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对对错错,人道沧桑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614字

    【第九十三章对对错错,人道沧桑

    对对错错谁人定,是是非非岂无由;命中注定贵与贱,豪富名利争不休…

    我躺在席梦思上,身子陷在里面,感觉着从未感受过的光滑和柔软,心里难以抑制的想起了自己和老爸睡的那两张硬板床。

    灯熄了,我睁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难道我就比磊子差这么多吗?”,我的脑袋里开始不停的响起这个问题。

    我的学习成绩比磊子好,我的身手功夫那更是磊子骑马都赶不上的,为人处事、待人接物,虽然我不敢说就要好过他,可我绝对不会比他差,至于人品?呵呵,我这可是连家都没回就赶过来了,尽心尽力。

    那为什么我会比磊子的生活差的如此之大呢?天地之距,云泥之别,用赵本山的那句话说就是:如果磊子是高挂天上的皓月,而我就是那灶台上的油灯;如果磊子是泰山顶上一青松,那我就是家里板上的一根干巴葱。

    人家有自己的独体别墅、美女、香车,优质的生活,而我有什么呢?从小时候开始,每天凌晨三点半就要跟老爸起床,骑着自行车跨过大半个县城,夏天顶着三四十度的高温,冬天冻的要跺脚,一天披星戴月的,就为了挣上那一天三顿的粗茶淡饭。

    为什么?为什么?

    现在的我眼前突然闪过了一个人影-李伟,对,没有错,就是李伟。

    我现在突然开始有点了解李伟的感受了,差距!我不比他差,甚至还要比他优秀,可我为什么要站在地狱里,永远仰望着天堂里的他?

    为什么?为什么我一出生就在地狱,为什么他一出生就在天堂,为什么?!

    难道这就是命,我的一生就要如此?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呀!

    力道一点一点的凝聚,双拳开始攥紧,我感到我身体里的气在快速流动,快到一股一股的热血直冲到了我的头顶。

    “老二!”眼看就要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穷酸的一声喊叫使我清醒了过来。

    我“啊!”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感到自己浑身的肌肉都绷得好像铁块,汗出如浆,连身上的衣服都浸透了。

    “老二你怎么了,怎么会有如此之强的杀气。”穷酸下床一边说着,一边去开了灯,可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我却可以看到他那张惊愕,不解还有惶恐的脸。

    “邦、邦、邦”

    有人再敲我们的房门,接着从外面传来了樊晨阳和女王大人的声音。

    穷酸给他们开了门,不过并没有让他们立即进来,而是和他们小声嘀咕了几句才和他们一起进来,顺手还把房门给锁上了。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如此之强的杀气,就连我和落泉在隔壁都感觉到了。”樊晨阳和穷酸做到了我对面穷酸的床上,而女王大人则是盈盈地向我的床上一坐。

    “咔…哗啦!”,谁想女王大人居然刚刚碰了一下我的床,我坐着的这张席梦思软床就散了架,变成了一块块拳头大小的碎块,洒了一地。

    与此同时,女王大人好像被烫了一样,一个箭步就窜到了穷酸和樊晨阳的身后,两只大眼睛恐惧地看着仍然虚空坐着的我。

    恐惧,深深的恐惧,来自灵魂深处最本源的恐惧,这是我感到的女王大人的感觉,通过她给我种的情蛊。

    樊晨阳见到如此的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双手倒背,我可以肯定他现在的手里正扣着不下百枚可随时取人性命的银针。

    穷酸倒还是很镇定,他看着我,好像在看多年的老朋友,却又像是在看个陌生人。

    穷酸右手一挥,光华闪动间,一面小小的银色镜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我认识这面镜子,这是穷酸的本体,他以前就待在镜中,不过自从得了欧娜的魔傀之身后,他便遁了出来,这面镜子也就成了他性命双修的一件法器。

    “你自己看看。”穷酸手一扬,把镜子抛给了我,不带一丝劲力。

    我接住了镜子,朝里面看了一眼。

    “我勒个去的!”镜子里的我倒是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穷酸的这面镜子是一面真正的法器,它可以照出普通肉眼凡胎所看不出的事物。

    此时在镜中的我,脸色发青、嘴唇发紫,一对眸子却是乌黑乌黑的好似深不见底的深渊,两眉间一道血红的沁印直通发际,浑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血光,流转不停,脑后则漂浮着一把造型奇古的长剑-诛仙!

    “这是…?”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又看了看对面一脸戒备的樊晨阳,恐惧万分的女王大人,还有静静坐着的穷酸。

    “老二你差一差就入魔了,”穷酸从我手里拿回了镜子,“你要是有什么心事就说出来,一个人憋在心里对你还有对我们都很危险。”

    “嗯?”我还没有从刚刚的被自己吓到的状态里恢复过来,只是下意识的回应着,足足过了五秒钟我才反应过来,说没事的,就是刚刚又想到了李伟,所以情绪难免激动了起来。

    听我如此说,樊晨阳倒是信了,倒背的双手重新放到了身前,过来拍着我的肩膀,跟我说我现在的情况很是危险,我有着令人恐惧的力量,却没有足够的心智去控制,这样就会很容易反过来被力量控制住,肆意妄为,就好像刚才一样。

    我点头说知道了,我会加强对自我的控制的,这种事情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樊晨阳看着仍然面有愠色的我,也知道我这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平复回来的,也就又跟我说了几句,打着哈欠,说是困了,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而女王大人自从“坐塌”了我的床后,就一直有些躲着我,见樊晨阳出去了,也就跟我说了句晚安推门出去了,不过她临出门前回头深深的看的我那一眼,却让我的心有些痛,恐惧,我的女王大人看我的时候居然会有恐惧…

    “都走了…”穷酸看樊晨阳和女王大人都走了,手指一弹,一缕劲风点出,灯灭,无边的黑暗再次包围了我,“老二你难道连我都不相信吗?”

    “穷酸,我…”我看着黑暗中的穷酸,他坐在床上,眸子里的是担忧还有渴望,没有了开始的恐惧和慌乱,“我不想骗你…”

    “老二…”穷酸想说些什么,可欲言又止,看着我,我们就这么彼此看着,时间在流淌,我甚至可以感觉的到,“你现在真的很危险,如果不是刚刚你及时醒了过来,你恐怕就要入魔了。”

    “可是你的心结还没有打开,你的心还在愤怒,还在渴望着毁灭,你看看你的床,我不相信以你的修为,那个李伟可以让你如此失控,失控到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量。”

    是呀,我低下头,我的力量还在奔流,我依然还是悬在半空里无法下落,我看着地上的碎块,沉默了很久。

    穷酸没有打扰我,就只是陪着我沉默。

    “为什么?”我最终还是觉得要有一个倾诉,而倾诉的对象我选择了穷酸。

    穷酸听着我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显然并没有弄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没有说话,只是在静静的聆听。

    为什么,我把我心里的困惑告诉了穷酸,我将我的不甘低声的嘶吼。

    我跟穷酸说,我现在甚至开始有点羡慕李伟了,因为他可以没有顾忌,他为了要达到他的目标可以无所顾忌,不择手段。

    而我却不行,我被束缚住了,我被道德、被法律,被这些本来就不公平,偏偏却被冠以公平准绳的狗屁东西束缚住了,还有被我自己束缚住了。

    就在刚才,就在刚刚,我甚至在想如果我如同李伟一样,把束缚全部抛开,我会怎么样,我会不会变得如同李伟说的那样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