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独龙命劫,海东青现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547字

    【第九十六章独龙命劫,海东青现

    大则行云吞霞蔚,隐可草芥藏形身;金麟岂是池中物,乘雷御风上九天…

    “我没想到你居然会是破劫之人,”卧在沙发上的鹰一遍又一遍的梳着自己的翎毛,还不忘鄙视我一番,“就长的这么一副挫样,而且二十好几了居然还是个处男,太丢人了。”

    “用你管吗!”我从穷酸手里夺过审判,要不是这个家伙和一飞有关系,我就一剑把他给劈了,今天晚上吃火锅鹰!

    “你拿我怎么样,别看哥现在变小了,可扁你照样跟玩似的。”说着,这只变成了八哥大小的鹰扑棱着膀子就飞了起来。

    “唉,我说”坐在一旁的穷酸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那个谁你能不能先说说重点。”

    “什么叫那个谁呀,叫哥潇洒哥,不然我连你一块扁。”说着说着这个畜牲张牙舞爪的乱扑腾。

    “潇洒哥…”我跟穷酸两个人一脸黑线的彼此看了看,是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还是我门疯了!?

    经穷酸这么一提醒,也懒得和这个破鸟计较啥了,还是一飞的安全比较重要,只好忍气吞声的叫了声潇洒哥,向它询问一飞的状况。

    一提到一飞,潇洒倒是收敛了很多,跟我说它也不知道现在一飞究竟怎么了,他只知道一飞的命劫到了,而且还是大劫,极其难过,还是它拼着折损阳寿通灵后,问了祖先大能,才知道一飞这命劫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度过后便可秉承大气运,就不世之功,传万世之名。

    祖先的神灵还说,要破一飞此次的命劫需要两个人,一个是这次和他一起回家的女朋友李琳琳,还有另外一个破劫之人就是我了。

    “你和一飞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帮他?”

    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然也不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个自称潇洒哥的小鸟怎么就这么好心地帮一飞呢?

    “你知道我是谁吗?”从出现开始就自诩英明神武的潇洒哥居然会问这么白痴的问题,而我和穷酸的回答自然是十分的肯定,不知道!

    潇洒哥气的直翻白眼,气呼呼的说,它是只海东青,海东青是什么,那可是满族的最高图腾,据说十万只神鹰里才有可能出现一头海东青,是可以号令百鸟的。

    十万分之一的概率还弱,还号令百鸟?我觉得这个小鸟实在是深得吹牛不上税的精髓了,这也太扯了吧。

    “一飞是我满族英雄的后裔,更是我主人的子孙,如今他有大难我怎能不帮他。”潇洒哥说着,脑袋昂的高高的,小胸脯挺得高高的,鸟眼里还闪着泪光。

    “你的主人?你主人是谁?”我虽然知道一飞是满族,可还真不知道,他家的老人里居然还有可以养出这么一只成了妖的海东青来的猛人。

    “我的主人姓爱新觉罗,是成宗义皇帝。”潇洒哥说完身形一展,突然就恢复了比刚见我时还大的本体,翅展将近十米的大鸟,你能想像吗?

    双翅巨大,罡风呼啸,刮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不过说来也奇怪,如此之大的风,居然只是把大厅里的家具吹的乱晃,可就是不倒。

    一声响彻云霄的啼叫,直接把我面前的玻璃杯震了个粉粉碎。

    “什么东西!”话出针到,潇洒哥的这一阵折腾,终于把留在二楼照顾磊子和楚灵姗的樊晨阳给惹恼了。

    “傻波依!”潇洒哥任凭樊晨阳的银针打在身上,就听见几声清脆的金属折断声,然后潇洒哥一旋身又变回了小鸟的模样,回敬给了有些傻眼的樊晨阳一个大大的鸟屁股。

    不光是樊晨阳,就是我也傻眼了,我接过樊晨阳的银针,那种力量近距离内绝对可以媲美手枪,而且速度快,隐蔽性更好,而且角度刁钻,即使是我也只能接,不敢跟潇洒哥一样,用身体硬抗啊。

    穷酸没有没有理傻了眼的我和樊晨阳,而是直接把胳膊一架,让潇洒哥轻轻地落在了上面,轻轻的,恭恭敬敬的抚摸着潇洒哥的翎毛。

    潇洒哥也有些愣,两只鸟眼一个劲地看穷酸,不过并没有飞走。

    “你就是十四爷的那只海东青?”穷酸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跟潇洒哥说话。

    十四爷,能被穷酸称爷的我的印象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四爷-皇太极,另一个就是十四爷-爱新觉罗多尔衮。

    这只一嘴荤腔,极爱臭屁的小鸟居然会是多尔衮养的!

    而且还有一个更加劲爆的消息,一飞这个小子居然会是当初正白旗旗主多尔衮的血脉,那还了得,皇亲贵胄有木有!

    想当初宁静的一部《孝庄秘史》可是我热追的唯一一部电视剧,马景涛的多尔衮更是让我心血澎湃,曾经一度成为多尔衮那样的男儿成了我的目标。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开始淡忘了,不过多尔衮那快马长刀纵横沙场的形象却并没有忘记。

    好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魔斩了,女王大人走了,我的心却软了,开始怀念以前抱着西瓜看电视的时候了。

    我被穷酸给派到楼上安慰处于暴怒边缘的樊晨阳去了,而他自己则架着潇洒哥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虽然我是很想知道的不过我倒还没有八卦到偷听的地步,我就只好乖乖的去劝樊晨阳了。

    过程还是很顺利的,毕竟也是一方高人,比笑蕊那个小丫头片子好对付多了,然后我又去见了磊子和楚灵姗。

    可是我只见到了磊子,他说楚灵姗今天一大早就走了,连声招呼都没有打,这不刚刚才来了个电话,说她有些急事回家去了,可能要好几天才能回来的。

    我笑了笑说是不是我们几个打扰他们二人世界了,要不我们这就走,省得把他再给憋坏了。

    磊子二话不说就擂了我一拳,有些力道了,看来樊晨阳和女王大人的治疗还是很给力的,很给力的…

    想到女王大人走了,我的心里不由得又是一动。

    我陪着磊子说了会话,无非就是工作、生活还有女人几个方面,我们都没有提李伟,我们都很清楚,我们都不想提起。

    我和磊子说的差不多的时候,我跟磊子说,我们可能就要走了,刚刚我们收到了一飞的求救讯息,我们要尽快赶过去。

    磊子说他也要去,被我给拦下了,至于为什么就不用我说了。

    我从磊子的房间里走出来,正好看到穷酸和樊晨阳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在楼下的大厅里等着我,当然还是少不了潇洒哥的。

    我跟身后的磊子耸了耸肩,一拱手,道了句保重,就一个倒翻跃到了穷酸和樊晨阳身边,接过自己的旅行包,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磊子的独体别墅。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磊子他自己去处理吧,还有,那张席梦思我是不打算赔个给他了。

    我们一路上风是风火是火的赶到了火车站,又挤上了春运的火车,这次的目标是有东方小巴黎之称的冰城-哈尔滨!

    这一会由于没有了女王大人,我们一路上也就没有再招惹到什么麻烦,平平安安地到了目的地。

    当我们三个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顿时感到了一种区别于河北的陌生感和新奇感。

    我又将在这里开始什么故事呢?会发生些什么,我能不能帮助一飞度过命劫?度过了自然是皆大欢喜,可是如果度不过的话,会不会我和一飞就都要留在这里了?

    算了,不想了,想的太多只会成为前进的险阻,一飞,我来了,兄弟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