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二章】杀人灭口,落荒而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619字

    【第一百一十二章杀人灭口,落荒而逃

    金锋未动蝉先晓,暗算无常死不知;斩草勿留春风念,姑息丝毫留祸端…

    我不知道变身以后的存儿究竟有多么大的力气,可是我知道变身后的李伟绝对可以完虐变身后的存儿。

    李伟手中大棍搂头盖顶的就砸了下来。存儿双手往上一架,又是“轰”的一声巨响,大棍架是架住了,可是两只脚却被生生地砸进了地里。

    已经开始恢复的我,这次终于没有被这两个巨无霸之间的拼斗再给震飞出去。

    我勉强的抓着存儿的头发稳定住了自己的身型。

    存儿的两只手紧紧的握着李伟的大棍,死活就是不撒手,两下里比较起了气力。

    他们两个人力气也就是半斤八两,相差不了多少,这一较上劲,一时半会儿是分不出胜负的,而这么好的机会我自然不能放过。

    我看准了李伟的左眼,凌空一纵,挺诛仙剑就刺了过去。

    “锵!”的一声响,突然从李伟的身上冒出了一缕黑烟,化作了刚刚的那个平底锅脸的黑影,两只堪比精钢匕首的爪子硬是架住我的剑。

    不过还是那句话,我手里拎着的可不是大爷大娘晨练用的铁片儿,那可是连圣人都能砍的诛仙,属性压制死死的。

    我手腕一抖,诛仙剑将黑影震散,可是良机已逝,李伟见势不好倒也干脆,直接一松手,大棍不要了,转身一把抓起了躺在地上的妖艳女宏维,一头就钻进了林子里。

    顿时间那些都钻进李伟身体里的黑影子又都冒了出来,拦住了追来的我。

    这个时候,由于李伟突然撤力被晃倒的存儿也拎着原本属于陈旭东的大棍赶了过来。

    我和存儿一把诛仙剑,一根历年老魔的大棍,对着这些死缠烂打就是不退的黑影子一通好打,没有三分钟的时间就被团灭,一只都不剩。

    “又让他跑了!”穷酸突然从后面冒了出来,同时樊晨阳、赵博也赶了过来。

    原来就在李伟跑的同时,一直围着我们的黑雾全都消失,而且那些围困穷酸他们的黑影子也都消失不见了。

    “你怎么知道他跑了?”我手里提着诛仙剑,扭头看着一身“破布条”的穷酸。

    “以你对他的了解,你觉得你还追的上他吗?”穷酸两只手拄着审判重剑,看着我无语的摇了摇头,“既然追不上,那还不如去看看彭梦丹他们有没有出事。”

    穷酸的话倒是提醒了我们几个还傻愣着的糙老爷们,以赵博为首,扭头就朝着一飞他们待的地方跑了过去。

    我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这位赵兄的左腿小腿上被黑影子抓伤了,那个口子,不动那血流的还跟自来水似的,他这不要命似的一跑可好,都快赶上喷泉了。

    樊晨阳也是不甘落后,几个纵身就追了上去,我跟存儿交代了几句,让他帮我照顾穷酸,就也跟着跑了过去,毕竟那里可是有我一个兄弟还有“兄弟媳妇”呀。

    等我们三个跑到了地方,并没有看到血流如注,身手两分的场景,倒是我们的样子把正嘻嘻笑闹的三人给吓了一跳。

    “你们这是怎么了?”一飞看着赤身裸体,手里还提着一把剑的我,第一反应居然是去捂李琳琳的眼睛,要不要这样,太伤自尊了吧。

    说回来还是人家彭梦丹是见过世面的人物,看到我这般狼狈的模样,直接就无视了我的存在,一下扑到了赵博的怀里。

    “舍长!舍长,没事儿吧?”田存的喊声远远的传了过来,看来是他和穷酸还是不放心我们这边的情况。

    我看他们这个样子,就只好跟樊晨阳打了个招呼,顶着寒风就光着屁股的跑了回去。

    我回来的时候田存已经变回了正常人的样子,不过脸色有些发白,也不知道是李伟的“功劳”,还是刚刚变身的缘故。

    穷酸背对着我,蹲在地上看着被我们生擒的日本忍者。

    我也走了过去,可是确实大吃一惊,眼前这些个日本忍者全都丢了姓名,脖子上一道血淋淋的抓痕,看起来应该是李伟手下的那群黑影干的,可是又是为什么一定要全部杀死,一个不留呢,而且动作干净利落,不像是一时兴起。

    算了不管了,我这么赤身裸体的也不是个办法,这些个国际友人也都跪了,那他们再穿不穿也就无所谓了,先借来用用,大不了到时候后再烧给他也就是了。

    不过他们的衣服也都破了不少,看来要从一个人身上扒是不可能的了,我踅摸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条完好无损的裤子,它就穿在刚开始那个身材最是瘦小的忍者身上。

    忍者的衣服一般都是打裹腿,比较宽松一些的,所以我目测应该我是可以穿的,所以我就很不客气的去借这位老兄的裤子了。

    可谁想我的手刚抓到裤带要扯开还没扯开的时候,那个侧身趴在地上的瘦小忍者居然左腿一蜷,好像是面条一样就缠住了我的胳膊,右腿瞬间暴起,跟条大枪似的直点我的脑袋。

    “我勒个去的,不是都死了吗?”我心中顿时一万多头草泥马跺着脚的奔腾而过,这是要我的老命呀!

    我的胳膊被他缠住了,这一脚来的又快又狠,想抽身躲开是不可能了。

    既然如此,那干脆就来个猛一点儿的吧!

    我单臂较力,直接把这个人给提了起来,他身型不稳,踢过来的一脚也不如刚才那般狠辣了,被我一偏头躲了过去。

    我自然是不会给他第二次出手的机会,右臂用力一挥,而轮中就听见“咔嚓…刺啦”的一声响,那个忍者被我甩了出去,腰带和裤子也让我硬生生地给扯了下来。

    我奇怪地看着手里的东西,一截腰带和半片裤子我都可以理解,这上面连着的足有两三米长的白绸子是干什么用的,而且我刚才一抓一扯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手上被什么液体喷淋上了很多,是热的,一开始我以为是血,可是现在看看又不像,闻起来有点甜甜的味道,可还有一点点的古怪味道混杂,滑滑腻腻的有点黏性,不知道究竟是个神马东东。

    我怕在出什么事情,也就没有再追那个光屁股的忍者,而是又把剩下的那些个忍者挨个又捅了一剑,不管是死是活,反正现在是全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终于又凑一身忍者的衣服穿到了身上,虽然感觉怪怪的,可总比光着屁股满世界乱蹦要好多了。

    出于穷苦日子过怕了的心里,我小心翼翼的把那条白绸子收了起来,没准回去还能做条裤子穿呢。

    见我收拾好了,一飞他们几个这才从远处搀搀架架、搂搂抱抱的过来了,羡煞我这个屌丝小青年呀!

    之后倒也太平,没有再出什么什么事情,樊晨阳给我们受伤的都做了简单的治疗,我也找回了刚刚扔到一边的背包,虽然有点脏,不过好在质量过硬,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破坏。

    我们几个啃了几口压缩饼干,喝了几口水,围坐在一起稍作休息。

    期间我问起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他们怎么都跑到这谷底来了。

    穷酸他们几个都累的不行了,也没有多说什么,倒是一直处于透明状态的潇洒哥从我的背包里钻了出来。

    他跟我说,我们这次应该是被人给算计了,有高人在此布下了极为高明的幻阵,竟然瞒过了经验丰富的樊晨阳和赵博。

    如果不是紧急关头穷酸突然看破了这一切的话,估计我坐的那辆车也是掉下来的结果,铁铁的没得商量。

    彭梦丹的车技的确超赞的,一个漂亮的漂移甩尾,车子就停在了悬崖边上,这个时候再看,他们哪里还是在笔直的公路上?

    眼前的分明就是深不见底的万丈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