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九章】暗夜无光,寒风飒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65字

    【第一百一十九章暗夜无光,寒风飒飒

    寒风飒飒月无光,葱茏树海夜闻狼;幽幽绿火萤或鬼,半片芦草庇寒窗…

    恩断、义绝、出手、无情。

    过往已成云烟,划地绝交、割袍断义,我和刘维娜之间已再没有一点的留手余地,出手便是最最凌厉的杀招。

    由于受焦平生阵法的影响,潇洒哥只能以真身迎敌,小丫头更是不能出来,面对着从东南西北缓缓逼近的四尊高大符兵,看来也就是我还有点儿战斗力了。

    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先至,只攻不守,重、稳、快、狠!

    眼看着一尊手持双锏的高大符兵一锏砸了下来,脚若捻盘,身作游蛇,侧身躲过了雷霆之势的一锏,手里的链子枪如同蛰伏暴起的毒蛇一般,直点符兵的眉心。

    这符兵虽然是神灵分身,可也逃不出基本的层面规则,眉心上丹田依旧是它凝神之处,如果被我刺中,即使不能破了它的化身,重伤也是必然的。

    可显然这尊符兵是焦家悉心培养出来的,不似那些个大陆的水货,竟然有了自己的意识,轻蔑的一声冷哼,左手锏上撩重重地磕在了我的枪杆上。

    霎时间,我就感觉不光是链子枪,就是握枪的右手都不是自己的了,如同过电一般,半边身子都被震得酥麻,还好我握的紧,不然的话,我的枪估计就得飞出去了。

    符兵一锏得手,占了上风,怎肯善罢甘休,我被震得一个趔趄,与此同时,另一柄重锏又当胸砸了过来。

    呜呜的风声,滔天的杀气,这避无可避的一锏,似乎在下一个瞬间,就要取走我的性命。

    “轰!”就在我持枪横挡,准备硬接下这一杀招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接着一声隆隆的轰鸣声中,刚刚还如同战神下凡的符兵竟然被人打的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就消于无形。

    来人居然只是一招就将符兵给打回了原形,一块墨绿色的玉符重重地跌落在地,碎成了一地的齑粉。

    “焦兄,在小弟的门口摆下如此的阵势,是不是有些过分了!”声如洪钟巨吕,又若滚滚苍雷在我的身后响了起来,原本扭曲的一塌糊涂的空间突然瞬间恢复了正常。

    苍苍的松柏,土坡,还有不远处的结冰小湖,我茫然的看了半天,这才算是认了出来。

    这里是沧州市的人民公园,位于市中心,可以说是整个市最大的公园,以前我还在读书的时候曾经跟一飞他们几个过来玩过,还很没有道德的在一棵树上刻下过自己的名字,可是如今…

    说话的是风老,一脸寒霜的风老倒背着双手站在我身后不到五米的地方,身边还站着手里拎着审判的穷酸。

    没有了焦平生阵法的限制,潇洒哥也是来了脾气,竟然不管不顾,身子一抖就变成了当初我刚见到它时的模样。

    水青色的巨大翎毛,闪着上等金属才会有的光泽,如同精金铸成的钩喙,锐利如刀似雪的眸子,一双白玉色的爪子,翅展足有三丈,如同炮弹似的就撞向了站在湖边的焦平生。

    现在时间还早,天色还没有完全亮透,再加上这里地处偏僻,潇洒哥如此动作倒是没有引来旁观的酱油群众。

    “孽畜敢尔!”焦平生看着气势汹汹扑过来的潇洒哥,倒是并不在意,单手一挥,一股肉眼不可见,可是却可以感觉到的庞然大力奔涌而出,正好和潇洒哥撞在了一起。

    “哃!”的一声巨大空爆声,潇洒哥愣是被硬生生地给拍了回来,砸到地上,滚了一身的土还有草屑。

    而焦平生明显也是轻敌了,潇洒哥虽然砸了下来,生死不知,可他也绝不好受,身子向后一晃,退了半步,两手一撑身旁的石栏,那石栏居然被生生掰了下来,凹凸不平的断茬看着就让人脊背发凉。

    这可是个好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长枪猛抖直刺,以我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就算不能伤了焦平生,这口气也不能不出!

    “小巫不可!”风老不知道用了什么法门,我原本已经腾到半空的身子被定住,就如同当初在哈尔滨无名峡谷里遇到宏维时一样。

    “风老!”我落下地后身上的那股束缚也就没有了,回头愤懑地看着风老。

    “谁!”可就在我一转身的功夫,突然我的后心处一痛,然后又被人一掌重重地拍在了头顶,整个人都被拍的跪在了地上。

    脑袋发蒙,喉头发甜,鼻孔还有耳朵里都有濡湿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被人用十八磅大铁锤砸到了一样。

    “哇!”我跪在地上,努力的想要把已经涌到喉头那口鲜血咽回去,可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一张嘴一口殷红的鲜血就吐了出来,然后整个人都感到气劲一卸,委顿了下去。

    “你…”我可以闻到偷袭我那人身上那股淡淡的甜香,是刘维娜,是丫头她偷袭了我。

    “割袍断义、划地绝交,这是你自己选的…”声音甜美,软糯的好像最最上成的膏糖,可是我头顶的那只小手却越来越重。

    “老二!”穷酸看着我被人按着头打跪到了地上,提着审判就要冲上来,却又被风老拦了下来,这次我很清楚风老的意思,如果穷酸冲上来的话,我都敢保证,他还没冲到我面前,我的脑袋就会碎成烂西瓜。

    “割袍断义、划地绝交、恩断义绝…”我低低的复述着,感到胸口处一阵冰凉,如同寒冰,而且面积还在扩大,头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似乎我的脑袋随时都会爆炸开来。

    “坏女人!”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声奶声奶气的厉喝,一道冰白色的人影从我的身体里冲了出来,把按在我脑袋上的那只手给架了开去。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呀!这可是我能不能逃出活命的唯一机会,虽然我现在周身几欲瘫倒,可也要咬着牙跑啊!

    我一个前滚翻就扑了出去,正好扑到了已经冲过来的风老和穷酸跟前,被穷酸架了起来,躲到了风老的身后。

    “笑蕊…”这是我晕过去时说出的最后两个字。

    “啊!”我也不知道我究竟晕了有多久,只是迷迷瞪瞪的突然感到胃里一阵火烧火燎的灼痛感,又瞬间蔓延到了四肢百骸,都可以听到自己浑身的骨头“噼里啪啦”一阵乱响,然后猛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靠!”

    我醒了以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要骂人,本来我还以为我醒了怎么着也要躺在床上,周围一大堆护士妹妹、医生姐姐才对,哪里知道我起来的时候居然会是躺在地上。

    我看了看身边的风老还有穷酸,以及飞在头顶的潇洒哥和我家那个萌萌的却关键时候很是有用的小丫头。

    看来我这是刚晕倒就被风老他老人家给弄醒了过来,这是让我连个消极怠工的机会都木有呀,太坑爹了吧。

    醒了的我除了脑袋有点发炸之外,浑身倒是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满满的力量感,恨不得现在立马找个人打一架才好。

    “老二你自己小心一点,风老头说对面的那几个家伙不好对付。”穷酸凑到了我跟前低低的声音说着,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是吗?”我扭头看着不远处站着的焦平生、刘维娜,当然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哪里冒出来的李伟和妖艳女宏维。

    这是怎么回事?我实在是觉得我的脑袋有点不够用了,这都是哪跟哪呀!

    我看着周围又变的一片漆黑的空间,破碎、扭曲的旋纹,到处都充斥着的淡淡血腥味道,看来今天又要在鬼门关上走上一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