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胡家三排,太乙显威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510字

    【第九十一章胡家三排,太乙显威

    举目四顾云舒卷,卧听桥头水自流;枝梢画眉莺莺语,一壶一盏一春秋…

    樊晨阳不愧是高手,即使是开了剑眼的我都没有看出这楚灵姗有什么问题,没想到倒是被他给看出毛病来了。

    楚灵姗闻言一愣,神色极为紧张,手就一直端着我的那杯茶,没递到我的手里。

    “您是什么意思,我听不懂。”楚灵姗稳了稳心神,终于把那杯扣碗茶递给了我,回头看着樊晨阳,不过眼神有些飘忽,不敢和樊晨阳直视。

    “呵呵,现在的年轻人都是如此了吗?”樊晨阳说着摇了摇头,“小姑娘你腰里的那条狐节难道不是你的吗?”

    被樊晨阳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的确在楚灵姗的腰里有一条长半尺左右的雪白色皮草,如果不是经人提醒的话,我还真就没从楚灵姗那件月白色的羊毛衫上看出来。

    “你说的是这个?”楚灵姗闻言笑了笑,从兜里把那条皮草拿了出来,在我们面前晃了晃,一阵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传了出来。

    “钥匙!”樊晨阳在我心中被女王大人树立起来的高大形象顿时矮了半截。

    我看着楚灵姗手里皮草的尾端上那兀自碰撞的三个钥匙,眼神瞟了瞟还是一副老神在在模样的樊晨阳。

    “看来姑娘是不想让我救这位小哥儿了,那恕在下身子不适,告辞了!”说着樊晨阳把手里正准备喝的茶盏往茶几上一顿,站了起来,这就要一甩袖子走人。

    而这个时候,女王大人居然也跟着起哄,同样也是把茶碗一放,站起来就走,连跟我打个招呼都没有。

    “樊大哥等等。”

    事情都成这样了,我也坐不住了,一个箭步,横空跨过了整个客厅,在樊晨阳还差一步就迈出门的瞬间拉住了他的胳膊。

    穷酸则还算给我面子,拉住了女王大人。

    “舍长…”磊子看着场中的情形,也是十分的尴尬,勉勉强强地站了起来,被楚灵姗搀着一步一步地走到了我的面前。

    “张兄弟,”樊晨阳被我死磨硬泡又拉着坐了回去,脸上沉的跟要滴下水儿来似的,“不是我老樊耍大牌,而是你的这个兄弟中的是蛊毒,不是普通的撞邪和鬼上身可比的。”

    樊晨阳说着又站立起来,直接来到了磊子的面前,看也不看眼圈有些发红的楚灵姗,用手指在磊子的额头和前胸点着,边点边说。

    “他中的蛊毒十分猛烈而且诡异,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我估计应该是鬼阴蛊。”

    在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里,樊晨阳给我们普及了这鬼阴蛊的由来和狠毒之处。

    这鬼阴蛊是苗疆蛊术里的另类,可以说是黎巫和楚巫相结合的产物,它和常见的蛊虫、蛊毒并不一样,它不是利用真实存在的东西,而是利用鬼祟阴灵之类灵体作为下蛊的媒介,像这类的蛊,他们统称为灵蛊,极为厉害。

    而这种蛊也十分的阴毒,中蛊者一开始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反而会感到精神更加充沛,这是蛊毒在缓缓渗透的表现。

    等过些日子,中蛊者就会感到浑身乏力,精神恍惚,可这并不会太长,大概也就只有两三天的时间,然后就会再次恢复过来。

    可这恢复也就只是回光返照而已,用不了一个礼拜的时间,人就又会浑身乏力,精神恍惚,并且还会伴有噩梦。

    期间中了鬼阴蛊的人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在最后一个阶段的时候,整个人会变得极度饥渴,日日求欢不能自已。

    这是因为鬼阴蛊在压榨人体的最后一点潜质,通过这种极其原始,却又极其快乐的方式,在不知不觉中彻底将人榨干。

    等你醒悟到不对的时候,对不起,你已经没有机会再去挽救了。

    那么如果再过了这个阶段的话,那么恭喜了,你的好日子到头了,而你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这个时候,鬼阴蛊的症状会开始显现出来,比如白日见鬼、夜不能寐,眼中的尽是幻觉,六亲不认。

    而且肢体会开始从内部发生溃烂,一开始只是痒,从里向外,可无论你怎么挠,痒的感觉都不会有半点减轻,反而会越来越重。

    日夜不停,无休无止,直到将人折磨疯掉,而到了这个时候,中蛊者的神志也差不多会被鬼阴蛊的蛊灵吞食干净,开始暴力易怒,开始杀人,杀死亲人,杀死朋友,杀死身边的所有人…

    当痒的感觉停止的时候,就开始了下一个阶段-疼,痛彻心扉的疼,而且你还会看到自己的皮肉开始溃烂,成堆成堆的虫子会从你的骨头里钻出来,啃食你的身体。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当初研究这个蛊的猛人和后人来了个玩笑,还是他觉得应该让中了蛊的人做个明白鬼。

    总之,这个时候的你神志会是清醒的,可你却什么也做不了,即使是自杀也不可以,因为你现在除了可以转转你的眼珠之外,你身体的其他所有,都已经成为了虫子的天堂还有繁殖基地。

    当听完樊晨阳的讲述后,除了女王大人还是一副女王的模样外,其他的人都是不寒而栗,就算是根本就不用担心这种鬼阴蛊的穷酸也是双拳紧握。

    而磊子作为亲身体验者,则是身子一晃,如果不是楚灵姗搀住的话,他估计就躺地上了。

    樊晨阳转过来看着我,继续分析着,“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他在这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就变成了这般模样的话,那只有两个可能,第一就是下蛊之人功力不够,导致他的蛊毒提前发作了;另外一种,就是下蛊的人可能做了什么改动,假如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很难办。”

    樊晨阳说这些的时候,眉头紧锁,脸色沉重,看起来并不像是开玩笑或是吓唬我们。

    “那您这么说,就意味着您可以解开鬼阴蛊,救祥磊了?”看来有的时候,女人的心理承受能力的确比男人要强上很多,就在我们三个大老爷们都被樊晨阳的话吓得不轻的时候,楚灵姗居然第一个反映了过来。

    “能救?不能救?”樊晨阳突然不说了,反而端起了刚刚已经被他顿进了茶几半寸的茶碗,悠悠地喝了一口。

    “胡家三排弟子楚灵姗拜见前辈。”就在我很想上去打樊晨阳一顿的时候,楚灵姗却做出了让我大跌眼镜的举动,双手捧着她的那串钥匙,朝着樊晨阳跪了下去。

    “不用了,”樊晨阳也没有起身,只是右脚一伸,凭空里居然就那么伸长了一块,正好点在楚灵姗的环跳穴上。

    楚灵姗右腿一颤,人又直直的站了起来。

    “现在的年轻人,真实的,一个脑袋里缺根筋,”说着居然还看了我一眼,而且是那种很明显,你老要不要这么直白呀。

    樊晨阳也没有在意正准备撸胳膊的我,而是又看向了手持狐节的楚灵姗,“一个满嘴里没有实话的小狐狸,难道真的是我老了吗?”

    说着樊晨阳把茶杯又放回了茶几上,不过这回是轻轻的,他站了起来,从穷酸手里接过了已经彻底面无人色的磊子,把他给架回他刚刚坐的大沙发上放好。

    “小狐狸,”樊晨阳一招手把楚灵姗又给招了过来,“我需要你把他身上你下的禁制撤掉,我才好施展。”说着他从自己的怀里已经掏出了一个布包,打开后,里面密密麻麻的插满了长短不一、粗细不一的银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