依旧很是难看,可最起码这是人的脸色了,还有那已经长长的指甲和变尖的牙齿都恢复了正常,而且最最关键的就是萧伯的眼睛恢复了以前的黑色,虽然不是还有神,却极为清明。

    “快,快把他放下来,他要去厕所,把中的尸毒都排泄出去。”女王大人背对着萧伯躲在我的身后,自己指挥着,倒是很大方的一屁股把我给撅到了前面。

    “好嘞!”虽然是被逼出来的,不过福利还是不错的,而且这貌似也是我应该做的,我不去做,难道叫她一个女孩子去吗?

    唉?好像不对呀,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想是想,不过既然都出来,难道还能在溜达回去吗?

    我端详了半天,虽然早就知道他们没用锁,可也不由得感叹苗寨的乡亲们干活是真实在呀,成人手指粗细的铁链捆了十好几道,而且还没有锁,铁链的两端是用铁扣扣起来的,绷得紧紧的,那是相当的结实呀,相当的!

    “算了吧!”我心里一发狠,搬不倒葫芦洒不了油,既然没有钥匙,咱就用没钥匙的招儿,我把手里的审判重剑抡起来,转到了铁旗杆的后面,照着铁链就劈了下去。

    “刺啷,稀里哗啦!”火星四溅,十几道铁链被我一剑尽皆砍断。

    萧伯被捆的时间太久了,四肢血脉不通,猛地松开,脚步一个踉跄,叽里咕噜的就闯下了三层木台,也顾不上四周或躲闪、或上来搀扶的乡亲,萧伯低着头就跑进了角落里的一个侧门。

    接着就不是空气质量下降那么简单了,而是根本就呆不住人了,无论是我们,还是寨子的乡亲们,都在女王大人的带领下,逃也似的从祠堂的后院跑了出去。

    ………

    “好了!”我四仰八叉的往老乡给我们准备的床上一躺,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好好歇歇了。

    我躺在床上想了想,自从今天下午我们会到这里开始,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把本来已经死定了的萧伯又给救了回来,多日来不食不眠的陆姨,也被我强行弄的休息了。

    在萧伯把身体内的尸毒排出绝大部分后,也就是剩下好好调养,把余毒排净了。

    乡亲们在亲眼见识了我们,当然主要是女王大人,的神迹之后,几乎就差点把我们安个牌牌供起来了,对我们是千恩万谢,傍晚的时候,我们吃了云南苗寨最最地道的盛宴,还特地给我们安排了晚上住的地方。

    房间也是吊脚楼,不过很是干净,全新的被褥,床上还放着一套干净的衣服,让我们替换,不得不说,实在是太贴心。

    “老二,你说碧落泉现在干什么呢?”穷酸躺在我对面的床上,两只手枕在脑袋下面,看着头顶的屋顶。

    “怎么你喜欢上她了?”我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看着他,语气里算是红果果的笑意。

    “不是,”穷酸少有的不上道,没有跟着我的节奏胡侃一番,而是继续看着自己的屋顶,“碧落泉来历不明,而且手段极是高明,心机深沉,你就这么把她带到身边,你就不怕…”

    “唉,怕又有什么用,我们俩现在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蹦不了她,也跑不了我,至于她有没有什么心思,就看她自己了。”

    我一翻身就睡了过去,准备明天出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