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异界诅咒,雷斧不容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612字

    【第一百零七章异界诅咒,雷斧不容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在千钧一发的关键时刻选择了后退,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

    那只触手怪喷出的水雾飘落到地上,顿时就腾起了一片白烟,浓重的烧灼的味道直刺鼻孔,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厚厚的落叶被烧的千疮百孔,就好像被泼了热油的奶酪。

    怎么这个家伙和片子里长的一样,喷出来的东西差这么多呢,这是要人老命呀。

    见到了这么牛叉的技能,我还真就不敢再冒进了,三蹿四蹦的躲开了这个家伙,藏进了黑暗里,等待着出手的机会。

    我这边一受触手怪的攻击,穷酸他们那里就轻松了很多,刚刚我就看到穷酸已经早我一步隐入了黑暗里,我知道他并没离开,只是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舍长怎么样?”突然身边又冒出了个脑袋,是一飞,他手里反握着匕首摸了过来,只是不知道他把李琳琳藏到哪里去了。

    “你怎么来了,李琳琳呢?快回去。”我确定这是一飞,从他那猥琐的小眼神就可以看出来。

    “琳琳被我藏起来了,我是来帮忙的。”说着一飞还狠狠地挥了下手里的匕首,一幅为朋友两肋插刀的大义模样。

    “我勒个去的!”我突然感到一飞身边有人影一闪,刚要出手,可一飞也感到了背后有人,直接一个后蹬腿,紧接着身子就不可思议地扭了过去,手里的匕首,在黑夜里划出了一道白芒,然后殷红迸现,那个人影倒了下去。

    我扑过去准备补个刀,可过去一看,得,一飞这个家伙下手比我还黑,刚刚的一刀正好抹在了这个准备偷袭的家伙的脖子上,那大口子,不光把气管、食管给割断了,差不多把半个脖子都给砍开了,甚至可以看到一节雪白的颈椎骨。

    这个忍者并没有马上死去,两只手死命的捂着自己的脖子,仿佛还想让它长好一般,可大股大股的鲜血还是顺着指缝流了出来。

    他嘴里发不出痛苦的嚎叫,只有“咯咯咯”的声音,每次张嘴都只是一口一口的血沫涌出来,可他还是要张开,想吸进哪怕一丝的氧气。

    怕死,害怕死去,这是人的天性,哪怕是受过严格训练的忍者也不例外,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慌、绝望、不甘,还有深深的怨恨。

    他终于死了,双手依旧捂着自己的脖子,眼睛睁得大大的…

    他的同伴并没有立刻出现为他报仇,这就是忍者,这也正是让我感到深深恐惧的地方。

    如果一飞被人杀了,而我个人的力量,或者正面的较量,我无法打败杀人凶手,那么我就会隐藏起来,等待,等待着那个机会,一击致命的报仇的机会。

    在这一点上我的看法和忍者的做法基本上是一致的,可也正因为一致,我才更加的了解到这样的对手的可怕。

    冷静、理智、一击致命!

    我轻轻地把这个已经死去了的人的双眼合上,人死不结仇,无论活着的时候如何斗个你死我活,可既然人都已经死了,那一切也就都结束了,恩怨情仇如烟散去。

    一飞显然是第一次杀人,刚刚出手的狠辣,还有时机的把握,连我都不由地为之动容,可此时的一飞,看着地上的死尸,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咣当”一声,匕首掉落在了地上,整个人都趴到了一边,吐了起来。

    这应该说是现代社会里一个正常的普通人杀完人以后的正常反应,恐惧、害怕,看着一条刚刚还鲜活的生命就在自己手里终结,感到自己的手上沾着死者的鲜血,无论怎么洗,它都依旧在自己的手上。

    毕竟和平年代里,没有了以前动荡不安、血雨腥风的环境,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在减弱,而像我这样的,真的有些修道根基,心智坚定之辈也不多了。

    现在的一飞是最虚弱的时候,不是身体,而是心灵,他的心灵正在进行一次蜕化,或者说是一次涅槃,如果一飞挺了过来,那么他就离强者更近了一步,如果他倒在了这道坎上…

    不会的,我不允许一飞如此…

    “一飞!”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凄厉的呼救声刺破了该死的寂静。

    “媳妇儿!”一飞先是一愣,然后我就好像感到属于努尔哈赤的那股气息又回来了一样,一飞抹了一把嘴角的渣滓,从地上抄起那把还带着血的匕首,就冲了出去。

    眼睛血红,一道腥风骤起!

    “成矣!”我一抖手里的链子枪紧跟在一飞的身后,心中不由得想着李琳琳此时的被擒实在是太是时候了。

    现在的一飞,浑身的血气,状若疯魔,手里反握着匕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直扑向了李琳琳还有那个“帮了大忙”的日本忍者。

    “一飞等等!”

    我突然感到空气里有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在蔓延,还有空气被电离后特有的焦臭味道。

    “无上玉清王,统天三十六,九天普化中,化形十方界,摄伏诸魔精,济度长魂夜,如彼银河水,千眼千轮月!”

    只见不远处的林子里突然曝出了一团刺眼的金光,接着一道人影就冲到了半空,精光四射,手里的审判重剑直指阴沉的天空,靛蓝色的电流如同小蛇一般在他的周身乱窜。

    穷酸!五雷神咒!

    别人的感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当时仿佛是被扔到了海水里一样,周围的空气变得十分粘稠,举手抬腿间都好像慢镜头一样。

    浑身的毛发都根根直立,筋骨酥麻…

    而一飞、樊晨阳他们则直接被定在了当地,动弹不得,也是周身电蛇乱窜。

    至于那些隐在黑暗里的日本忍者也都从藏身处跌了出来,一个个露在外面的眼睛里,除了恐惧外还是恐惧。

    “九天神罚,雷斧不容,破!”

    半空里穷酸一声爆喝,审判重剑半空里画出一道蓝紫的光带,重重地劈下,剑尖直指被定在了原地的触手怪。

    阴沉的天空里,厚厚的云层不安的转动,一道暴躁的靛蓝霹雳撕破了阴霾的天空,还有林子里的黑暗。

    贯穿天地的电链,裹挟着足矣摧毁一切的天地之威,重重地轰在了触手怪的身上,而我们几个还站着的人,也被卷起的狂风吹的四散纷飞。

    这哪里还是人的力量,这都快赶上大口径加农榴弹炮的威力了。

    等我再次能看清眼前的事物时,天上的彤云已经散开,露出了宝贵的太阳,大片的阳光从被新轰出的缺口处透了进来,到处都焦黑的痕迹,还有噼啪作响的火光。

    “啊…啊…”我本来想喊穷酸和一飞的,突然发现,我的嘴里居然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根本说不出半个字来。

    我试了试,感觉除了身子有些发麻之外,好像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当然口不能言不算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会我算是彻底看清了这个小小山谷里的一切。

    原本这个山谷树木丛生,挡住了我大部分的视线,不过那是以前了,现在的山谷里哪里还有什么树,全部都变成了焦炭。

    在山谷的正中赫然出现了一个直径足有两米的深坑,坑里,还有周围,到处都是被烧的焦臭的肉糜还有断作碎块的腕足。

    墨绿色的液体喷溅的四处都是。

    我在一棵最大的树形木炭下找到了已经昏过去的穷酸,他手拄着审判,身子斜斜的歪在地上,我的手刚触到他的衣服,顿时一股强力的静电流,就让我体会到了高潮的感觉,欲仙欲死呀有木有。

    我赶紧把又被电的发木的手抽了回来,去把我们同行的其他人陆续地拽了过来,其他人还好,可当我找到李琳琳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