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章】残骸遗迹,鬼影密林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609字

    【第一百章残骸遗迹,鬼影密林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四海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这也许就是我现在处境最最妥帖的形容了。

    我被吊在半空中,抬头可以看到只剩下一个轮廓的山崖,低头看到在离我不到百米的位置是一片密密匝匝的树林。

    我握着手里参杂了金属丝的登山绳,看了看被人斩断的断口,心里一阵担忧和惊悸,这是要有多么锋利的刀才能一刀斩断这种十二号登山绳,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这周围全是光秃的山石,就连杂草都很是稀少,就更不要说什么藏人的地方了。

    穷酸他们如果掉下去了,会怎么样呢?肉泥烂酱?我不敢想下去了,只能在心里祈祷,希望穷酸那个什么魔傀之身能救他不死。

    我一只手死死的抓着绳子,两只脚蹬在山壁上,全神贯注的,生怕一个闪神也掉了下去,我可是肉做的,下去百分百就成馅饼了。

    我小心翼翼的从背包的外挂上把我的那盘绳子扯了过来,和手里的握着的绳子头系在一起,打了个“捆猪扣”,所谓的捆猪扣,是一种结绳扣的手法,发明人不详,不过还是很实用的,其特点就是你越扽它就越紧,不用担心绳扣自己脱开。

    我又再次用力地扽了扽绳子,确认系好后,我开始快速的下降,我可不想和穷酸他们一样,被人把绳子斩断。

    也许是我的运气比穷酸他们要好上一些,我顺利的来到了谷底,当我的脚在接触到被冻的梆硬梆硬的土地时,我的心那叫一个踏实。

    把绳子绑好藏了起来后,我就开始四处观察,看看穷酸他们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当然我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他们的尸体。

    还好,我并没有在绳子的下方看到尸体,只是看到了一滩已经被冻成“板板”的血迹,还有一些浅浅的几近模糊的杂乱脚印。

    我仔细的辨认了一下,这些脚印应该是我们这次穿的登山靴留下的,而且应该是两个人。

    看来彭梦丹受伤了,我要尽快找到他们!

    我之所以这么确定是彭梦丹受伤了,是因为穷酸那个家伙是木有血的。

    我手里拿着匕首,顺着脚印就追了下去,可是天公不作美,天上阴的那叫一个密实,再加上这山沟子里古树参天,都是松柏等针叶耐寒的树木,冬天了依旧枝繁叶茂,挡的那是一点光都透不下来啊!

    我虽然在黑夜里看东西跟白天没有区别,可那也要有光才行,这毛光都没有,跟地下一样,叫我怎么看啊,不过还好,哥有狼眼!

    我一手拿着狼眼手电照路,一手反持着匕首,缓缓的向前摸索着,不断的转着身子四处看看,仿佛光圈外面的黑暗中随时都会有东西冒出来一样。

    说句实话,虽然这林子里静的可怕,除了我“沙沙沙”的脚步声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声音,可相比于城市里那种丧心病狂的嘶吼喧闹,这里更让我喜欢。

    从山谷边缘走进了林子里,脚下不再是梆硬梆硬的土地,取而代之的是积年累月落下的松针树叶铺出来的一层厚厚的腐质层,踩在上面松松软软的,一踩一个脚印,可只要你的脚稍一离开,脚印就会很快的恢复如初,再也看不出半点痕迹。

    我并不是专业的追踪人员,一开始在树林的边缘还能勉强看到一些痕迹,可到了这树林的深处,脚下腐质层越来越厚,根本就再也看不到穷酸他们留下的痕迹了

    怎么办?

    我的心里乱乱的,本来以为来救一飞和救磊子差不多的,谁知道会弄成这个样子。

    现在的我不能回去了,只能向前,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突然发现这个林子有古怪,我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莫非我遇到了鬼打墙,不应该呀,我好歹也算是个修行者,这鬼打墙哄弄小孩子的把戏,想要困住我不太可能把。

    我暗暗和笑蕊那个小丫头联系了一下,问她有没有感到这周围有鬼,因为我毕竟是个活人,而小丫头可就不一样,她可是个实打实的小鬼,她对鬼气的敏感度可是我不能比的。

    而这回听话的小丫头却没有以前的乖巧,无论我怎么问她,她都不肯冒下头,而且还传给我一个念头,让我跑,有多远就跑多远,总之要离这里远远的。

    看来这里是真的有些不同寻常,我也顾不上罢工的小丫头,继续向前摸索,在路过的树干上,都用匕首刻上印记,免得又“迷路”了。

    突然空气里飘来了一股子十分刺鼻的味道,好像是汽油的味道。

    汽油!

    我的脑袋里一个闪光,我记得山崖上面只有我坐的那辆车,而我查看的时候,却发现了两辆车的车印,不过因为山风的吹刮还有人走的脚印模糊了。

    而如今这里又有汽油的味道,莫非樊晨阳他们的汽车冲下了这道山崖!

    我想到这里心中不禁又是一颤,我现在刚刚确定了穷酸是暂时没有事情了,可这樊晨阳怎么又出状况了?

    樊晨阳他们还不比穷酸他们,他们是在不到百米的位置跌下,下面又有树木,以穷酸的身手勉强还是可以的,可樊晨阳他们可就不行了,他们应该是坐着车冲下来的,这可是二百来米呀您!不是开玩笑的。

    我不断抽动着鼻子,循着汽油味的方向跑了过去,不过虽然速度提升了不少,可我在树上留记号可是没有忘记。

    随着我的靠近,空气里汽油的味道越来越是浓郁,而且还有一股子很是难闻的烧胶皮的味。

    我一路找寻,终于在几棵树的树杈上找到了,樊晨阳他们那辆已经被树枝、树干给串的千疮百孔的改装普桑,汽油早就从油箱里流干了。

    还好并没有明火掉在油箱里,不然这车恐怕就真的要和电视里拍的学习了,给自已炸个四分五裂,如今这车子并没有爆炸,可是也不能开了,只能挂在树上了。

    车子下面的地上散落着很多东西,水壶、压缩饼干啥的,当然了还有一些血迹,不过还好的是我也没有在这里发现尸体,这也就是说樊晨阳还活着,至少他们中有一个还活着。

    地上的血迹点点滴滴的,并没有像穷酸他们滴着滴着就没有了,他这一路弯弯曲曲地向着林子里面去了。

    先找到他们再说,我没有在这里多做停留,只是留下了记号后,又沿着地上的血迹追了下去,跟着向林子里面走去。

    “这是…?”突然前面一个被半埋在落叶里的东西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几步走了过去,低头一看,我勒个去的!居然是一只人手搭在外面。

    我用脚轻轻地趟了趟,谁想,这只人手就这么华丽丽的滚到了一边,塔玛的,居然还是一只断了的人手,我从腰里扯出了枪把朝着刚刚人手在的地方捅了捅,全是落叶,也就是说这里只有这么一只人手。

    我蹲下身,用枪把拨弄着地上的人手,仔细看着,这应该是一只女人的手,手形较小,而且皮肤细腻,皮肤表面没有什么汗毛,毛孔也很小,当然了,关键还有指甲上那紫红色的油彩。

    这只手应该是被什么动物从人身上生生咬下来的,手腕那里血肉模糊,而且有明显的硕大齿痕。

    这只手不属于我们一行中任何一个,那么也就是别人的了,会是什么人的呢?看这手的血液凝结程度,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可是绝对不会太长,应该就在昨天晚上左右。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穷酸、樊晨阳他们究竟跑哪去了?这只手又是怎么回事?还有,又是什么东西把这只手叼到这里的?

    看来这一片林子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