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厉鬼残魄,雾散云消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711字

    【第九十二章厉鬼残魄,雾散云消

    泥炉红火夜宵萧,伴风听雨泊断桥;青灯举杯邀影醉,管他明朝路遥遥…

    话说当磊子被樊晨阳大哥剥的赤条条,光剩下一条内裤的时候,整个场面的感觉那怎叫一个诡异了得。

    诸位可以想像一下,一个面目清秀、身形瘦削的大男孩,浑身上下就剩下一条内裤的站在装潢豪华的客厅里,周围还围着三个糙老爷们和两个绝对祸国殃民级别的美女强势围观。

    磊子有这样的遭遇,这是上辈子要造了多大的孽呀!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场面有些诡异,可樊晨阳和楚灵姗的行动效率还是很快的。

    楚灵姗手持狐节,身子前倾,星眸半闭,作捧心状,嘴里发出一段段咒语,音色糜糜,如对闺中少妇对情郎嗔诉,听的我直起鸡皮疙瘩,不过看看穷酸和樊晨阳他们倒是如常。

    还好这种非人的折磨倒是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也就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楚灵姗浑身一颤,手中狐节祭到半空,顿时间,狐节上散发出了柔柔的粉白色光晕,把磊子百汇穴处镇压鬼阴蛊的那团紫光给收了回去。

    身形闪动间,一片银芒暴起,见妖灵已被收走的樊晨阳,双手扬出收回间,磊子身上的十二正经已经被他用银针全部锁死。

    “落泉该你出手了。”樊晨阳大喝一声,身子一转,已经来到了磊子的身后,手中银针连刺,长强(少阴所结)、腰俞、阳关、命门、悬枢、至阳、灵台、神道、身柱、陶道(足太阳会)、大椎(足三阳会)、哑门(阳维会)、风府(阳维会)、脑户(足太阳会)…

    又把磊子背后的督脉诸穴全部封住,只留下磊子身上的任脉通流。

    女王大人听到樊晨阳的大喝,自然也不敢怠慢,小手一挥,她那条早就蓄势待发的本命蛊,化作一道金光,直接就轰在了磊子前胸的膻中穴上,然后扭啊扭的,硬是咬出了一个小拇指甲盖大小的口子钻了进去。

    我估计照那个深度,如果不是樊晨阳用银针封住了磊子的痛觉的话,我看他现在都能原地蹦上几圈。

    本命蛊就是本命蛊,毕竟是传说中的高级货色,就见女王大人的本命蛊进到磊子的身体里,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用肉眼都可以看到磊子身体里有黑气在到处乱窜。

    由于磊子的经脉大都被锁住了,只留下了任脉可行,这股子黑气被女王大人的本命蛊逼迫的无处可走,从四肢百骸里纷纷退了回来,汇聚到了下丹田处和本命蛊斗了起来。

    还是那句话,本命蛊就是本命蛊,那团黑气和本命蛊争斗了片刻后,便不敌,又被从下丹田处逼了出来,一路向上,直到了磊子胸口处被本命蛊咬出的那个口子,一缕一缕的黑烟从口子里冒了出来。

    最后随着本命蛊的出现,那团黑气也完全出现在了半空中,聚散不定,种种恶象变幻而出。

    而就在本命蛊离开的瞬间,一直在旁边等待的楚灵姗手疾眼快,直接把她手里的狐节搭在了磊子的头顶,防止这团好不容易被逼出来的黑气在跑回去。

    “现在怎么办?”我看着已经飞回到女王大人手上的本命蛊。

    “你不是一路上都叨咕要看看你家小萝莉吗?现在就看她的吧。”说着女王大人一伸手,从怀里掏了一下,扔给了我一个东西。

    我伸手接住,入手的感觉温温的,质地坚硬细腻,好像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气(我的心里很是奇怪的说),这是一块半个手掌大小的碧白玉牌。

    “笑蕊,笑蕊!”我看着自己手掌里这块日思夜想的玉牌,感觉着里面熟悉的血脉感觉。

    好像是为了回应我的呼唤一样,我手里的玉牌开始轻微颤动,不一会儿,一道白影就从里面冲到了我的身上。

    凉凉的、软软的、轻轻的,我虚空揽着挂在我身上,哭的稀里哗啦的白衣女孩-刘笑蕊!

    “没事咯,没事了…”我看着眼前的刘笑蕊,还有那张全是泪水的小脸,即使喜欢又是心疼。

    “杀!”一声既尖锐又难听的尖叫,原本被围在半空里的那团黑雾,居然张牙舞爪的朝着我怀里的笑蕊扑了过来。

    真是花园里面晾裤衩-大煞风景,在这么一个团聚的高人时刻,这个看着就叫人讨厌的家伙居然敢来招惹我,而且欺负的目标居然还是我刚刚才找回来的宝贝。

    “滚!”我手一翻,把笑蕊推到了身后,气沉丹田,运劲于喉,一张嘴就吼了出去,说来也奇怪,我原本就是喊喊,装装波依而已,谁想那团黑雾还真是听话,好像被锤子横空击中一样,翻着跟头就飞了回去。

    这还不算,一直在磊子身边的楚灵姗也是“啊”的一声尖叫,两只手捂着耳朵蹲到了地上,鼻子里还流出了两缕鲜血。

    “雷虎正音。”樊晨阳、穷酸还有女王大人都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眼睛里就差冒星星了。

    而刚刚被我拦在身后的笑蕊此时却鼓着腮帮儿、咬着牙,抡着小拳头就冲了出去,我没注意,等反应过来时,再想拦就拦不住了。

    就看着笑蕊扑到了半空,就和那团稀薄了很多的黑雾打了起来。

    别看这笑蕊刚刚还哭的稀里哗啦的,平常的时候也是呆呆的,有时没事儿还卖个萌,可此时的她简直就是个母老虎一般,两只手抓住黑雾就是一通乱扯,高兴了还直接用嘴咬。

    “这…”我站在下面,手里拎着审判重剑,仰脸看着半空中跟泼妇附身似的笑蕊,实在是无语了,女人可怕,生气的女人更可怕!

    “笑蕊闪开!”

    我正在下面发呆的时候,后面一直处于打酱油状态的穷酸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双脚点地,身子窜到了半空里,让过了躲开的笑蕊,手里青光一闪。

    “啊!”那团黑雾被穷酸一剑斩成了两半,一声尖叫后,“张巫你给我记住!”李伟那怨毒阴冷的声音自虚空中遥遥的飘了过来。

    “李伟。”我咬着牙,恶狠狠地感受着空气里飘散的怨气,有李伟那熟悉的讨厌味道。

    “他的这股怨气已经散了,别找了。”穷酸正好落在了我的身边,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还是先看看祥磊吧。”

    是呀,我和他一个人渣生什么气呀我,我还是先看看磊子要紧,我和穷酸带着笑蕊来到了磊子面前。

    此时,樊晨阳已经把磊子浑身上下的银针都拔了出来,正给他运功按摩,促进身体里的血液流动,免得多日来的蛊毒给他留下暗疾。

    “没事了,”樊晨阳很快的给磊子运功一个周天,然后跟已经恢复过来的楚灵姗交代了几句,让她从今天开始,每天给磊子用木耳和花椒煮水喝,一天三顿,坚持半个月左右应该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除此之外,还交代一些磊子和楚灵姗今后要注意的事项,以后要多加小心,免得再受了小人的暗算。

    就这样我们几个折折腾腾了整整一个下午,等一切都尘埃落定以后,天已经黑了下来,磊子说来了这里也不用走了,这套房子是他和楚灵姗住的,他父母不住这里,房间富裕的很,就住这里就可以了。

    我们也没有推辞,在吃过楚灵姗叫的外卖后,女王大人、樊晨阳我们几个又去看了看,已经躺在床上,吃着楚灵姗剥好后喂到嘴边的橘子,他的脸色好了很多,精神也好了很多。

    看到人家小两口甜甜蜜蜜、卿浓我浓的景象,我们很有自觉性的退了出来,各回各的房间。

    我还是和穷酸一个房间,女王大人和樊晨阳一人一个房间,而且最可恶的一点就是女王大人居然又把笑蕊从我的手里抢了回去,说只有她在场的时候,才允许笑蕊和我在一起。

    说归说,最后我还是妥协了。

    闭了灯后,我躺在席梦思软床上,看着黑暗中雪白的天花板,心里想着李伟的所作所为,“难道我真的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