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佳人已去,追悔莫及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708字

    【第九十四章佳人已去,追悔莫及

    “几许愁,几许忧,人生难免苦与痛;拥有过,失去过,才能真正懂得去珍惜和拥有;情难舍

    ,人难留,今朝一别各西东,冷和热点点滴滴在心头;伤离别,离别虽然在眼前;说再见,再见不会太遥远…”

    怒火在燃烧,即使是黑暗也要战栗,公与不公当由我来裁决,这世间的一切应该由强者决定、拥有、支配…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杀气又开始四处蔓延,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变得粘稠,整个房间,不!是整个空间都开始颤动。

    “老二!老二!”穷酸又变成了天使形态,手里的审判重剑微微的颤抖,“老二你醒醒,你不能让你的心魔控制你,否则…否则…”

    “否则怎样,嗯?哈哈哈”我喜欢这种感觉,什么法律,什么道德,礼义廉耻有个屁用,人性多少钱一斤?

    不要了!我要全部抛弃,是我要抛弃的!

    我放肆的笑着,嘲笑着这世间的一切,还有曾经的自己。

    我拥有比他们更加强大的力量,我就应该享受比他们更好的待遇,他们都要服从我,听命于我,敢有不从者-杀!

    穷酸现在也许应该后悔为什么要把我带进这里,让我来直接面对我自己的心魔,他是如此的强大,而我却是如此的渺小。

    剑横扫,挂着凄厉的风还有挽救,穷酸重剑攻到,快如闪电,势若奔雷,可我却并没有躲闪,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我双拳提在腰间,凝神静气,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心神合一,一拳击出,裹挟着风雷之声。

    “轰”的一声响后,剑落、人飞,漫天星火,我手一抬,重剑稳稳地从地上飘起落在了我的手上,疾挥、猛顿,审判地剑尖离着穷酸的咽喉不到一寸。

    “你如果听话,我可以不杀你。”现在的我是胜利者,打败他这才仅仅是个开始。

    “老二你醒醒,你还要疯到什么时候!”穷酸说着周身银光一闪,就好像照相机的闪光灯一样,一道电光就冲进了我的识海。

    识海里,海水在沸腾,还是巫玺老大的庇护才使得我的本体意识没有被我的心魔吃了。

    “老二!”又恢复了长衫折扇形象的穷酸一道银光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把抓住我的双手,好是一顿端详。

    “呵呵,大哥!燕收天,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跑进来了,嗯,本来我还想如果你为我所用,今后你我兄弟两个吃香的喝辣的,女人、房子、好车,出不尽的山珍海味,享不够的荣华富贵,可你却偏偏要和我作对,也好,既然你今天来了,也就不用走了!”

    笼罩在一片血光里的心魔阴森森的笑着,笑声越来越大,他身上的血光也越来越浓…

    “老二你为什么不反抗?”穷酸和我一起躲在巫玺布下的结界里,“这里是你的主场,你应该能打的过他才对,怎么如今?”

    “我…”我看着穷酸急切的神色,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和他说。

    就在此时,整个识海都笼罩在一片血光之中,阴风飒飒,鬼哭狼嚎…

    “他既然说不出来,那就让我来替他说!”身在半空的心魔看着我,眼神里满是嘲弄,“燕收天你知道吗?我刚刚所说的一切都是你的好兄弟张巫他自己想的,我只不过是让它们放大,然后堂堂正正的摆出来而已。”

    “钱,你知道吗?堂堂身怀诛仙的修行者居然会为了几张车票、买双普通的杂牌鞋子,犹豫半天,天天啃着馒头就咸菜,而他吃的是什么,嗯!是什么!”

    识海中光影一闪,磊子那张咧着嘴傻笑的脸出现了。

    “为什么,张巫你想想这是为什么!”

    水花四溅,原本只是沸腾的水面突然起了风浪,浊浪滔天。

    “这…”我低着头没有回答,因为这也是我一直都在思考的。

    “弱肉强食,这是自然界的不二法则,你比他强大,你甚至比他们一家凝聚到一起的力量都要强大,那么你就可以把他们的东西变成你的…”

    “不行,法律会制裁的。”我甚至都可以想像我已经穿着牢服、戴着手铐,锒铛入狱的样子。

    “法律,哈哈哈,法律!”心魔又笑了,那么的开心,就好像听到了这世上最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张巫,你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天真啊,法律,那些都是用来约束卑贱的普通人和弱者的,从中国五千年之前的人们就已经知道了的事情,法不加尊懂不懂。”

    “你还真以为什么公平啊、民主啊的是说给你听的?剥削、压迫,从古至今都没有改变过,没有,一天、一个小时哪怕一分钟都没有过,只不过是后来的人们学精了,在丑恶的真实外面包了一层薄薄的糖衣,可就只是薄薄的”心魔说着还夹了夹手指强调真的很薄,“就把你们哄的屁颠屁颠的,你们真实太好人了。”

    “老二怎么办,你不能一直就这么听着吧,如果等他把你的识海全部都侵蚀了的话,咱俩就死定了。”穷酸看着一直低着头的我,急的就差抓耳挠腮了。

    “如今想要除去这个魔障,只有两个方法,”见我没有应声,一直承担保护伞作用的巫玺倒是顶了上来,可穷酸并不知道巫玺能说话,它这猛地一说,倒是被吓了一跳。

    不过好在巫玺也没有计较,只是接着说下去,说要除我心中这魔障如今只有两个方法,一个就是凭借我自己的意识,其实正如穷酸开始说的一样,这里是我的主场,心魔只不过是我被放大了很多倍的一个念头而已,按理说我应该可以把他打败,然后心智更上一层楼。

    可现在的我却不行,心魔是因我的邪念而生,而这个邪念虽然被我本意所排斥,可他说的却的确是我现在想要的,我越是想否定,就越是要想,越是想,魔障的力量也就越强,我除不了他,他却无时无刻不在侵染着我。

    穷酸也是个明眼人,自然看出这第一条恐怕是行不通了。

    “那第二条路是什么呢?”

    巫玺说第二条的可操作性就要强很多了,那就是诛仙!用诛仙的力量强行把心魔斩断并镇压起来,可如果如此的话,是并不能真正彻底的消灭他,当我再次起邪念的时候,他就又可能趁机逃出为恶,而且会比这次更加麻烦。

    “老二你选哪一条?”穷酸毕竟不是我,在我的识海里,最终的选择权还是在我的手上。

    我还是没有说话,而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了他我的选择。

    我右手抬出前推,诛仙剑渐渐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右手紧紧地握住剑柄,用力的一斩,一道斜斜的白光从心魔身上闪过。

    “你有没觉得你很啰嗦。”我看着半空中被斩为两半的心魔。

    “哈哈哈,我还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哈哈哈…”心魔并没有说出那句无数坏蛋被打倒后说的“我还会回来的”,而是哈哈大笑着化为了虚影,最后全部消失,而我的识海也恢复了往日的清明。

    我手一摆,诛仙剑也消失在了我的手里,神魂一阵飘忽,这就是强行动用诛仙的副作用,对我的神魂损耗太大了。

    穷酸扶住了我,我们两个难兄难弟瞧着彼此的狼狈,不由得都是苦笑。

    “别…”突然我感到冥冥中的一丝别离,“是女王大人,快,穷酸你快点出去!”

    我一脚把穷酸从我的识海里给踢了出去,自己也回到了身体里,也不管地上爬起来一副咬牙切齿的穷酸,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我冲到了她的房门口,一把拉开,没有人,我又去拉樊晨阳的门,门开了,一脸莫名其妙的樊晨阳出现在了门口,可还是没有她的影子。

    我突然慌了,从心里开始发慌,我分不清这到底是情蛊的作用,还是…总之我现在是真的慌了,从心底慌了。

    我楼上楼下的找遍了每一个房间,并且尝试用情蛊来感应她,可是都没有找到。

    她哪去了,碧落泉你塔玛的哪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