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九章】庖丁解牛,赵博解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5本章字数:2672字

    【第一百零九章庖丁解牛,赵博解人

    一颦一笑一倾城,秋波玉露两怡情;春寒带俏霜影染,英雄梦葬袖添灯…

    恐惧还有愤怒,我愣柯柯地看着眼前的忍者,我感到了一股寒意从心底直涌了上来。

    不是因为对手的强大,更不是因为他的相貌有多么吓人,而是他的年龄,他的年龄让我感到了心寒。

    十几岁不到二十的年纪,还有跟他那小小年纪根本就不相符的冰冷、无情和蔑视当然他的身手也很是厉害。

    这个年龄的时候,我还在县一中读书,最大的愿望就是放假还有考上大学,简单、幼稚、无聊,可我觉得如果让我做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依旧如此,而不是成为我眼前的这个忍者。

    “你多大了?”我尽量平和着自己的语气。

    “怎么你是想吃掉我吗,那么来吧,我工藤太一今年刚好十七岁,正好符合你们这些支那猪的口味!”忍者少年操着他那听上去让人想笑的口音,说着让人先抽他的话。

    “吃掉你?”我很奇怪他怎么会有这种稀奇古怪的想法,也不知道是动画片看多了,还是“人肉叉烧包”看多了。

    “你说什么,兔崽子有种你再说一遍!”

    就在我感到很无语的时候,樊晨阳硬挺着还发麻的身体,走了过来,脸已经变得煞白,一根指头点着忍者少年,那表情简直就是想要吃人一样,怒不可遏。

    “樊大哥,”我赶紧站起来拦住了樊晨阳,“你这是怎么了,他一个胎毛未退,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犯得着和他生这么大气吗?”

    “你让开,”樊晨阳把我扒拉到了一边,弯下腰,和忍者少年脸对着脸,鼻子对着鼻子,两只有些充血发红的眼睛直视着少年那如同钢铁般闪着亮光的眸子,一句一顿的说。

    “支~那~猪~”工藤太一没有丝毫的恐惧,一字一顿的说着,语气里的蔑视溢于言表。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工藤太一被樊晨阳给一巴掌抽出了五米多远,半边脸已经不能用肿来形容了,那根本就是半拉猪头呀!

    一个黑中发紫的巴掌印赫然凸了出来。

    “樊叔何必和这个畜牲生这么大气呢,不就是一个小崽子吗,交给我好了。”就在樊晨阳打算把工藤太一拎回来的时候,人影一闪,赵博拦在了樊晨阳面前哈哈笑着,看起来是那么的真诚和开心。

    樊晨阳看是赵博,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就站到了一旁,两手抱胸,满是寒霜的脸上似笑非笑。

    而彭梦丹则走到了一飞和李琳琳的身边低声说了几句,就带着他们两个出了谷口,在我们可以遥遥望见的大石上坐了下来。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触手怪被劈死,日本人被捉,可谁又能保证他们没有同伙呢?我不放心一飞他们,就打算过去,可却被樊晨阳拦了下来,跟我说要让我好好见识见识。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不过也不好再走了,就直接席地而坐,看看这赵博到底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你叫工藤太一,十七了,”赵博说着,把工藤太一从地上扶了起来,替他掸了掸粘在身上的枯叶,并没有如同我想象的一样,再把他狠狠地打翻在地,而是把他平放到了场中一块还算平整的条石上,开始解小忍者的衣服。

    “八嘎!八嘎!”工藤太一终于被赵博的举动弄的心慌了,不断大叫着,似乎在用力挣扎着,想要跑掉,可身体却又偏偏动弹不得。

    莫说是切身体验者工藤太一,就连我这个旁观者都被赵博的举动搞的浑身不自在,难道这个赵博是弯的,可不对呀,他是弯的,那他和彭梦丹…

    只一会儿的功夫,场中的工藤太一就被赵博剥了个赤条条的,一丝不挂。

    赵博左手轻轻的抚着工藤太一匀实的肌肉,右手指尖上飞快地盘旋着一把长有尺许的银白色剔骨牛耳尖刀,一片寒芒流淌而下,淡淡的煞气开始浓郁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虽然工藤太一的身体不能动弹,可是由于极度的紧张,身上的肌肉一块一块的凸起,说实话,那身材的确让我这样的屌丝看起来就好像个瘪三一样。

    “你一会儿不就知道了。”赵博嘻嘻地开心笑着,右手半挥,那道银白色的刀光在阳光下显得是如此的明亮、如此的刺眼。

    刀光过后,工藤太一的脖颈上裂开了一个一寸左右的小口子,并没有流多少血,只是工藤太一的叫骂声立刻被“呵呵、嘶嘶”的声音所代替,那种感觉听起来就好像是拿着个没有嘴儿的喇叭玩命儿吹一样,让人听着就感觉浑身难受。

    赵博并没有停止,尖刀在指尖愉快的跳动着,最后围着工藤太一的头顶轻轻画了一个圆弧,刀尖轻轻一挑,一张薄薄的,不带一丝血肉的皮肤就从它原本该在的地方脱离了下来。

    脸,那是工藤太一的脸,整张的脸皮都在眨眼间被赵博用一把刀剥了下来。

    露出了皮肤覆盖下的肌肉组织,鲜红、跳动、抽搐、痉挛。

    两滴泪水,顽固如斯、傲慢如斯的工藤太一居然哭了,两滴清亮的泪水从突出的眼球周边溢了出来,滚过已经没有皮肤的脸颊,两颗浑浊的血珠落在了身下的条石上,四溅而来。

    我真的很想去阻止赵博的行径,可樊晨阳只是一个问题,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就把我留在了原地。

    “你知道七三一吗?”

    我可以看到樊晨阳眼角泛起而又强忍住的泪水,还有眸子里毫不掩饰,或是根本掩饰不住的悔恨、愤怒还有回忆向往…

    七三一可以说是中国人一个梦魇,是每一个还敢在人前面加上中国两字的人都应该铭记到心里,到骨头里的名字!

    1932年2月5日,日军侵占哈尔滨,也就是我们现在的东方小巴黎,冰城哈尔滨。

    以后,这座城市城郊的平房地区赫然出现了一座人间地狱,不,它应该是地狱中的地狱,那就是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所在地。

    这支不起眼的小部队所犯下的罪行只是日军侵华战争罪行的一小部分,但即使这样,也足以让全人类震惊,因为犯罪的不再是人,而是一群从最深层爬出来的恶魔和厉鬼。

    这个进行细菌研制、生产和细菌战的综合机构最初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总部”,1941年8月改称“满洲第七三一部队”,下设8个部、5个支队、3个野外试验厂和1个卫生所。

    此外还先后在北京、南京、广州以及新加坡等地以“防疫给水部”名义设立大型生物战基地,从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生物战体系。

    这支臭名昭著的部队集中了一大批当初日本医学界堪称精英的教授、学者和研究人员。

    医生的使命感是建立在尊重生命和珍爱生命的基础上的,可是从事医生职业的他们在七三一部队的行径简直禽兽不如。

    被他们用来做活体试验的人受尽非人的折磨,悲惨地死后,被投入炼人炉毁尸灭迹。

    “我想不可错过这一良机,因为在日本是不易获得这样好的研究材料的,为使自己的技术提高,并对日本的医学有所贡献,我就将一名八路军俘虏做了练习手术的材料……”一个名叫竹内丰的七三一部队人员说,脸上还挂着真诚的笑容。

    没有一个被试验者活着走出这座杀人工厂,这也成为日本战后逃避这项罪责,死不认账的一个原因。

    “在被派遣到七三一部队的研究人员和学者中,对‘木头’(七三一部队对被试验者的称呼)抱有哪怕是一点点同情的人,可以说一个也没有。”这是原七三一部队人员的话。

    而且据我所知,是有资料证实,七三一部队一般两天就用三个人做一次活人试验的。

    那可是活人!我们中国,我们中华民族的族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