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六章】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675字

    【第一百一十六章欢聚一堂,其乐融融

    无言独坐西楼,月如钩,几点寒星,黄花、凉酒品残秋;韶华洗尽铅色,人醺醉,周顾独影,青罗、红帐舞新愁…

    天色黑了,我也并没有回家,从市区到我家坐公交车也就是一个小时的路程,我并不着急。

    风老和司命婆婆更是没有让我离开的意思,年关已近,今天是腊月十七了,北方的天气变得寒冷异常,虽然不如哈尔滨,可也差不到哪里去,绝对零下十几度的气温,妥妥的。

    我、穷酸、潇洒哥,乖乖的坐在饭桌边,等候着一尝兰欢大姐顺带还有被我派去帮忙的小丫头的手艺。

    厨房里忙的热火朝天,我们几个自然也不能闲着,帮着小蚊子搬桌子,拿椅子,洗筷子刷碗,好是一阵忙乱。

    我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家的感觉,热热闹闹的,没有孤独,没有抛弃。

    我看着餐厅厨房两头乱窜的穷酸,突然感觉他好像就真的是我大哥一样,亲近、自然。

    风老和司命婆婆也是乐呵呵地坐在一边看着我们忙活。

    根据小蚊子跟我说的,风老一生未婚,更不要说是子女了,徒弟倒是收了十二个,算上她刚好十三个,只不过他那十二个徒弟也都是有大才大志之人,大多都投身公门,现在散布在全国各地,甚至还有国外,虽然逢年过节他们都会托人给风老带来礼物和真心的祝福。

    可是这对于一个已经年过耄耋的老人来说,远远不够,带来的只有一丝的温馨,可更多的却是挂怀和孤独感。

    司命婆婆应该和风老是老相识了,至于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根据我们几个八卦推算后,都觉得风老和司命婆婆的关系貌似不像他们说的那么简单。

    俗话说的好,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我们若干的高手对于摆桌子这样的小事来说,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

    很快我们就团团围坐在了饭桌周围,饭桌是四张桌子拼在一起,那叫一个大呀,人人都有位置,就连潇洒哥那个小鸟居然也混到了一个挨着我家小丫头的位置。

    这厮往那里一趴,两只小眼睛都快美的眯成一条缝儿了,看我的个心里,那叫一个恨呀!

    我记得我妹妹曾经跟我说过一段很是精辟的话,原话我记不住了,大概的意思就是:

    当爸爸第一次听到女儿有男朋友的时候,那感觉就像农民伯伯辛辛苦苦种了一季的白菜被猪给拱了;而爸爸第一次听到儿子有女朋友的时候,那感觉就像辛辛苦苦养的猪终于学会会拱白菜了一样。

    我虽然一直都自称是小丫头的哥哥,不过那种血脉上的感觉,却让我恨不得把潇洒哥这只死鸟直接给扔到锅里油炸了,绝对的鲜美无比。

    小丫头现在对于我来说,实在是越来越重要了,我都不敢想像,如果有一天她真的长大了,要离开的时候,我会是一副什么样子。

    女王大人走了,穷酸在我的身边,可他也无意间流露出不可能跟我永远在一起,老爸就好像一匹老狼一样,已经把我赶了出来,让我自己去闯荡。

    在刚刚的时候我还偷偷的给老爸打了个电话,老爸跟我说,我已经长大了,不能老是待在家里,要出来闯荡,而且今年过年,老爸让我不要回家了,就算回去了,也不会让我进门的。

    我实在是想不通,老爸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不过有一点我很清楚,我老爸那里应该也发生了什么,不过我对我老爸的脾气太了解了,他不想说的,就算你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不会说一个字。

    愉快的氛围总是让人感觉时间过的更快,而越是愉快的事情,结束的也会越快,这不是时间的长短来衡量的,这是一种人类的情感表达,是不舍,是本能。

    这一餐,我们差不多吃了两个多小时,满桌的佳肴都被我们一扫而空,杯盘狼藉,兰欢姐很是难得的温柔的如同居家小媳妇一样收拾碗筷,当然也少不了身后我家小丫头那个小尾巴。

    我和穷酸本来也打算跟着一起帮忙的,不过被风老和司命婆婆给拦下了,跟我们说什么收拾桌子是女人家的伙计,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只会越帮越忙的。

    于是我们两个就“满怀愧疚”的听从了风老的安排,洗白白,然后各自拿着自己房间的钥匙睡觉去了。

    风老这里别的不多,可开旅馆的就是房间多,这次我没有再和穷酸挤一个房间,不过倒也是挨着的。

    我在门口和穷酸道了句晚安,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躺在床上,软软的,连日的奔波都变成了无尽的疲惫袭遍了全身,我看着天花板,认为自己应该一沾枕头就会呼呼大睡才对,可是并没有,我的身体好像被醋泡了三天又捞出来一样,可是精神却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

    哎,人生一世求一个什么,金钱、名利、美女、权利,勾心斗角的,机关算尽、无所不用其极,到最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留下,回头看空空,身边看空空。

    还不如求一个安稳,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北方人,安土重迁几乎是刻在我的骨头里一样,我并不像现在的同龄人一样,想要冲出去,什么北上广,什么港澳台,总之那里有钱赚,就去哪里。

    我则不然,我只想安安稳稳的有一个自己的家,钱不用太多,养父荫妻,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就好了。

    老婆孩子热炕头,可以说是我直到现在都秉持的理想。

    女王大人,你在哪里呀,我想你了。

    其实自从我家小丫头跟我说,当初害她的并不是女王大人,而是跟李伟搅在一起的那个什么胡月麟的时候,我对她的排斥就已经减了大半。

    至于张一那四个人渣的死,说实话,我还真就不是太在意,当初如果不是女王大人抢在了我的前面,我估计我也会动手杀了他们的。

    有时候,人渣留着就只会祸害更多的人,道德感化不了他们,就不如直接从这个世界上抹掉来的痛快。

    至于女王大人为什么要杀张一他们四个,我曾经问过她,她只是说她杀的都是该杀的人,至于原因,等她想说的时候,不用我问,我自己就会告诉我的。

    我也就没有再问,选择了相信她,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女王大人会不会跟我一起回家,然后结婚,安安稳稳、太太平平的过日子,也许我们还会开个小买卖,会有我们自己的孩子,会有…

    我莫名的感到眼角有些粘粘的,我的女王大人你在哪里呀,我真的不想你离开,我想要你永远陪在我的身边。

    夜渐渐的深了,我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索性就坐了起来,一边用新买的手机刷贴吧,一边等着我家小丫头回来。

    我现在就想有个人在我身边,一个女人,我现在需要的情感不是穷酸一个五大三粗的糙老爷们可以给我的。

    终于,就在我都快把手机屏划费了的时候,门外终于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还有小丫头特有的软软的、绵绵的声音。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床上窜到门口的,我知道敲门声刚一响我就已经把门拉开了。

    “哥哥,”小丫头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身粉蓝色的公主睡衣,两只小手交叠的搭着,不住的揉弄着衣角,小脸儿低着,“欢姐姐叫我和她一起睡去,不让我陪哥哥,说…”

    “说什么?”我现在真的有些抓狂,我家的小丫头,什么时候轮到她兰欢指手画脚的了。

    “我说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小蕊要跟我睡,省得被你这个坏蛋欺负。”

    兰欢跟个鬼似的从小丫头旁边闪了出来,那指头指的都快杵我眼里了。

    怎么说也是个堂堂七尺的老爷们,怎么能被这么一个婆娘幺五喝六的,看来我不发发飙,他是不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