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地下黑市,珍馐美馔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734字

    【第九十七章地下黑市,珍馐美馔

    一夜北风寒,万里彤云厚;仰面观太虚,疑是玉龙斗;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银装素裹新,独叹梅花瘦…

    我们一行三人一鸟来到了哈尔滨,我们走出了车站,现在寒风里,看着在身边走过的行人,或有愁容,或是笑颜。

    这就是红尘,这就是人世,不论何时、何地,几家欢喜几家愁,有的笑容背后是痛苦,也有的泪眼后是喜悦。

    我们是年前腊月到的哈尔滨,一般的温度都在零下五摄氏度到零下十八摄氏度之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有历史记录以来这里出现的最低温度曾有零下三十大几的时候。

    我和穷酸都是穿着薄棉衣,初冬的衣服,而潇洒哥这个小鸟更是不会寒衣的,这一行人里也就只有樊晨阳是穿着正常的衣服出场的。

    樊晨阳从出了车站后后就一直奇怪的看着我和穷酸,对我们在这种鬼天气里就穿这么点儿,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

    这也难怪,我毕竟是刚刚加入的,哪里知道我经过诛仙的改造后,早就已经是寒暑不侵了,而穷酸则更是铁疙瘩一个,他要是感到冷了,那这个就真的冷了!

    潇洒哥跟我们说,当初它看见一飞的时候,他和女朋友李琳琳正跟着一个旅行团去了哈尔滨亚布力国家森林公园玩儿,那个地方和我们所在的哈尔滨市有将近二百公里的距离。

    那里有山、有水、有林,地形十分的复杂,兼之此次是去应命劫的,恐怕也会是困难重重,危机四伏,所以我们不能贸然前去,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才好出发。

    省得到时候人没就出来,我们几个再搭进去了,那不是亏大了。

    这一路上我无心看风景,因为我的心里全是你的安危(好吧,的确有一点点肉麻了)。

    潇洒哥跟我们说它还有些事事情要处理,等我们都准备好了,直接把它的这根翎毛别在耳朵上,它就可以找到我们了,说着,它一歪头从自己的翅膀上叼下了一根翎毛,交给了我,然后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不过说实话,我还真就不太担心它的安全问题,至于它有什么事嘛,那关我鸟事啊。

    我们和潇洒哥兵分两路,各自前往自己的目的地,而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准备好这次所需的所有装备。

    这次我还多亏和樊晨阳樊老哥一起来的,不然还真就不好说能不能把装备搞齐,因为部分装备从正常渠道搞不到的原因,所以樊晨阳果断地带着我们去了哈尔滨的地下黑市。

    原本我还以为所谓的地下黑市会是像集市或者是批发市场式的去处,可那里知道,樊晨阳居然直接带我们到了哈尔滨西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馆,从整体感觉上真的就是一家小旅馆。

    闪着灯光的招牌,破破烂烂的门脸,门口前还停着两辆普桑,也都是陈旧的货色,而且还是好几年没洗过的那种。

    似曾相识的感觉,我始终觉得这里有些像风老的那家旅馆,莫非这里也是别有洞天、暗藏玄机?

    樊晨阳带着我们直接推开了玻璃门走了进去,迎面的前台上正坐着一个和整个旅馆风格极不相符的美眉,一件柔灰色的高领羊毛衫,干净利落的短发,留着一抹大大的刘海儿。

    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给人的感觉除了卡哇伊还是卡哇伊,弯眉,鹅蛋脸,正在专心致志的、一心一意的、极为认真的玩着削水果。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因为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山呼海啸似的。

    “丹子都多大了,怎么还玩这小孩子的玩意儿。”看来樊晨阳倒是和这里很熟,直接往小厅里的沙发上一坐,跟到了自己家一样。

    “要喝啥自己拿,有什么事等我玩过了这一关再说。”那个丹子美眉还是专心地削着水果,只是给樊晨阳扔了这么一句,而我和穷酸两个直接就给自动忽略掉了。

    不过我们倒也不介意,直接挨着樊晨阳坐了下来,打量起了这里的内部环境。

    这是一个差不多一百多平的小厅,在左侧,也就是现在我们所坐的地方,放着一套普普通通的沙发,呈半圆的摆着,可以坐下七八个人的那种,前面还有一个茶几,虽然没有茶吧!

    在我们对面是一溜的柜式冰箱,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饮料,看那程度绝对是那种透心凉、心飞扬。

    我就奇怪了,这大腊月的在哈尔滨你弄这么多冰凉冰凉的玩意给谁喝呀,脑袋缺根弦?

    再有就是在丹子美眉的背后有一个竖柜,里面放着白酒、烟、还有一些紫红色的小盒子,里面一袋一袋的,很是精致。

    除了这些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就连一幅装饰画都没有。

    “耶!”就看见丹子美女两只手高举着,从前台里面蹦着就出来了,还转了几个圈子,我和穷酸都是一幅痴呆的样子,而樊晨阳则是微微笑着,眼睛里满是慈爱和宠溺。

    “丹子别转了,我的头都快被你转晕了,快点带我们去见你爹那个老东西,敢不听话就打屁股。”樊晨阳居然跟吓唬小孩一样。

    “丫丫个呸呸的,”丹子听着还真就不转了,瞪着俩眼,两只手捂着“小”翘臀,一幅很是委屈的样子,“人家都长大了,不让你打了!”

    说完又蹦跳着跑回了前台,用前台的座机打了个电话,听称呼,应该是给她老爹打的,也就是樊晨阳带我们来找的正主儿。

    打完电话,丹子跟樊晨阳说,他老爹现在没时间理我们,先叫我们去她家里待会,等他忙完了手头的事情,再让我们死到他那里去。

    “哈哈哈,还是老东西了解我的脾气呀,好好,去家里就去家里。”樊晨阳提起了自己的背包,转过头看着我们俩,“还不快走,今天算你们俩小子运气,叫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做珍馐美馔。”

    “珍馐美馔!”我和穷酸相视了一眼,要知道,我和穷酸可都是被赋予了一颗吃货的心还有吃货的胃的。

    反正现在装备不齐,走也走不了,着急也没用,就不如先去尝尝樊晨阳说的“珍馐美馔”,吃饱了再说。

    对!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我们也提着自己的包跟着樊晨阳走出了旅店,让我们奇怪的是,丹子没有领我们去,而门口也没有人等着接我们。

    “樊老大,你认识去人家的路吗?”我还是不太放心的问了一句。

    “说什么呢,我可以忘了自己家门口冲那边,我都不可能忘了他家的。”樊晨阳说着嘴角浮起了一抹意味深刻的笑。

    “我去,这就到了!”我真的很有一种撞墙的冲动,难怪樊晨阳说他不会忘了人家家门口冲哪边,原来从小旅馆出来,过一条不宽的马路,正对面就是丹子他们家,一栋四层小楼。

    我们按响了门铃,不一会的时间,门里就响起了脚步声,还有一个磁力十足的男中音,男中音问我们是谁,可还没等我们回答,门就被他自己一把给扯开了。

    “樊叔你怎么来了连声招呼都不打,快进来。”樊晨阳基本上是被这个大哥给拽进去的,而我们两个只好很自觉地选择了当个小跟班,而且还是要负责关门的小跟班。

    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年龄应该和我们差不多,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不过却很是清瘦,我目测腰围也就在二尺四五左右,那小腿细的跟我胳膊差不多了。

    似乎等我们把门关好后,这个大哥看见了还有我们两个人的存在,一愣,樊晨阳又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他这才招呼我们坐下,然后跟我们说,今天他要亲自下厨,给我们做顿好的,让我们等着需要什么喊他就可以。

    当然这一番话,肯定是跟我们说的,因为以他和丹子对樊晨阳的态度来看,跟樊晨阳说,完全没有必要呀,而且进了屋的樊晨阳也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他老人家正摆弄人家电视忙着换台呢。

    中音男跟我们交代完了,就一头扎进了厨房里忙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