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面黄肌瘦,萝莉幼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4本章字数:2657字

    【第九十章面黄肌瘦,萝莉幼师

    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求的共枕眠,;三生石上海枯烂,一酌一饮是姻缘…

    我们的队伍在不断壮大中,由一开始的我一个,后来加了穷酸,再后来从云南回来时又多了女王大人,现在,我们又加了个太乙神针樊晨阳,一行四个人,气势汹汹的杀到了CZ市汽车站,坐上了前往献县的客车。

    这回倒是没有什么麻烦,路程也很短,在进城的时候给祥磊的女朋友楚灵姗打了个电话,叫她来汽车站接我们。

    很快,我们四个怎么看都不配套的团队,从汽车站里走了出来,可楚灵姗还没有到,我们就只好在门口等着了。

    还好楚灵姗并没有让我们等太久的时间,在差不多五分多钟后,一辆小巧的紫红色跑车停到了我们面前,然后从里面先是伸出了一条长腿。

    “你就是张巫?”甜甜的女声,使我们终于确定了这个貌似来错地方的小妞,的的确确就是来接我们的楚灵姗。

    在看到她出场的时候,我的脑子里顿时涌现出了一副画面~宝马雕车香满路呀!

    不过这些日子来见了很多美女的我,虽然也有些惊艳于楚灵姗的美艳,不过我还是保持了我该有的风度(当然了,这其中女王大人所发挥的作用也是功不可没的)。

    我上前一步,说我就是她要找的人,不过我看了看她的跑车,这是一辆双排座的,她是司机自然占了一个,而我们这可是有四个呀,我不信她的后备箱能塞进三个大活人。

    于是我们只好打了辆出租车,在女王大人的强烈建议之下,我、穷酸还有樊晨阳打了辆出租车跟在楚灵姗的车后面,而女王大人则瞟了我一眼后,美滋滋的坐上了跑车。

    很快,我们就跟着楚灵姗的车出了献县的主城区,来到了城郊一处高档小区里。

    我们付了车钱后,跟着楚灵姗来到了一所位于小湖边的独体别墅门前。

    “这里?”我有些发傻的看着正掏钥匙开门的楚灵姗。

    “是呀。”楚灵姗回头俏皮的一笑,一推门,把我们让进了屋里。

    我的心又开始疼了,祥磊家有钱我是知道的,可是我是真没想到他丫的这么有钱啊!

    我现在突然有些明白李伟为什么会变得如此疯狂了,我眼前的一切的确值得大部分人为之疯狂,无论是普通人,还是…

    “舍长你来了…”我刚换完鞋走进客厅,就看见穿着一身丹兰色睡衣的祥磊倚坐在一张大大的沙发里跟我打招呼。

    “祥磊!”我一声低呼就快步小跑着来到了祥磊的跟前,“磊子你这是怎么了?”

    我实在是无法想象,我和他分开无非短短的一个多礼拜,可磊子怎么就变成了如今的这般模样。

    原本磊子就是个清瘦的人,一米七左右的身高,一百零几的体重,那小腰瘦的绝对让大部分女生都羡慕不已,不过却是个很有精神的小伙子,而且还是校学生会的成员,为人处事、待人接物也很是热情周到,是很多女孩子心中的白马王子。

    可再看看他如今的模样,原本白里透红的脸色却变成了菜青色,两个大大的黑眼圈,绝对和国宝大熊猫有的一拼,身材更是削瘦了不少,身上的那套睡衣软趴趴的贴在身上。

    “还不都是老大害的…”磊子拉着我在他身边坐下,语气里唏嘘不已,“唉~”万语千言都在这一声短短的叹息中被无限的放大。

    “其他的几个怎么样了?”我一边凝神感知着磊子此时的气息,一边想看看他这里有没有其他几个家伙的消息。

    “我也不知道,我给他们打电话都没人接,其他的联系方式也联系不上,我怕他们也遭了老大的毒手。”磊子说着,原本就没有舒展开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是不是有先生给你看过。”我看了半天,终于得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磊子应该是有缘碰到了高人,替他暂时把身体里的鬼祟给压制住了。

    磊子现在在诛仙剑附加给我的剑眼中,完全就是被一大团飘忽不定、浓稠如墨的黑气包围着,印堂发黑,双目发赤,气息杂乱不畅。

    如果按照磊子此时的情况原本早就应该命归黄泉的,可他现在却依旧好好的跟我坐着说话。

    说起来原因也很明显,这应该都是磊子灵台百汇穴上的那团紫气的缘故,可虽然这团保住了他的性命,可在我的剑眼里却是妖气冲天,不时还会幻化出一个狐狸脑袋对着虚空中呲呲牙。

    “这…”磊子被我一问,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了正给我们泡茶回来的楚灵姗,眼神有些不自然。

    我也随着磊子的目光看了一眼,当然是用剑眼,可是这个楚灵姗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只是一个长的很是标致的妹子而已,不过看上去更像是个小萝莉。

    我曾说过我不擅长救人,这要是搁在以前,我可能还真就没招了,可现在可就不一样,你以为女王大人和樊晨阳是吃干饭的吗?

    女王大人咱就不用说了,至于这个樊晨阳嘛,嘿嘿…

    在来献县的路上,女王大人曾通过我们之间的专线告诉我,我眼前的这个长的跟个农民工似的大哥,就是七十多年前叱咤华夏大地的太乙神针樊晨阳,据说他出身农家(这里的农家不是种地的农家,而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个思想流派,如果看官们看过秦时明月的话,应该记得那个罗网的黑剑士胜七吧,就是那个农家。)

    他们农家的祖师相传是上古三皇之一的神农,他们农家弟子秉承遗技,全都是一等一的名字,而作为农家第一高手的樊晨阳很是如此,甚至说他是神医也不为过。

    而且樊晨阳成名的绝技就是他们师门的绝技-太乙神针,这门功夫原本是救人的针灸术,却硬是被他樊晨阳给改成了一门杀人于无形的恐怖功夫,端的是个不世出的奇才。

    他一出师就平了当初民国时期臭名昭著的销金台和卸甲岭两处流寇,全部一千五百多人无一逃生,就连流寇的头目吞江霸下石克法和穿云燕子刘苏都是如此,而且最奇怪就是这些人,全身上下竟无一伤口,死因不明,只知道是一个叫樊晨阳的人下的手。

    在当初我们称之为八年抗战,也就是女王大人口中的“百家争鸣”时期,樊晨阳也是个抗日奇侠般的人物,行踪飘忽,独来独往,专门刺杀日本高级军官,弄的当时日本军官谈樊色变,悬赏他的项上人头,奖金竟达十万大洋,那可是大洋啊!十万!

    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樊晨阳突然就消失无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当时这件事轰动一时,各种猜测甚嚣尘上,日本方面则表示说樊晨阳已经被他们击毙;而也有人说他得了奇遇,藏起来修炼了;甚至还有人说他是因为一个女人而退隐江湖,找个安稳的地方,老婆孩子热炕头去了。

    不过这些都是坊间流言,还是有各种各样的猜测冒出,虽然大多数的爱国人士都不愿相信,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樊晨阳遭了日本人的毒手,曾经还有人组织过大批人士为他报仇。

    可毕竟人死已矣,随着时间的流转,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忘记了这位太乙神针樊晨阳了。

    女王大人还说,如今连这避世多年不出的樊晨阳都出来了,看来这太平世道恐怕不会太平太久了。

    而当我问她为什么她会知道如此秘辛的时候,她却只是还了我一个三百六十度全旋,然后就不理我了。

    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是一点都没错呀!

    就在我打算进一步再看看磊子的病症伤势的时候,从进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的樊晨阳却是双手一拱,对正要给我端茶的楚灵姗说。

    “敢问姑娘是胡家几排的供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