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火车偶遇,太乙神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611字

    【第八十九章火车偶遇,太乙神针

    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财是招灾惹祸苗,气是雷烟火炮…

    “抓不住爱情的我,总是眼睁睁看它溜走,世界上幸福的人到处有,为何不能算我一个…”单身情歌的铃声在寂静无声的车厢里响起,周围的乘客看着我就好像看见鬼一样,我看到哪里,哪里的人就是一阵战栗。

    这是我想要的吗?

    我接起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甜甜的女声,如果说女王大人的声音是蜜糖一样腻腻的甜的话,那这个女孩儿的甜就好像正当季的甜瓜一样,脆脆的甜。

    “是谁?”

    还没等我问对面是谁呢,女王大人就支着两个耳朵凑了过来,一副防贼似的模样。

    我朝女王大人比了个收声的动作,“你好,你是哪位?”,我尽力你收拾自己的心情,不让刚刚的坏心情影响到自己的语声。

    我硬顶着女王大人猛烈的目光攻势,接了五分钟的电话。

    原来打电话给我的是祥磊,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祥磊的女朋友楚灵姗,她说现在祥磊就在献县,得了怪病,和她在一起。

    看了多少家医院都没有用,所以祥磊就想起我来了,可前几天给我打了不少的电话,就是没有人接,这不今天也是抱着打个试试的心情,没想到居然通了。

    后来我让她把电话交给祥磊,果然电话的那头传来了祥磊的声音,不过听上去有气无力的,说让我去看看他,如果我都救不了的话,那他就只能等死了。

    我虽然觉得祥磊说的话有一点过了,不过也可以听的出来,他那边的情况,的确很是严重,没办法了,我就跟他说我正在回去的车上,等我到了献县地界就打电话给他。

    收了线后,我心里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下了一块,虽然祥磊看起来的确是遭了李伟的黑手,不过现在最起码还活着,而且神智清醒,这就是好消息。

    我把手机揣回了口袋,看着坐在座位上憨憨的笑着的老大哥,“老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眼前这个普通到扔到人堆里就找不出来的“忠厚”汉子,可我更清楚的记得他那可怕的飞针,一瞬间凌厉如刀的眼神,还有随随便便掏出的一万多毛爷爷。

    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没想到刚刚我居然看走了眼,没看出还有这么一位人物。

    “小兄弟何必呢?”老大哥要伸手过来拉我。

    “干什么!?”我一甩手,手里扣着的三枚银针已经深深的钉进了火车的胶木桌面里。

    “呵呵”老大哥并没有变脸,依旧笑呵呵的看着我,摇了摇头,伸手把桌子上那三根普通人用钳子都很难拔出来的银针,轻轻松松的拔了出来,手一翻,三根银针就消失无踪。

    “坐下吧。”旁边的女王大人把我拉着坐了下来,跟我说这次多亏了这位大哥,她看老大哥不像是个坏人,他愿意坐这里就让他坐吧。

    我奇怪的看了女王大人一眼,觉得有点不自在,这是她脑袋烧坏了,还是我脑袋烧坏了。

    “这位是…?”就在女王大人被我看的有点要向爆发方向发展的时候,穷酸那讨厌的声音从我们后面响了起来。

    然后我的面前就出现了抱着一堆吃的的穷酸,他正用狐疑的眼光打量着老大哥,一松手把怀里的吃食摆了一桌子。

    “你也坐吧。”女王大人示意穷酸贴着老大哥坐下,她自己顺手拿了一袋可比克薯片。

    老大哥看着一直虎着脸的我,“小兄弟你的煞气太重了,”说着老大哥居然很是自来熟的拿起了桌上的一个鸡腿,直接撕开包装就咬了一口。

    “敢问您可是姓樊?”女王大人少有的态度恭谨,双手抱拳,朝着正拿着个鸡腿啃得欢的老大哥施了一礼。

    而老大哥则是把手里的鸡腿停在了嘴边,眼睛微微眯起,两道寒光闪过,不过也只是一瞬,“哦,小姑娘你认识老朽?”

    “老朽?”我心里不禁一颤,这个大哥看起来能有多大,三十?四十?他居然口称老朽?难道他和陈旭东一样,是一个老棺材瓤子!

    “呵呵,这普天之下,人们都以为太乙神针樊晨阳早就在那八年的‘百家争鸣’中力战身亡了,没想到如今却在此相遇了。”女王大人一边说,一边往小嘴里塞着薯片。

    “知道当年这段秘辛的人并不多,再加之后来的世事动荡,不少故人也都黄土藏身了,如今能认出老朽的恐怕不会超出这一掌之数了。”说着樊晨阳右掌一伸,三根细毫已在手中蓄势待发。

    “老伯莫非是忘了当初的清水苗寨。”女王大人也不惊慌,甚至连一点防备都没有,依旧吃着自己的薯片。

    “清水苗寨?”樊晨阳闻言眼中神光一凝,如果在普通人眼里也许没有什么,无非就是眼睛眯了下,可在我等有些道行的修行之人眼中,那却是大不相同啊。

    本来平平常常的,甚至有些浑浊的眼睛里,那一瞬间突然变得清澈无比,如壑如渊,神光凝炼,如同两道霹雳,直射女王大人,仿佛要在女王大人的身上看出另一个人来。

    “哈,原来是你…”樊晨阳盯着女王大人看了也就几秒的时间,眼中神光一散,原本紧绷的神色变得放松畅快,就好像多年不见的老友相逢一般,手里的三根细毫也不知什么时候收了回去。

    “不可言,不可言…”女王大人看着眼有笑意的樊晨阳,也是面带笑意的摇了摇头。

    大家也许有些奇怪,我们就这样说着事情,就不怕在旁的有心人听到些什么吗?

    当然了,我们是不可能跟电影、电视里一样,就算是刺杀对方大Boss的绝密计划都敢在大马路上肆无忌惮的大声嚷嚷,周围的人就跟聋了一样,而且最后他们还刺杀成功了。

    这实在是太狗血了,我们如果敢这样的话,我敢保证都不用等到半夜,过不了一会儿,就来查水表的了。

    而我们之所以敢这样,是因为我用念力,在我们身边周围布下了一层隔音的结界。

    女王大人和樊晨阳说了几句后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就开始扯闲篇,什么张家长李家短,三个蛤蟆四个眼啊,我实在是难以想象,如果这个樊晨阳真的跟女王大人说的一样,以他老人家的年龄居然可以和女王大人聊到张根硕的话题,我实在是无语了,难道我真的落伍了。

    后来他俩也聊的无聊了,于是樊晨阳掏出了个ipone5s玩起了真人斗地主,女王大人也不甘落后,从我这里强行剥夺了我的手机使用权,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就是不让我看。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呀!我想我现在的形象,一定要是站在礁石上,双手伸向天空,仰天长叹,然后一个浪头直接把我拍在了沙滩上。

    哎,悲剧呀!

    算了,我跟精力充沛的女王大人打了声招呼,让她在车到站的时候叫我一声,至于穷酸嘛,我是眼睁睁地看着他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就勾搭上了个上学的妹妹,跑她那去坐去了,也懒的管他了。

    我还是去找我巫玺大哥玩去吧。

    于是我把神魂一聚,沉到了自己的识海里去修炼去了。

    长路漫漫啊,离家在外的人们都应该知道这坐长途火车的痛苦,大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啊,我这一修炼就直到被女王大人给扯着耳朵,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我们三个人下了车,穷酸居然一路上跟那个妹子整整聊了一路,还把人家妹妹的手机号和QQ号都哄弄到手了。

    我就奇了怪了,难道我跟穷酸的功力差距就是如此的大吗?

    “樊大哥你这是?”我看着自从下车后,就一直跟在我们身边樊晨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