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五章】敌国之富,日本忍者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575字

    【第一百零五章敌国之富,日本忍者

    神器泱泱五千年,血雨腥风伴吾眠;英雄豪杰四方战,岂容宵小染指尖…

    那道我们进来的石门早就在我们进洞后又牢牢的关上,我还特意回去看了一眼,被我用枪把捅开的小洞也消失不见了。

    没办法,我只能走努尔哈赤告诉我的那条密道,当然了,临走前拿点盘缠这是必须必的,我并没有拿什么金砖,那玩意儿实在是太沉了,我随手从一堆宝石里抓了一把就揣进了背包里。

    我架着一飞还有李琳琳转过了金屏风,果然有一个黑洞洞的洞口,不是很大,不过我们三个过去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我走了进去,然后心里顿时就大骂当初建造这里的人,还真是塔玛的谨慎。

    我看着眼前赫然出现的一堵石门,这难道还要我用枪把给硬捅开不成?

    我右手按在石门上,想碰碰运气,没准这就是一堵装饰用的呢?

    我试着用力推了一下,看来还真就不是装饰的,石门纹丝没动,关的那叫一个严实。

    看来是没办法了,就在我打算再次客串一把石匠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的右手被吸在石门上抽不回来了。

    而且我的右手开始泛出了金光,一个古怪的符文在我已经变得透明的手掌上浮现了出来,正是当初努尔哈赤打开正门时出现的那个。

    也就在瞬间,整个石门都被染成了金黄的琉璃色,而且一个念头冲进了我的脑袋,那就是这里从今天开始属于我了,只有我才能打开这里,别人门都没有。

    门已经打开,呼呼的冷风从里面吹了进来,整个人都不由地精神一震,我也管不了什么密室认主的事了,先逃出去这才是关键,毕竟就算我有了这可敌国的财富,没命花有个屁用啊!

    我架着一飞和李琳琳一路沿着隧道狂奔不止,差不多半个小时以后,我们从一个小山洞里走了出来。

    洞口被藤蔓和树枝遮盖着,我出来后回头看了看,如果不是确定刚刚的确是从这里出来的话,我还真就看不出来这里还有个山洞。

    我又架着两人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确认他们醒来后肯定不会发现一丝蛛丝马迹后,这才把一飞扔在了地上,然后把李琳琳轻轻的放在了他身上。

    我这回也懒得再去掐什么人中了,直接正面对着他们俩,丹田提气,运力于喉,吐气开声,舌绽春雷。

    “起!”,一字喝出,四下里松针瑟瑟落下,飘落了我们三个一身。

    “啊!”

    看来英雄就是英雄,即使转世之身,身体素质也要比普通人强上很多,被我棒喝之后,一飞大叫一声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就是一记“通天炮”打了过来。

    “砰!”的一声炸响,一飞这一拳居然打出了空爆声,其上所带的力道自然不用我多说了。

    我赶紧“缩梗藏头”,身子往后一坐,堪堪地避开了一飞这一拳,可拳刚躲过,一飞又一脚蹬了过来,脚弓绷紧,脚尖前点我的小腹,我右手下拨,左手上撩,两手虚空画了个小圆,一个标准的太极抱球,紧紧的扣住了一飞的脚踝。

    我正准备手上用力把一飞搓推出去的时候,谁知一飞的动作比我还快,脚尖上搬,脚跟硬是长出一截,恶狠狠地跺向我的小肚子。

    “我去!”什么时候一飞变得这么厉害了,而且还六亲不认!

    说时迟,那时快,我和一飞的交手只在眨眼瞬间,如果有外人在的话,他看到的可能就只是两条人影交错,然后又倏然分开,一道人影飞出。很对不起大家的说,那个飞出去的就是我,我被一飞一脚给蹬的飞了出去。

    我的小腹一阵绞痛,我差点就怀疑一飞那个家伙是不是把我的肠子给蹬断了,疼的我只抽凉气,不过多次生死训练出的本能还在。

    我腰眼叠劲,硬是在半空里把横飞出去的身子竖了过来,然后脚扎实地,退了两步这才停了下来。

    “一飞是我!”我一个闪身躲开了扑过来的一飞,腾身纵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的树杈上,把狼眼打开,照着自己的脸。

    “舍长!”原本分不清敌我的一飞终于认出是我来了,双手也放了下去。

    我从树杈上蹦了下来,拉着他又去找还没有醒过来的李琳琳,顺便把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跟他简单的说了一边,当然也是该说的说,至于不该说的,我直接就给跳过了。

    这一路上我认真的又检查了一边一飞的身体,生龙活虎的,完全没有受伤的痕迹,而且身上没有一丝阴气,看来是有人把李伟种下的鬼阴蛊给解了。

    我问了一飞,一飞说他答应过那个帮他的人,不会说出他是谁,而且就连这次来哈尔滨这里旅游也是那个救他的人让他来的,说他此行会有奇遇,如有机缘,他的人生将会发生重大改变。

    重大改变?看来还真是重大呀,以前我基本一个手就可以打趴下的一飞,刚刚不还是把我给踹飞了吗?

    一飞跟我很要好,可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秘密,他并没有跟我解释他的身手为什么突然间变得如此犀利,他没有提,我也就没有问,毕竟他是我的兄弟,他的实力越是强大,对我来说越是有好处,难道不是吗?又何必追问呢。

    一飞架着李琳琳,我在前面拿着狼眼照路,我跟他说我要去找几个朋友,很重要,一飞二话没有说就跟着我一起来了。

    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不需要理由,兄弟就站在我的身边。

    可是这茫茫的林海叫我去哪里找穷酸他们呀?有黑咕隆咚的,连个方向都没有,我再次问过巫玺,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联系不上,好像被什么给隔开了一样。

    我和一飞摸着黑在林子里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功夫,期间李琳琳同学终于醒了,第一件事就是跟只受惊的小猫儿一样钻进了一飞的怀了,说着些想想就肉麻的话。

    我现在算是明白发明那句:秀恩爱死的快的大哥是个什么感受了,我现在简直就有一种秀恩爱遭雷劈呀的想法。

    那场景实在是羡煞我等屌丝呀!

    我很自觉地和他们俩个拉开了一段距离,避免我会痉挛、抽搐、口吐白沫。

    还好的是,虽然丘比特忽略了我,貌似运气的女神还是蛮照顾我的,就在我快要又着急,又被气的快要发飙的时候,突然前面的树林里被甩出了一道人影。

    力道极大,人影在空中挂着风声,跟个流星似的眨眼就撞到了我的面前。

    满身的黑衣,就连头都用黑布包了起来,手里还提着一把闪着寒光的日本武士刀。

    我并没有去接他,任由他被那股巨力掼到了地上,激起了一片枯枝败叶,那个人影落地后抽搐了几下,想要爬起来,可最后还是重重地跌了下去,在没有动静。

    此时我已经先一飞一步来到了这个黑衣人跟前,用枪把把他翻了过来,胸口处一个巨大的凹陷让人触目惊心。

    整个胸腔都瘪了进去,就好像被人用十八磅的大锤锤了一顿似的,而且身上还有几个重要的穴位上钉着长长的银针。

    樊晨阳在这里,这是我的第一个想法,我确定这个家伙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情况下,告诉一飞保护好李琳琳,把自己的匕首也给了他,我提着枪把就冲向了刚刚这个打扮的跟个日本忍者似的家伙被扔出来的地方。

    我一阵疾奔,不到一分钟的功夫就来到了出事地点,可也到了,我也傻了眼,尼玛这又不是日本另类爱情动作片,怎么冒出这么个东西来,调教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