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四章】共主天下,指点山河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601字

    【第一百零四章共主天下,指点山河

    万里江河千仞山,纵横南北马踏川;提笔指点乾坤瀚,双手敢把日月换…

    九层高台,赤金铸就,头顶的八宝琉璃夜明盏,映的整个空间里流光溢彩的,一飞一步一步地走了上去,站在一扇巨大的屏风前面,一动不动,好像在沉思,又好像已经死去。

    我没有管已经兴奋的晕倒在地的李琳琳(她的确是兴奋的晕倒的,没有错,兴奋的!),快步来到了金台下面,并没有上去。

    “你把她打晕了。”一飞似乎知道我的所作所为,可他并没有阻止。

    “有些事知道的少一些并不是什么坏事。”我看着一飞,离近了,我才突然发现一飞其实并不平静,他的手在颤抖,而且很剧烈。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一飞单手虚空缓缓一挥,颤抖的手又恢复了坚定和决绝。

    “你要拿回的东西。”我仰头看着一飞的背影,感到了王霸之气,可更深的却是一种深深的孤独和落寞。

    “你来看看吧…”一飞挥出的手顿了一下,然后重重地抓住了盖住屏风的流云黄幔,用力一扯,黄幔飞出,轻轻的飘落在了我的脚前。

    铠甲,十三副铠甲,十三副残破不堪的老旧铠甲,一幅乌金色的甲胄立在金台正中,两侧燕别翅排开其余的十二副甲胄,每一副甲胄上无一不是刀痕密布,疮痍满目。

    在十三副铠甲半围的正中一座黄金盘龙宝座,宝座后立着八杆丈高的大旗。

    “十三副传世神铠!”我心中惊讶异常,“你到底是谁?”,我甚至都可以感到自己声音里的颤音是多么的明显。

    “你已经有了答案,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一飞转过身,正视着我,缓缓地端坐九龙口,双臂两侧轻搭,一对虎爪正好按在了一左一右两颗怒目龙头之上。

    “爱新觉罗-努尔哈赤!”我看着一飞背后的八杆颜色各异的大旗,正黄、正白、正红、正蓝、镶黄、镶白、镶蓝、镶红,八旗铁骑横扫天下。

    “努尔哈赤已经死了,我是杨一飞…”一飞头靠在盘龙椅正中的那颗龙头上,看上去不仅是落寞,还有疲惫和无奈。

    “我只是一段执念而已,我应天命而生,却被那妖人袁崇焕所阻,最后落了个伤重不治,我不甘心,你知道吗?我真的不甘心!”一飞,不!应该是努尔哈赤咆哮着。

    “可你八旗最后还是入主中原了。”语气凄凄,作为一个从小写民族就是一个“汉”字的男儿,我不禁感到一种深深的哀伤。

    “哈哈哈,皇太极、多尔衮,我有此两儿足矣,足矣!”一飞霍地从九纹盘龙椅上站了起来,“我已入轮回,霸业皇图也就如浮云过眼,唯一让我不能忘怀的就是这随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十二家兄弟。”

    “当初我努尔哈赤空有凌云壮志,可无钱、无权、无马,是他们十二个人就只为了一句承诺,从此随我东挡西杀,南征北战…”努尔哈赤说着眼含热泪,目光从身后这十三副传世神铠上一一扫过,如此缓慢。

    “是他们替我努尔哈赤,替我爱新觉罗,替我满洲打下了一片可以安身立命的天空,不再受这苦寒之苦,不再如同蛮民般被汉人呼来喝去!”

    “他们为了这一句承诺抛头颅,洒热血,在我身边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你知道我的感觉吗?我的心已经死了、已经碎了你知道吗!”一飞冲下来,抓着我的衣服领子,然后重重推开。

    “我努尔哈赤欠他们的,不是加封他们子女就可以报答的,我努尔哈赤欠的是我的十二个兄弟,不是他们那些个败类子孙!”

    努尔哈赤说着,竟然双腿一弯,重重地跪在了九层金台之下,“砰、砰、砰…”的扣了四次,次次有声,声声见血,等到第四次拜起后,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殷红的印子。

    “张巫你过来,”扣完头的努尔哈赤并没有站起来,而是把我叫到了他的面前,直视着我的眼睛,“我心愿已了,从此这世上就再也没有努尔哈赤,当初我负伤归来,知自己大限不远,怕我死后,族人再次被人赶回这苦寒之地,所以就命人建了这里,可我的儿子,我努尔哈赤的儿子并没有让我失望。”

    “如此一来,我这一番准备却也白费了,你,张巫,把我带回了这里,帮我完结了这百年的心结,是我努尔哈赤最后的一个兄弟,我这薄礼就当做给你的一份回报,不要拒绝,我的时间不多了…”努尔哈赤诚恳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好,好,我的兄弟果然直爽,不似其他的汉人那般做作虚伪,好…”一飞抓着我的手,“这金屏之后有一条后路可以让你们出去,记住,自古青酒红人面,财帛可以动人心,这里的一切,你对谁都不要说,哪怕是杨一飞,答应我。”

    “好。”我看着这与我谋面不到半天,却只因我为他圆了一个心愿便推心置腹的帝王,心中感叹,好一个英雄气概,此人不成霸业,何人可成!

    “好了,我要走了,兄弟后会无期了。”努尔哈赤说着,我可以感觉到他身上的那股气势正在减弱,很快。

    我也是双腿齐跪,双手抱拳,“大哥走好!”,我一个头磕在了地上,感觉鼻子软软的,心里堵堵的,眼睛里好像进了沙子。

    “好,好,哈哈哈…我努尔哈赤这辈子足够了!哈哈哈…”

    那股属于努尔哈赤的气息极快的消散着,最后在他畅意的笑声中完全消失了。

    没有了努尔哈赤执念的支撑,他又变回了一飞,身子一歪,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直到此时我才缓缓地抬起了头,看着这眼前金碧辉煌的一切,还有倒在我眼前的一飞。

    我站了起来,将脚下的黄幔拾起,一个纵身又将它重新掩好,然后神魂一动,那股上次从穷酸那里回来的神魄又蹦了出来,我手掐法决,把他安置到了十三副传世神铠中,正中属于努尔哈赤的铠甲之中,让他替我看守此处。

    我布置好一切后,又来到了李琳琳的身边,看着躺在地上的美女,脑袋了回想着努尔哈赤临走前对我说的,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一飞也一样,可这李琳琳?

    我手里的枪把慢慢转着,手不由自主地摸上了鼻子。

    如果她死了,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件小事,而且不会有任何麻烦,可…,还是那个在林子里我没有抽她的原因。

    她李琳琳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可是她腹中的孩子…一飞的骨血…这该怎么办?

    “你为什么不把她的记忆封印,而在这里考虑着到底该不该杀了她?”

    就在我犹豫不决,难下决断的时候,已经沉闷了很久的巫玺突然冒了出来。

    “我也想啊,可是我也得会呀。”我没有好气儿的顶着巫玺。

    “你不会,我会呀,你看我的!”说着巫玺从我的识海里分离了出来,重重地撞进了李琳琳的脑袋里,不一会儿就又冒了出来。

    “搞定了?”我有些不敢相信,这效率也太高点儿了吧?

    巫玺回到了我的识海里,跟我表示没有问题了,并且跟我说,要我快点儿离开这里去找穷酸他们,它感到穷酸有危险。

    我摊了摊手,表示很无奈,说我都感觉不到,你就能感觉的到?

    巫玺说我爱信不信,接着就切断了和我的联系,貌似自己生闷气去了。

    看来穷酸是真的有危险了,巫玺可不是会开玩笑的性子。

    我把枪把又别回了腰里,一手一个架着一飞和被封印了记忆的李琳琳公母俩,就朝着努尔哈赤指出的那条暗道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