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章】贼心不死,万劫不复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76字

    【第一百一十章贼心不死,万劫不复

    一点慈悲半片心,两行清泪血漫沁;立地成佛屠刀放,可见霜刃红添新…

    我没有出手阻拦赵博,因为这是他们该得的,一句“支那猪”就断送来了他,工藤太一,一个十七岁少年,一个日本忍者的全部活下去的希望。

    不懂得敬畏的人根本不该存在!

    以德报怨我们已经做了太多,可得到的是什么,屈辱、欺凌、践踏还有无情的屠杀,我们不是老虎,不是睡狮,更不是那些跳梁小丑嘴里的“支那猪”和“东亚病夫”!

    我们是龙,我们一条翱翔了五千载岁月的巨龙,我们不会去挑衅别人,可也绝不允许任何人的挑衅。

    否则…后-果-自-负!

    赵博在剥下了工藤太一的脸皮后,并没有继续,而是抬头看着对面的其他几个忍者,微笑可亲的问着,“几位来我们这有何贵干呀?”说着又是银光流动,刀子在指尖上飞快地旋着。

    “我劝你最好放开我们,我知道你们九组是有严格规定的,你们现在已经违反了你们自己制定的游戏规则。”忍者中一个身形高大的家伙,操着一口连我都羡慕不已的普通话说着。

    “咯咯咯,”赵博听着那个忍者说的“冷笑话”,乐的把腰都弯下去了,“九组?我们是九组?”,边说还边看了看我们,突然右手一甩,那把尖刀划着一道银光,恶狠狠地射进了忍者的右肩,鲜血流淌中,肩胛骨碎裂的“咔嚓”声在每个人的耳中炸响。

    “你们塔玛的还以为现在是六七十年吗?你们还真拿自己当大爷了?”赵博的轻身功夫并不是十分的好,几步冲到那个咬着牙不叫疼的忍者面前,一伸手把右肩上的尖刀抽了出来,又一翻手深深的扎进了左肩里,同样是一声清脆的骨裂声。

    那个忍者终于忍不住了,嘶声惨号,那叫一个凄厉和愤怒,还伴着中日两国各种地道的骂人技艺,不过对我们来说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忍者刚骂了几句,就被赵博把下巴环轻轻的卸了开来,没有了声音。

    “看开他们还是没有变,横骨插心,死不悔改…”樊晨阳抬腿就朝着那些忍者走了过去,手里捻着三根银毫。

    “等等,”我的阻拦并不是我的爱心泛滥了,而是感到了一丝丝的杀气,那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小蛇从你的皮肤上爬过,并没有多么明显的感觉,可是却让人心里麻麻的,因为那足矣要了你的性命!

    樊晨阳并没有听我说,而是依旧自顾自地走着,向着赵博走着,我刚要伸手去拉的时候,樊晨阳突然一拧身,手里的三根银毫化作了三道银光直击我的背后。

    我微微一侧头,就听见“叮、叮”两声脆响,紧接着一声跟狼嚎似的惨叫就从我背后爆发了出来。

    这一切都发生短短的瞬间,樊晨阳出针、伤敌,我却只来得及偏个头,向旁边挪了半步,直接的结果就是,我的左肩被刀狠狠地划出了一道血口子,深可见骨。

    我的伤,不是因为他们太快了,而是我太慢了,我的身体好像被施加了倍重术一样,我所承受的绝对不止一个正常大气压那么简单。

    有高手还有危险,是我此时脑袋里仅有的两个想法,我的动作现在看起来就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一样,滑稽可笑、却又危险已极。

    也就在我被困的同时,从黑暗里又冲出了数十道黑影,这回是真的黑影,没有身体,只是影子,漂浮在半空里的影子。

    它们没有五官,脸就好像是被人用平底锅拍平了一样,光溜溜的像是一面镜子,浑身都笼在腾腾的黑烟里面,还好这是白天,这如果是深夜的话,我保证它们就是站到你面前,你都不见得能看见它们。

    似乎我很受欢迎,有几道黑影缠住了穷酸他们,其他的居然都塔玛德朝我扑了过来,就跟看见肉骨头的恶狗一样。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我…好吧,我承认我还是没有什么办法。

    有很多的时候,或者说是根本就是绝大多数时候,事情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即使是我也不能例外呀,我几乎尝试了所有我能动用的能力,可就是无济于事。

    我都把眼一闭准备等死了,可我并没有等到想象中的撕咬还有疼痛,反而是一片安静,只有不远处传来的打斗声。

    “老四,你想到过这一天吗,嗯?”一个阴侧侧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可是十分的飘忽,而且一会儿在左边,一会儿在右边的,也不知道说话的本尊究竟在哪里。

    “伟哥,你为什么一定要弄死我呢?”我淡然地看着正前方的李伟,可是心里却是恨不得上去咬他几口,方解我心头之恨。

    “我不想告诉你,你还是去问阎罗王吧,你说呢?”李伟淡淡的笑着,整了整身上那件笔挺的黑色西装,搂着怀里一个火辣性感的女人,嘻嘻笑着问她的意见,居然把我这个当事人给甩一边去了,这是要让我羡慕死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李伟怀里的那个女人,的确是个极品,用尤物来形容,本人觉得一点都不为过,最起码36D 的胸器,挺翘的鸡心型肥臀,模样倒是长得清纯,可一股若有若无的妩媚无时无刻不在散播。

    如果让我来形容的话,这个女人的第一眼是惊艳,然后就是雄性最原始的冲动,最后可能就是栽倒在她的长腿之下。

    这个女人就像是一株猪笼草,外表美丽精致,蜜汁甘甜诱人,引诱着无数的猎物到来。

    李伟怎么会和这么一个女人搞到一起,我都可以看出来,这个女人的裙下之臣肯定是不胜凡几,而且眉带桃花,眼媚而离,是个薄性的美人,像李伟他一个人精般的人物怎么会不知道?

    他们两个究竟是谁在被谁利用?很显然,这都不是我现在该要考虑的问题。

    那个妖艳女蛮腰一扭从李伟的臂弯里游了出来,“咯咯”笑着缓缓走到了我的面前,没有说话,右手在我面前晃了晃,最后停在我的眼前,细长白嫩的手指慢慢地合拢,像是在用力捏着一个弹性十足的橘子。

    而我就是她手里的那个橘子,随着她五指的合拢,我身上的压力顿时间剧增,如果说刚刚我承受的有两个大气压的话,那我现在承受恐怕要有十个大气压。

    我看着衣服被死死的压在身上,片片破裂粉碎,浑身的骨头发出让人牙酸的碎裂声,皮肤上也开始渗出殷红的血珠。

    “宏维你先等等,我要他见个人。”李伟从后面走了上来,把妖艳女的右手压了下去。

    我身上的压力也减轻了大半,可还是动弹不得分毫,只能看着李伟挥了挥手,一个黑影从树林里扛着一个人飘了过来。

    “砰!”的一声响,那个被扛着的人被黑影毫不犹豫地扔在了地上,跟个破布口袋似的。

    “存儿!”我看着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的田存,实在是想不明白他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呜…呜…”田存的嘴里不知道被谁恶口味的塞了个调教用的口塞球,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你想怎么样?”我恶狠狠地看着已经胜券在握的李伟。

    “胡姨和陈宿老说了,只要我把你带回去,就会收我为入室弟子,传我真正的大神通,”李伟说着,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的,我居然从他的眼里看到了一丝他以前的影子。

    “而且不论生死的呦…”旁边那个叫做宏维的妖艳女食指摇了摇,轻轻柔柔地点在了我的脑门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