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万事俱备,整装出发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691字

    【第九十八章万事俱备,整装出发

    欲要成其事,必先利其器;万事俱已备,长笑出门去;誓全兄弟情,安肯顾性命;保我手足义,喋血尽方休…

    我看着这一桌子的美味佳肴,色香味俱全的吃食,实在是想不出这会是那个穷凶极恶的“人厨子”做出来的。

    刚刚樊晨阳把电视调到了一个音乐频道,里面正播放着一首韩国音乐视频,声音很大,期间他跟我们做了些相关人员的简单介绍。

      丹子,也就是我们刚刚在小旅馆里见到的那个美眉,她的大名叫彭梦丹,今年二十三岁,可是千万不要被她的年龄还有甜美可爱的外表所欺骗,据樊晨阳统计,死在她手上的男人恐怕不下两位数,而且就没有一个是全尸的。

    而刚刚给我们开门的那个中音男人,叫赵博,是彭梦丹的老公(真的很难想像一个男人是怎么和一个女变态暴力杀人犯睡到一起的),以前的身世是个迷,没有人知道,即使是彭梦丹和她那还没见过的老爹。

    当初赵博是晕倒在了彭梦丹她们家门口,当时也是冬天,而且下着大雪,整个人都被雪给埋起来了,如果不是彭梦丹早晨出来在门口扫雪的话,估计赵博就要冻死了。

    当时赵博身受重伤,神志不清,不过他当初身上倒是有一把刻着“人厨子”三个字的牛耳剔骨尖刀,后来不知道被他藏到哪里去了。

    就这样赵博留在了老彭家,这一住就是三个月,三个月来,彭梦丹好像跟变了个人似的,天天在病床前端茶递水,一来二去的也就跟赵博好上了。

    等又过了些日子,赵博的病好了,可是并没有离开,而是直接留在了老彭家,做了人家倒插门的女婿,到了如今也快有三四年的光阴。

    本来赵博留了下来也没有什么不好,彭梦丹和她老爹也都没有问赵博的出身,大家都是江湖出身,谁没有些不堪回首、不足为外人道的往事呢?

    而且最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彭梦丹他老爹给赵博看过面相,说此人虽然杀人无数,满身的血气,可是却有一团正气,将来肯定是个人物。

    当然期间又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差一差就让老彭家这一家三口死无葬身之地,不过既然现在看到他们好好的,自然也就表示那件事情平安度过了。

    我们问樊晨阳是什么事情,他反而还卖起了关子,不告诉我们,说告诉我们还不是时候。

    至于赵博他老丈杆子,当初据说也是纵横东三省的人物(想想也是,不然怎么会养出彭梦丹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来),不过后来出了些事情,他就金盆洗手,退隐江湖,合家搬到了这里,人称彭九,大家尊称彭九公。

    樊晨阳和彭九公是老相识,那可是生死的弟兄,手足的情义,两肋插刀的交情,总之在樊晨阳的讲述中,他基本上可以说是和彭九公如同亲兄弟一般。

    似乎是商量好了一般,樊晨阳给我们做完了介绍后,赵博也从厨房走了出来,腰里系着条围裙,招呼我们可以吃了。

    不得不说,彭九公他们家的生活条件还是很好的,五星级宾馆的客厅布置,米其林的现代化餐厅风格,实在是羡煞我这样一穷二白的屌丝男士呀。

    木须肉、京酱肉丝、神仙豆腐、鱼香肉丝等热气腾腾的饭菜摆在桌子上,当然还少不了中间那盆绝对是专业水平的纹丝豆腐汤。

    “老不死的,我就知道你个蹭吃蹭喝的老小子。”

    就在我们三个跟饿了十几天的饿嗝似的狂吃时,从门口那里传来了一个雄浑的声音,接着一个魁梧的老人就出现在了厨房门口。

    大个儿,扇子面的身材,上宽下窄,花白的头发,豹头环眼,没有留胡子,哈尔滨的腊月,居然就穿了件薄毛衣,跟我和穷酸有的一拼。

    彭梦丹也从后面冒了出来,笑嘻嘻的跑过来,跟个小女生似的把赵博拉了出去,不知道上哪个被人的地方干什么去了。

    彭九公是个老江湖了,看着樊晨阳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而看着我们两个生人也是笑吟吟,他的这副模样,倒是让我把他和那些精明的商人联想到了一起。

    做了简单的彼此介绍后,说了几句没有营养的场面话后,彭九公倒是开门见山,问我们此次前来究竟需要什么东西,既然能请的动太乙神针樊晨阳出面,价钱方面一切都好商量。

    好嘛,原来还真就被我猜中了,这个家伙还真就是个卖东西的。

    彭九公看着桌子上碟干碗净的,知道我们也吃的差不多,他自己也没有动筷子,而是带着我们又回了先前的小旅馆。

    一进门正好看见彭梦丹和赵博两个等在里面,我们彼此打过了照顾,就被彭九公带着从一个小门走进了后面,在楼梯后面一转就带着我们下了地下室。

    惨白的白炙灯光,堆放着很多的泡沫箱子、纸箱子、饮料、零食什么的货品和杂物,十分的干燥,甚至有些热。

    暗门,彭九公带着我们来到了一面有些发黄的墙壁前,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得,我们面前的墙壁无声无息的向后退去,一道暗门凭空出现。

    … … …

    实在是太壮观了,我们跟着彭九公走进了暗门,通道并不宽,也就仅容一个成人走过,而且根据我的观察,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这铺着钢板的两侧上有好几个观察点,就连脚底下走的地板,我用神识扫过,下面也是空的,不知道装了些什么东西。

    又转过了两道,偌大的一个空间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我和穷酸彼此对视一眼,都深深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锻造炉、淬火池、液压机床等各种工具和奇形怪状的产品,布满了这最起码有一千平米的作坊。

    炉里的火还烧的通红…

    “我们需要三套进山的装备,还有压缩干粮、急救包等很多东西。”樊晨阳跟彭九公商量着我们此行所需的装备,而我和穷酸则也乐得清闲,在这个作坊了转了起来。

    这是?我正漫无目的转着,突然一件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根看起来像是半截棍子的东西,长有两尺左右,通体乌黑,碗口粗细,一端是不规则的断口,露出的金属断面闪着乌光,还有星星点点的赤金光泽,另一端是一个三棱透甲锥。

    这很明显是一把不知道什么兵器的后半截,而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陆成林手里的那把精忠断枪,无论从长短、质地、款式、粗细都很接近,我怀疑这可能就是断枪后半截的枪把部分。

    入手的感觉很是沉重,我从地上把半截棍子捡了起来,质地应该和断枪的质地一样,我随手挥舞了两下,感觉还算顺手,稍微有点轻。

    “小兄弟好大的气力呀。”彭九公不知道什么时候笑呵呵地看着我,樊晨阳则是一脸的诡异。

    “哦,”我多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彭老哥见笑了。”我拎着半截棍子看着他,“不知道这个东西你卖不卖?”

    “卖,当然卖,我是一个商人,在商人的眼里,只要你给出的价钱足以让我心动,那么就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哪怕是人还有性命。”

    彭九公的笑让我感到一阵心寒,可他的话却更是让我战栗,虽然说出的有些残酷,可他的话,正是我所在的这个时代的“精华”。

    正如他所说,只要有足够合适的价格,一切都可以买到,一切也都可以出卖,十分的浅显和现实。

    就拿我们来说吧,我们给了彭九公足够的价钱,他就为我们提供了充足的装备、食物还有我们所需要的一切。

    而且我们还租到彭九公的女儿和女婿,也就是彭梦丹和赵博两人同行,以防万一。

    当然了,要做到这些,凭我的积蓄资金是做不到的,还是樊晨阳看在我和女王大人的关系上,替我们付的。

    如今的我们是万事俱备,就要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