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章】筋疲力尽,有关部门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6本章字数:2547字

    【第一百二十章筋疲力尽,有关部门

    涛涛浊浪半壶沙,日月星辰暗无华;凄凄风啸鬼神泣,幽幽长叹到天涯…

    四下里到处都是黑雾翻滚,滔天的魔气充斥鸿宇,阴风惨惨,鬼哭狼嚎…

    “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看着李伟一伙,低声问着身后的穷酸他们,可是半天都没有得到回答,“我勒个去的,”我扭头一看,我的身后哪里还有什么穷酸和风老,到处都是呼呼的风啸还有不断变幻着狰狞鬼头的滚滚黑雾。

    这…?看到刚刚还在身后的众人都在瞬息间消失不见了,别的人都还好说,可是风老,他可是风老呀,当代行内巨擘,有谁能在人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请”走他。

    那么既然风老不可能,也就只能说是我被李伟他们用了大神通从风老他们面前拘了过来,可如此以来我却要面对着对面四个高手的围攻,我除了跟李伟和宏维打过交道之外,焦平生还有刘维娜的功夫如何,我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

    让我单独面对任何一个我都没有必胜的把握,更何况是同时面对他们四个呢?

    这可真是应了那句“我站在烈烈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的歌词,既然此时此地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那就拼了吧,鱼死网破!

    长枪猛抖,运气全身,中正安舒,万法自然,双手平端长枪,在灌注了真气后的链子枪,绷得如同标枪,将我全部的精、气、神都凝聚作了一团。

    “老四,你有没有想我呢?”不远处的李伟嘻嘻笑着说道,越众走了出来,居然还朝我抱拳拱了拱手。

    我并没有回话,而是将自己尽量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了,感受着周围的一切,现在的李伟无非就是想扰乱我的精神,或者是激怒我,让我方寸自乱。

    既然如此,那我又何必自讨苦吃呢,索性干脆就不理他,让他自己在哪里自说自话好了。

    “老四你知道吗?”李伟叫我没有搭理他,他也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向我缓步走着,“我也不怕告诉你,这里就只有你我两个人而已,你看到的其他几个都只是幻影而已,有些当着他们不好说的话,今儿个咱们哥俩好好说说。”

    李伟在离我不到五六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就那么大模大样的盘膝坐在了地上,微笑看着站在原地的我,眼里满满的都是久别重聚后的情感。

    我心里暗自鄙视着,李伟这个家伙还真拿我还当作当初那个待在宿舍里的毛头小子了,这一套哄弄三岁玩童的把戏能蒙的了我?

    “你呀,是不是认为我在蒙你,其实呀,我现在跟你说的都是实话,我说你听,信与不信就看你自己的了。”

    “当初你和刘维娜搅在一起的时候你知道我是多么羡慕吗?我多想也有这么一个妹子跟在我的身边,你了解那种从心里面的空落落的感觉吗?痛苦挣扎,却又无计可施…”

    李伟说着居然语调都开始哽咽了起来,头低着,一副忧郁青年的模样。

    “说回来我不得不说老四你的眼光还真是不错的,刘维娜抱在怀里那软软的,小小的感觉,还有在床上的时候,唉,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有些忍不住了…”李伟的手,下意识往自己的胯下挡了挡那个隆起的帐篷。

    人有火气,佛有怒时,我虽然说了跟刘维娜恩断义绝,却我的心依旧是肉做的,她可以说是我真正的初恋,这一点是我不可否认的。

    “李伟!”

    一声怒喝,枪化蛟龙直点而出,五六米的距离,我只迈了一步,在地上踩着龟裂的土块,裹挟着雷霆万钧之势冲了过去。

    笑,李伟嘴角那一抹轻蔑嘲讽的冷笑,冰冷冷地看着我手里的枪,还有我的人。

    “这才对嘛。”李伟猛的双手一撑地,左脚一甩,把我的枪头拨到了一边,右脚脚尖绷得如同长矛戳了过来。

    “砰!”

    枪被李伟一脚踢开,面对着他戳过来的一脚,我也是来了脾气,也不躲闪,直接枪交单手,右拳就打了过去。

    瞬间我就腾空倒飞了回去,刚好了点的右手又完全变得麻木,甚至开始不自主的颤抖抽搐,一滴一滴的鲜血滴在了地上,腾起了丝丝的白烟云雾。

    “你还真是不长进呀,老四。”李伟话音未落,人就又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拳轰在了我的肚子上,我整个人都好像是一个大虾米一样,弓着腰,两脚离开了地面。

    “噗!”我只是刚刚被打的腾起一半,李伟就又一肘擂在了我弓起的脊椎上,又狠狠地拍在了地上,皮肉和土地接触的砰响,如同一团烂泥把滩在地上,仿佛浑身的骨架都碎成了渣。

    我以前也不知道李伟有没有踢过足球,不过他这一脚抽射的力度和角度,绝对是国家专业水平。

    我被他一脚狠狠地抽到了半空,那叫一个高呀,这是真的飞起来了。

    “老二!”

    眼看我这要是再拍在地上,半天小命妥妥没有的节奏,突然后腰被人一把抓住,然后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穷酸你个死人还知道过来呀?”我半边身子倚在穷酸的身上,看着他变得比乞丐服还破碎的衣服,再加上一脸的灰土,这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犀利哥呀。

    “屁,要不是哥你早就摔的见闫老五去了。”穷酸表示着强烈的抗议,把我从右边挪到了左边,手里握着审判,紧盯着不远处抱着肩膀看着我们俩的李伟。

    李伟轻轻的鼓了鼓手掌,饶有兴味地看着我们俩个难兄难弟,嘴角的微笑勾起一道看着就想抽他的弧度。

    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我勉强地从穷酸的怀里挣了出来,深吸了两口,勉强平息了胸腹中翻滚的气血,手里链子枪一抖,再次做好了拼死一搏的准备。

    穷酸的出现,李伟的脸色几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原先的云淡风轻,不过整个人的气势都变得凝练了许多,如同墨汁的黑暗覆住全身。

    整个人的气势如同巍峨的高山一样,让人望而生畏,生不起丝毫的抵抗心思,李伟一旦动手便不在保留,直接一个蹬步。

    一拳,那是那时的我从未见过的一拳,哪怕是风老也没有,那一拳的风情,让日月都为之黯然失色。

    穷酸也不示弱,提剑迎上,重剑挥舞,变成了一股钢铁剑刃的旋风,决绝地扑向了李伟,势不可挡。

    剑风、拳风,两下里都是高手,只是交手一个瞬间,便已过了数十招,招招凶险,招招要命…

    真正的高手交手是不会用太长的时间的,胜负只在一瞬间,也许只是一两分钟的时间就已分出了胜负。

    最后还是轰然声中,天地都在颤抖,两道缠斗难分的人影突然分跃开来,一站一跪,漫漫尘埃落下后,留下的只是满地的疮痍。

    “你输了,代价就是要把命留下!”站着的是穷酸,上衣已经在刚刚被震得四散飞去,精赤的上身匀实的肌肉,手里的审判沿着剑刃滴下了一缕殷红。

    “呵呵呵,哈哈哈,你很好,可是还不够!”李伟半跪在地上,用手背狠狠地抹掉了嘴角的鲜血,仰头看着不远处的穷酸,纵声长啸,声音里是那么的畅快。

    “那你觉得加上我如何呢?”

    一个幽幽的雄浑男声传了过来,人随声到,从东南方向缓缓地走来了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中年男人,手里擒着一把桃木剑,气势如虹。

    “没想到堂堂的断剑流虹也会来凑这个热闹。”李伟看着来人,一分一分地站直了身子…