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四章】分道扬镳,衣锦还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57字

    【第一百一十四章分道扬镳,衣锦还乡

    相逢是缘,邂逅是份,有多少人就像两条线,相交然后分离,不再回头,不曾留恋,有缘无份,这是哀怨,更是我心中小小的永远…

    我们一行人终于回到了CZ市,重要成员有穷酸、潇洒哥,当然还有我这个也算是年少多金的24K纯屌丝。

    本来李琳琳的家也是CZ市的,不过由于李琳琳的肚子问题,一飞带着她直接回了承德,看来这是妥妥的奉子成婚的节奏。

    当然这是人家的家事,虽然我还是不放心李琳琳腹中的那个孩子,可我也不好太过于搅和,也就只是嘱咐了一飞几句,让他自己小心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至于樊晨阳樊大哥,他是和我们在哈尔滨站就分手了,他说要去找女王大人,我也没有挽留,知道没有用的说辞,又何必去多费口舌呢。

    我只是请樊晨阳找到女王大人以后,给我来个消息,我要去找她。

    就这样我们一行两人一鸟先是出了车站,然后打了辆出租就直奔向了风老的小旅馆。

    开车的是一个四十岁往上的老大哥,长相也就是个普通人,不过倒是方面大耳,一副宽厚的模样。

    不过看起来没精打采,眉头皱着,好像有数不清的事情压在他的心上一样。

    他这样的表情我实在是太熟悉,因为这种表情就常年的挂在我老爸的脸上,甚至就在半年前这种表情也是我的特征之一。

    那是社会的压力,生活的压力,还有责任的压力,他的肩上担负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在这么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里,人心不古,到处都在拼爹、拼钱、拼出身的时代,太多太多的人难以置身事外。

    上所什么学校要看你有多少钱,找份什么工作要看你有多少钱,喜欢一个姑娘甚至敢不敢喜欢一个姑娘,还是要看你有多少钱。

    金钱的多少是一把无形却又实实在在的尺子,从古至今无时无刻、无处不在,只不过古时还有道德、礼义廉耻,没有如今的刻骨还有唯一。

    电视剧、电影、小说、故事,所能接触到的所有东西,只要你能看见,就可以用金钱来衡量,哪怕是人的性命。

    五千年凝聚的文化、文字、思想,在如今的人眼里,掰开揉碎后,你会突然发现,在你面前的只有八个大字-利欲熏心、不择手段!

    这是悲哀,我心中的悲哀…

    穷酸是一个深受古代道德观“荼毒”的人,他看到司机的神情,不由自主地就凑了过去,一开始司机并不想说,不过穷酸是个什么人,死人都可以说活的那张嘴,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司机师傅就沦陷了。

    司机师傅跟我们说,他和我一样都姓张,就是沧州本地人,他抽的还真就是因为钱的事情,他有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女儿,也是大一的学生,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生了怪病,看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什么专家也都去了,钱是花了很多,可这病却是越来越重。

    说着说着,车子就已经来到了风老的归途旅馆,门口依旧冷冷清清的,快过年了,两侧的买卖门口都贴着大红的福字,还有一幅幅吉庆的对联,什么“富贵荣华通四海,财源旺盛达三江”之类的比比皆是,可唯独风老的门面什么都没有。

    我背着包直接就冲了出去,而穷酸则留在了后面付钱,顺便把司机张师傅的手机号留了下来,跟在我的身后。

    潇洒哥站在我的肩膀上,低低的声音跟我说,他可以感到这家旅馆里面有很多极为强大的气息,而且很是杂乱,有邪有正,让我小心。

    我也感到如今的小旅馆似乎和我走之前有了很大的变化,让我的心里莫名的紧张。

    “进去吧。”穷酸拍了拍我的肩膀,率先推门走了进去。

    我自然也不能认怂,手里拎着枪把走了进去,把潇洒哥留在了外面准备有意外的话,随时可以策应。

    还是简单的厅,简单的布置,可是却没有了那位拿着书卷的慈祥老人,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柔美中英气博发的女孩子。

    小蚊子!

    没错,我进门后就看见苏虹雯手里捧着个ipad玩的不亦乐乎,我的突然闯入还把她给吓了一跳,两个大眼睛看着我愣了半天。

    “没事吧?”我和穷酸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弱弱的问着。

    “巫哥!”小蚊子跟个小孩儿似的,蹦着就从柜台柜台后面窜了出来。

    见到了小蚊子,又是如此的情形,我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我给彼此做了一番简单的介绍,又闲聊了几句,就问起了我离开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李伟突然有了如此的神通,老任他们师兄弟怎么凭空不见了。

    小蚊子并没回答我,只是说我回来的正是时候,让我赶紧去后堂那里见过风老还有司命婆婆,当然还有我那位大姐兰欢了。

    穷酸被小蚊子婉言拦在了外面,而潇洒哥则是被小蚊子抢过去当“洋娃娃”似的搂在怀里,好是一番的母爱泛滥。

    而潇洒哥那个家伙,居然就这么“抛弃了”我,舒舒服服的被小蚊子抱着,两只鸟眼里全都是找抽的神情。

    我按着小蚊子的指点找到了她嘴里的后堂。

    这里是一个角落里的小门,门口还挂着破旧的蓝布棉门帘看上去就好像是一间厨房一样,我轻轻的掀开了蓝布棉门帘,果然,这里还真就是件厨房。

    水缸、碗柜还有大灶台,浓浓的肉汤的味道,一切都很是正常,可就是看不见半个人影。

    我轻轻的摸着垒灶的红砖,在左上角的一块红砖上连按了三下,接着就在脚底下翻起了一块地砖,我弯下腰又在砖上断按六下。

    轻微的砖石扭动声中,还燃着红火的灶台就分开,露出了底下一个闪着灯光的洞口,里面有人工修的台阶,一阶一阶的延了下去。

    “小张你回来了。”当我转过一个弯后,有些时日没见的风老手捻白须,呵呵站着招呼我过去坐下。

    我看到风老后,心里也很是高兴,哪怕他的笑容有些尴尬。

    这个密室,也许更准确的来说可以是一间优雅精典的书房,二十四史的红木书柜,两侧八把紫檀雕花太师椅分列,中央首位一把吊额白睛虎皮高脚椅,风老就端坐在上面。

    八把太师椅上已经坐上了六个人,空着两个位置,这六个人有男有女,有熟识的,也有素未谋面的。

    熟人有两个,一个是坐在风老上垂首的司命婆婆,依旧是一身黑衣,把自己搞的神神秘秘,另一个就是站在司命婆婆身后充当端茶送水小丫环的兰欢。

    我在风老的示意下坐在了左侧的末位,躬身接过了兰欢端过来的一盏清茶,顺便和兰欢大姐对视了一眼,从她严肃的神情里可以看出,这次聚会可能非常重要。

    我心里暗暗地打着小鼓,想着是不是自己回来的不是时候。

    我把茶盏轻轻地放在了旁边的茶几上,并没有喝,因为这盏茶可不是让你解渴的。

    这盏茶又叫礼茶或是送客茶,是当主人认为已经没有什么再商谈的必要的时候,送客用的,主人端茶,客人离位,这是中国古时就有的规律,虽然如今并不为广大崇尚西方“文明”的年轻人所接受,可是在这里却是马虎不得的。

    我眼角余光悄悄打量了其余的五人,虽然有些穿着西服革履、有的长衫折扇,可是无一例外都是气息绵长,眼射精光之辈。

    看来我们刚刚在旅馆门口感到的那些股强大的气息,就是来自这些大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